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撞击她的娇嫩H

      四天后的夜里,罗斯巨壁内腹地,雷斯领主领地内的一个小农场迎来了一个尊贵的客人——这片领地的主人,罗德·雷斯。

      “初次见面,希斯特利亚,”罗德摘下帽子附在胸前,对女孩儿道:“我是雷斯领主,是你的父亲。”

      娇小可爱的希斯特利亚有些吃惊地偏了偏头,额前一缕柔顺金发滑落到正中。

      视线往罗德背后一转,她那如蓝宝石般晶莹剔透的眸子流光闪动,瞳孔微微收缩,因为她看到了已经离开数年的妈妈。

      只是现在妈妈看上去神情紧张,显得十分不安。

      罗德微微俯下身,看着她道:“希斯特利亚,今后就和我一起生活吧。”

      希斯特利亚有些疑惑,但还是乖巧地跟着他们走出家门,门外停着一辆亮着灯的华贵马车,几个身着长款风衣戴着圆沿帽的人从黑暗中走进灯光里。

      希斯特利亚的母亲看见这些人的身影,脸上尽是惶恐,这些人是杀人不眨眼的宪兵,专门负责处理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事。

      她尖叫着想要逃开,却被宪兵队长凯尼一把抓住,押着跪了下来。

      “这样怎么行啊,雷斯卿?希望您别再这么做了。”凯尼语气阴冷地对罗德道:“玛利亚巨壁被突破,让您心生不安了吗?”

      “妈妈!”希斯特利亚看着妈妈被抓住,担心地喊出声。

      可谁知,她的妈妈却声嘶力竭地否认,“不是!我不是这孩子的母亲!她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哦?这是真的吗,雷斯卿?这女人和这孩子都与你没有关系?”凯尼饶有兴致地问道。

      罗德低头看了看希斯特利亚,稍作考虑,放开了她的手,“这两人与我没有丝毫关系。”

      凯尼微微一笑,其实他对一切都心知肚明,对罗德只是随口问问而已。

      这女人本事为罗斯家干活的女佣,却与罗德暗中产生了感情,那女孩儿则是她为罗德生下的私生女。

      他们这次就是来为王室洗刷污点的,毕竟这可是尊贵的王族啊~怎能有这种见不得光的事情呢~

      他从怀中掏出一把巨大的弯刀,刀刃上反射着冰冽寒芒,每一个看到这弯刀的人都能想起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号——割喉者凯尼。

      “干什么?你要干什么!”女人惊恐地大喊。

      凯尼俯视着她,弯刀抵在她的喉咙,表情淡漠地道:“你没有存在过,没有在雷斯家干过活,也没人认识你。”

      话语中含义不言自明,他将抹除这个女人的存在。

      “怎么这样?”女人着急地向罗德投去求助的眼神,“老爷!这和我们说好的不一样啊!”

      罗德没有回答,只是微微地偏过头不再看她。

      希斯特利亚察觉到了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慢慢向着妈妈走去,嗓音发颤地叫着她,“妈……妈妈……”

      凯尼毫不在意女孩儿的动作,一手抬起女人的下巴,好让刀刃能在她白嫩的脖子上划一刀好看的口子。

      女人流下了绝望的泪水,她看着希斯特利亚,眼中尽是恨意。

      “要不是,要不是我生下了你……”

      噌——

      噗。

      女人的颈血喷了满地,眼睁睁看着自己母亲被杀死的希斯特利亚手臂无力垂下,这是她妈妈对她说的第二句话,也是最后一句话。

      凯尼瞥了眼沾血的刀尖,没有什么表情,仿佛刚才只是踩到了一只蚂蚁。

      他提着弯刀走到希斯特利亚身边,一手按住她的头,一手将弯刀送到她的喉前。

      “接下来,到你了。”

      “等等。”

      对情人的死视若无睹的罗德突然开口叫停,他强装平静地向凯尼提议,“放过这个孩子吧!这是大人犯下的错,与她无关!”

      “只要没人知道她的存在就可以了吧?我会把她送到远离这里的地方,与世无争地生活。”

      凯尼冷然一笑,不知道这人又在耍什么鬼把戏,正要捅穿女孩儿的喉咙一了百了时,脑海中闪过一副画面。

      那是一间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屋子,床上躺着一个瘦到皮包骨头的女人,她很安静,安静地有点过分。

      画面中最不起眼的角落,蹲着一个脏兮兮的小孩儿,头发蓬乱,脸颊瘦到能夹住舌头。

      男孩儿和女孩儿的身影好像重叠在了一起,同样有个指望不上的父亲,同样有个在他们面前凄惨死去的母亲,又同样……被某人抛弃。

      ‘切!怎么突然想起了那个脏兮兮的小鬼!’

