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嫁高柳家有字幕在线

      九龙仓的风暴还在继续,哪怕春节也冲淡不了股民和证券投资机构对它的热情。

      就这么几天时间里,九龙仓单价已经突破了二十港币,距离一月份的时候,暴涨了近80%。

      在欣建投资公司内部,也出现了意见分歧,以副总经理李在伟为首的坚持继续持有手里的股票,而以投资部经理周鹏飞则认为现在应该趁着九龙仓涨势还比较好,慢慢在股市上面出货,以保证公司不会被套牢在里面。

      虽然李在伟作为副总经理有着较大的权利,但面对众多高层的反对,他也不能够独断专行。

      最后他和周鹏飞一起来到了李建辉办公室,把这两种意见一起上报到李建辉这里,由李建辉进行决断。

      要是一家他前世未曾听过的公司,李建辉肯定支持周鹏飞的意见落袋为安。

      但九龙仓作为包船王成名之战,是继李超人吃下和记黄埔之后,香江华资家族面对英姿财团的又一次胜利,改变了华资商界在香江的地位。

      而且九龙仓资产也确实不错,哪怕就是被套在股市里,持有这些股份也不会吃亏。

      就算包船王不动手,等他黄金期货计划完成之后,他也会对其动手,从怡和手里抢下这家公司。

      香江未来英姿企业还是少一些比较好,这样才更有利于香江的稳定,尤其是像怡和这样的企业,离开香江才会对香江发展最好。

      他出声道:“鹏飞,你建议很不错,我们欣建投资公司主要以稳定收益投资为主,绝不去做那梭哈式的豪赌。

      不过这九龙仓我另有计划,目前还不是放出去的时候,你们注意股市前面的情况,有什么消息立即像我汇报,尤其是看看那方势力是否会跳出来和怡和硬碰硬。”

      直到现在李建辉都不知道其实这次九龙仓和包船王根本就没有关系,他手握耗资五千万港币的股份等待着包船王与怡和的大战。

      想着到时候以一个较高的价格卖给包船王,既能够获得不菲的利润,还能够卖给包船王一个人情。

      也因为前世记忆作怪,现实狠狠地甩了他一巴掌,在第二周,前两天九龙仓还在高速上涨之中,无数股民为之欢呼。

      到了星期三,市面上突然出现放空,单价已经突破25港币的九龙仓上涨趋势一顿,接着就急转直下。

      在周五收盘的时候,价格已经跌破20港币,而且市面上还是有着大量卖空,丝毫看不到再次回暖的迹象。

      在投资部办公室,李建辉也知道自己被那股势力给耍了,对方不过是想要狙击一波获利而已,他居然天真的以为包船王准备入局。

      结果他自己被套在里面,那股势力已经赚钱离场了,只是坑了他还有大批散户乃至证券投资公司。

      也好在欣建投资公司入场早,平均收购价在15.2港币,哪怕现在已经跌破20港币,他现在依旧没有亏损,只不够股票被套牢了而已。

      而且欣建投资公司目前收购的九龙仓股份只有3.56%,也不需要上报香江交易所。

      现在他只能把这股份当作长期投资,暂时没有把其套现的打算。

      这次事情可以说把他给打醒了,因为他的到来,这个世界很多事情就已经出现偏离,前世发生的一些事情在这一世不一定会出现。

      尤其是未来在股市里面,需要格外的小心,要随时注意市场变动,该离场的时候不能够想着前世怎样,要毫不犹豫的撤出来。

      要知道在这周一的时候,不仅仅周鹏飞,就是之前坚持持有九龙仓股票的李在伟都提醒他清仓手里的股票。

      但他坚持认为包船王会出来,没有听从这两位的建议,结果把股份砸在了自己手里。

      李建辉沉声说道:“李副总经理,周经理,九龙仓股份暂时放着,暂时不要理会,其它长期投资的股份也不用动。

      我下午会从我个人账户给你们转账1500万港币过来,这部分资金你们继续短线操作,具体怎么投资,我不做干涉。”

      虽然可操作资金有些少,但这两位还是高兴的答应了下来。

      要知道现在九龙仓+另外长期持有的股份,已经套牢公司一亿多港币了,现在李建辉还能给他们注资一千五百万,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要知道欣建投资公司和香江很多投资公司不同,这家公司只为李建辉服务,并不会吸纳外界的资金,也就是说欣建投资公司所有资产都是李建辉一个人的。

      要是不计算辉鸿游戏公司负债,欣建投资公司资产足以把李建辉家族推进香江豪门之列。

      要知道他们之前8000万港币长期投资的股份,得益于香江房价抬头,一个半月时间,资产上涨了6.8%,这部分股份现在市值8544万港币。

      另外九龙这边,别看每股价格已经跌破二十港币,但投入的5000万港币,现在这股份依旧达到了6340多万港币,盈利1340多万港币,远超长期投资的那部分。

      这还是因为目前跌到19.8港币的缘故,要是当初李建辉不坚持,至少超过两千万港币的盈利揣进了口袋。

      李建辉这边在为没有提前清仓而后悔的时候,赚了近四千万港币的幕后人物听着旗下人员的报告,内心没有一丝的欣喜。

      他的目标本来是吃下九龙仓,顺便打击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结果辛辛苦苦布局,因为一个陈咬金,让他计划直接破产。

      这次虽然赚了不少资金,但也打草惊蛇,今后再想对怡和出手,就会困难的多。

      至于他为何要把股份放出去,一是怡和已经在回购公司的股份,二是他手里股份想要和怡和扳手腕还差很远,第三则不希望那个破坏他计划的家伙获利。

      他对那个半路杀出的陈咬金可以说是恨之入骨,要不是因为这个家伙,他只需要三个月,就能够正面和怡和一较高下,强势拿下九龙仓。

      而在环球航运董事局主席包钰刚对于这半个月九龙仓的变化同样关注,只是他一直都是旁观,并没有要插手的意思。

      随着时间发展,包船王已经预料到航运的寒冬可能就要来临,他也有了弃海登陆的想法。

      香江这样的地方,陆上唯有地产和金融才最有前景,包船王看向了地产业。

      他没有要自己建立一家地产公司的计划,那样速度太慢,他有着庞大的资金,收购是他内心第一选择,其中九龙仓、会德丰等英姿财团企业成为了他的目标。

      而现在九龙仓股市价格还在不断下降,他在考虑自己在一个什么样的时候入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