蝶恋花视频下载官网

      “木叶拷问?.......行动失败了吗?”手鞠艰难的睁开双眼,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在眼前晃来晃去。

      “醒了?”

      “啊!”

      听到赤羽慎声音的那一刻手鞠便是下意识往后方缩去,惊恐不安的看着那个披着少年外衣的魔鬼。身体已经麻痹到完全使不上劲,一切念头都是徒劳无功。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发现脖子以下几乎用不上一丝丝力气之后,手鞠妥协了,愤怒的盯着一脸笑意的赤羽慎。

      “我要怎么样?”赤羽慎露出了一口白牙,眯着眼俨然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入侵木叶的可是你们,你问我要怎么样?那你说我该怎么样?”

      “......”手鞠咬着牙却没有吭声,没有人不害怕死亡。

      “这样吧。”赤羽慎蹲了下来,掏出一张起爆符贴在了手鞠的心脏处,害怕其掉落还特意将起爆符一角折成一个勾挂在网衣边缘。

      看着赤羽慎将起爆符贴在自己心脏外,手鞠的脸不由苍白了几分,脖子处肌肉僵硬着,生怕一个小动作引爆了起爆符。

      本身折一个角的行为就是很危险的,况且看赤羽慎贴起爆符的手法无比生硬,一看就是没玩过起爆符。

      被这样一个魔鬼贴了起爆符,手鞠想要不紧张都难。

      “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赤羽慎眯眯眼笑着,一口白牙在阳光下闪着光。

      他先是审视了一眼自己的作品,似乎很满意的点点头,随后又从兜里掏出一张起爆符。这一动作直接惊得手鞠呼吸都暂停了,心想木叶怎么会有这样的哈皮人物!

      “你拿起爆符就拿,你倒是轻一点啊,查克拉都控制不了的人玩什么蛇皮起爆符!”

      手鞠又想起了那道在身体中奔涌而过的雷电查克拉,别人都是转化过的查克拉,这个人倒好,弄出了纯粹雷电。

      感受着某处失禁的温热,手鞠又羞又怕。

      “这真是自己一生最黑暗的时刻,死了算了!”

      而一旁的赤羽慎似乎还在纠结该把这张起爆符贴在哪里更保险一些,思来想去,赤羽慎直接将起爆符像贴镇压僵尸的符咒一般猛地贴在手鞠脑门。

      顿时,手鞠满脸黑线。

      “喂,你杀了我吧!”手鞠冷冷的盯着赤羽慎说道,“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杀了我。”

      闻言,赤羽慎挠了挠头,又将贴在手鞠头上那张起爆符收了起来,说道。

      “好吧,我只想学一些风遁忍术,你教我我就放了你,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

      看着头上的起爆符被取走,那个人又将胸口处的起爆符也捏走了,手鞠感觉有些懵。

      “你不会忍术吗?”

      “严格来说不算是不会吧,会一些基础的。”

      “你让我教你?你是木叶的忍者吧,去找你的老师教,为什么是我?”

      “老师?这种东西我暂时没有,总之不要问那么多,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

      “教我,活,不教,那我只好自己动手取了。”

      传闻木叶有许多拷问秘术,手鞠不由得有些犹豫。无论答不答应,自己都很难保证那人不变卦,于是干脆问道。

      “你说的秘密是什么?”

      “秘密啊......”赤羽慎笑的有些玩味,“........”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赤羽慎满意的从那片林子离开,几乎是全速往木叶的方向赶去。而那片林子里,手鞠仍旧坐在树下,抱着双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对父亲的形象很淡薄,只记得那个强硬的四代风影。但是似乎现在,那个野心勃勃的风影大人......

      阳光细细迁移挪动着脚步,手鞠所在的树下逐渐被一片阴影覆盖。

      黑暗中,手鞠猛地抬起头,一口银牙欲碎,含着泪。

      “可恶!”

      随着手脚的知觉渐渐回来,手鞠默默站了起来,捡起散落在一旁的三星扇瞬间消失在原地。

      “马基吗?”阳光有些刺眼,赤羽慎不由得眯着眼睛,脑海中浮现了一张白布半遮面的砂忍面孔。

      都怪自己昏迷的太不是时候,若是能早一两天醒来,月光疾风也不用死。

      木叶入侵计划应该也到了胶着期,木叶也差不多要开始反击了,趁着这个机会。

      现在也到了该算总账的时候了,卯月夕颜没法做到的复仇就让自己来吧。

      虽然赤羽慎还是觉得,月光疾风死的毫无道理。

      病痛缠身依旧想着为村子燃烧自己的人不多,月光疾风就是其中一个。

      赤羽慎自视自己做不到,但并不妨碍他敬佩这些人。

      若是真的有英雄,月光疾风绝对担得起这个名号。

      但是这个世界是残酷的,人们向来只看结果。

      死去的战士不计其数,那些默默无名的人,都是英雄。但是人们所记住的往往只有那个最高的山峰,赤羽慎逆着光冲出木叶森林,站在一处可以俯瞰木叶的断崖上。

      微微平视,赤羽慎看到了远处屹立着的火影岩。

      “英雄吗?”

      “让你别去,你非要去,这下可好了,犯病了。”

      “没几个人能记住你的名字,只知道你任务失败了,被反杀了。”

      “早就跟你说过了,做个幕后英雄不好吗?现在你满意了吧?有那么好看一个女朋友还干那么危险的事情,你是不是憨憨哦。”

      站在断崖处的赤羽慎眉角低垂的碎碎念着,情绪明显不高。

      崖下的圆环分布的木叶村四处弥漫着大火和硝烟,绝大多数都聚集在四十四号演习场附近。

      静静的看一一阵子,赤羽慎突然从崖下一跃而下。

      耳边风声滚滚,越过浓烟四起的小巷,直直的撞在一处高台之上。

      啪嗒啪嗒,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响起。几名暗部正在执行清理任务的暗部闻声赶来,纷纷落在附近几栋房子的屋顶。

      几名带着动物面具的暗部,冷冷的看着那股浓烟,等待着那声脚步的主人。

      直到赤羽慎的面容出现在浓烟后时,几名暗部明显愣了一瞬。

      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对着赤羽慎说道。

      “赤羽慎?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要月光疾风的刀。”赤羽慎不疾不徐的声音响起,慢慢将视线放在了一个紫色头发的暗部忍者身上。

      “什么?”

      ..............

      随着几名暗部的散开,赤羽慎再次获得了自由行动许可。

      握着那把陌生的刀,刀柄处的花纹繁现。

      “你已经是英雄了,但英雄不应该埋名。”赤羽慎淡淡的说着,随后跳上了房顶,从身后摸出了卯月夕颜借给他的面具轻轻戴上。

      拇指轻轻一挑,刀刃罄的一声瞬间出鞘。

      “从今以后,我会替你活下去,月光疾风这个名字不再被埋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