      他甩手收起弯刀放入怀中,默许了罗德的提议。

      罗德松了口气,转头注视着希斯特利亚,“以后,你的名字叫做克里斯塔·伦茨,你就顶着这个名字苟且过完人生吧。”

      ……

      罗德目送着失魂落魄的希斯特利亚回到房间,宪兵们没有要反悔的意思,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当然,他担心希斯特利亚不是因为什么父爱,而是为了保存下王族血脉。

      芙莉妲和雷斯家的其他人被杀,始祖巨人被抢走,没有始祖巨人的王家只是一群血液特殊的普通人而已。

      他不能确定伪政权还会不会拥护王家,便没有将这个消息告知伪政权,而是自己来找到希斯特利亚,想要尝试着在被发现之前夺回始祖。

      可没想到凯尼竟然顺藤摸瓜查到了希斯特利亚身上,准备来为王家清理门户!

      好在现在暂时蒙混过关,保住了希斯特利亚,接下来就能瞒一天算一天吧!

      罗德目光扫过凯尼,面无表情地往马车那边走去,心里揣测着自己的小秘密可以在这个男人面前藏多久。

      “雷斯卿,你介不介意我们搭一个便车呢?”罗德从身边经过的时候,凯尼突然叫住他问道。

      “我怎么不记得你们跟我是一个方向。”罗德冷冷回道。

      “别这么无情嘛雷斯卿,我们可是老友啊!多日不见总该一起喝酒叙叙旧才是。”凯尼语气十分随和,好像两人真的感情很好。

      “而且,我这几天收到了点风声,雷斯家……不会发生了什么大事吧?”

      罗德背对着他,瞳孔骤然收缩,不会吧?!竟然这么快就开始怀疑了吗?!

      “那就随你吧……”罗德强行控制住表情,但声音有些打颤。

      “哈哈哈,感谢感谢!”凯尼放声大笑,大咧咧地勾搭上罗德的肩膀,他向一个属下摆摆手吩咐道:“安萨,就辛苦你驾车了!”

      安萨颔首领命向车头走去,其余人则都跟着凯尼和罗德钻进了车厢。

      雷斯家的马车很宽敞华贵,但七八个人坐在其中也显得有些拥挤,凯尼的手下点上油灯,车厢内渐渐明亮起来。

      噔噔。

      凯尼直接在车厢壁上扣了扣,告诉外面驱车的安沙可以出发了,但静静地等了十几秒,马车丝毫没有开动的迹象。

      ‘唉?安萨这家伙,开小差了吗!’

      这样想着,他更加用力的扣了两下,又过了十几秒,依旧没有动静,他心里升腾起一阵不详的预感。

      “安萨!能听到吗?回答我!”他提高音量大喝,其他宪兵面面相觑,也察觉到事情有古怪。

      “安萨!发生什么事了?”

      就在众人面面相觑时,坐在最外侧的一个“宪兵”突然站起身来走到车厢正中。

      宪兵们诧异地看过去,却发现那不是宪兵,而是一个不大点的孩子站在那里,身上穿着与他们一样的长风衣。

      但这风衣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大太长了,挂在男孩儿身上松松垮垮地不成样子,下摆拖拉在地上。

      这踏马是谁?

      这是罗德和宪兵们心里同时冒出的一个问号。

      而在他们正摸不着头脑时,凯尼已经鬼魅般来到男孩儿面前,弯刀带着残影直取喉咙。

      他眼神中杀意森然,心中早有定论!

      这小鬼身上披的明显是宪兵制服,而此时安萨那边又毫无动静,虽然听上去有些扯蛋,但事实恐怕就是……

      这小鬼悄无声息地杀掉了训练有素的安萨!

      吉尤达盯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刀刃,心里暗赞:不愧是阿卡曼!

      自己才刚迈步凯尼就已经动起来了,完全不因是个孩子放松警惕,而且出手就是杀招一个字都不废话。

      他稍稍一偏头,将脖子向后让开几寸,但却控制着后退幅度没有完全躲开。

      刀光闪过,一道四公分长的口子在他脖子上绽开,殷红抹下。

      他冲着凯尼微微一笑,轻声道:“谢啦~”

      下一瞬间,耀眼的金色电弧从男孩儿身上涌现,凯尼瞳孔剧震,他曾在某人身上看到过这种异象!

      ‘巨人?!’

      霹咔!

      轰!

      闪电贯穿天地,华贵的马车和数个人影瞬间消弭在金色闪光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