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团舞蹈视频大全

      三层,苦竹带着杏儿敲开第一道门,走进去发现是个中年人,本没什么,然而那人却是主动介绍道:我乃御酒家族陈云。

      陈云是谁,苦竹不知道,不过后面的御酒家族却是如雷贯耳,于是拱手道:原来是前辈,失敬失敬。

      陈云不咸不淡的问道: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

      苦竹笑道:前辈这是在邀请吗?

      陈云道:算是吧。

      苦竹道:晚辈要考虑一下呢。

      闻言,陈云微微皱眉,道:你可知我们为什么能成御酒家族,为什么能一直霸占。

      一拱手,苦竹道:不知,若前辈有兴趣的话,但说无妨。

      苦竹的态度让陈云感觉很不舒服,道:我们家族对朝廷乃至皇子公主都有关系在内,老夫是看你们酿的酒确实有独到之处,所以才好言相劝。

      眨巴眨巴眼睛,苦竹问道:不然呢?

      冷笑一声,陈云道:不然?哼,我敢保证,三天之内,你们这什么所谓的红尘酒楼将歇业整顿。

      额,苦竹有些愕然,道:这么霸道,不知我们哪里得罪你们了。

      陈云道:不是你得罪我们了,而是皇权在手,要么融入我们,要么老老实实的滚回边陲小地,永不出世,否则将死无葬身之地。

      有些疑惑,苦竹问道:你们哪来的皇权?

      陈云道:这个你不用管,机会只给你一次。

      闻言,苦竹不知道在想什么,忽然道:能否容我考虑一下。

      陈云道:后果自负,期限在于我喝完这瓶酒。

      嘴角抽搐,但苦竹却还是笑道:多谢前辈慷慨。

      说着,便退出了房间,转身又敲开另一间厢房。

      里面坐着的是一名颇有些姿色的贵妇,一身名贵的丝绸,一头快插满的珠花,旁边一左一右两名丫鬟陪站着,桌子上放了六瓶不一样的酒,看样子都打开过了。

      苦竹笑道:贵夫人,作为东家,苦竹给您敬酒来了。

      然而,这妇人却道:本宫华妃。

      面色一变,苦竹赶紧行礼躬身拱手道:草民苦竹拜见华妃娘娘。

      身后的杏儿见苦竹不跪,便也只是施礼。

      见苦竹不贵,华妃眉头微皱,不过也没说什么,道:不必多礼,平身吧。

      是,苦竹应了一身,站直了身体。

      华妃问道:有没有兴趣成为新的御酒家族?

      苦竹闻言,有些诧异,道:不是有御酒家族了吗。

      华妃道:那家太乱了,本宫意欲让你扶持大皇子,成为大皇子旗下独有的御酒家族,不知你可有兴趣。

      皱了皱眉,苦竹道:据草民所知,现御酒家族同时被众多皇子公主把持,更有文武百官掺和其中,这恐怕不好弄吧。

      冷哼一声,华妃道:他们也配和大皇子斗吗,将来大皇子即位,他们还有什么姿格乱搞。

      苦竹道:可那是即位后啊,眼下陛下福体安康,小子这小胳膊小腿的怕捱不到那时候。

      华妃道:这个你大可不必担忧,有我儿大皇子庇护,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

      眼珠子转了转,苦竹问道:不知投靠大皇子后,需要我做什么?

      华妃道:扩张至整个太玄国,将所得利益上交九成。

      九成!苦竹惊呼出声道。

      见苦竹这一惊一乍的,华妃皱眉道:怎么,有问题?

      苦笑一声,苦竹道:娘娘有所不知,苦竹遭十三皇子设计,背了命案,只有两年的时间了,待时限一到,即刻问斩。

      这次华妃眉头皱的更深了,想了想才道:此事本宫可以帮你解决,不过效益涨到九成五了。

      啊!苦竹又是一惊,哭丧着脸道:娘娘,不单是我,还有我未来岳父也同在此案中。

      这次华妃反而笑了起来,道:你逗本宫呢。

      说到这,忽然冷脸道:完全听令,本宫自会解决你们身上的命案。

      听这话,苦竹忽然惊喜道:真的!

      见苦竹竟然怀疑自己的能力,华妃当即瞪眼道:你敢质疑本宫!

      心知说错话,苦竹忙作揖道: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是草民太激动了,不过兹事体大,能否给小子一点考虑时间。

      眉头一挑,华妃诧异道:你还需要考虑!

      有些无奈,苦竹道:启禀娘娘,如果您只需要我独自一人效力的话,小子苦竹当场就能拍板点头,可这酿酒一事不是我个人之事,后方还有几百口人共同努力,才有如此规模啊,就算小子同意了,若是他们不同意,岂不是白搭。

      想了想,华妃道:你需要多久时间确认?

      苦竹捣着手指头道:回去需要花七天,再赶来需要七天,商议最少得一天,娘娘,至少需要半个月时间。

      华妃道:可以,但你们未投靠本宫之前,不提供任何保护。

      身体一僵,苦竹哭丧着脸道:实话跟娘娘说,刚刚御酒家族的陈云前辈还在威胁小子,说他手里有皇权,若我不投靠他们,不出三日,小店就要关门大吉了。

      然而华妃闻言,却是不咸不淡的道:那是你自己的事。

      叹息一声,苦竹拱手道:谢娘娘青睐之意,小子要考虑一下,方可答复您。

      华妃闻言,挥了挥手,说实话,并没有特别在意一个小小的酿酒家族。

      苦竹见状,转身离开了房间。

      过道中,杏儿有些担忧的道:少爷,这可如何是好。

      苦竹道:没事,我还有一宝。

      说着,也没去拜访其他人了,直接去了太玄公主的小雪号房间。

      刚进来,苦竹便亲昵的叫道:小仙女,很高兴再次见面,自从上次一别,我可是茶饭不思,期盼与你再会啊。

      说这么多,用着暧昧的表情,就差说“我想你了”。

      见苦竹这番言语,太玄公主皱了皱眉,有些不习惯,这人胆子有点大呢,干咳两声道:咳咳,刚刚,十三皇子刁难你了吧。

      听太玄公主说起这个,那就肯定是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咯,不好继续抒情了,苦竹豪不在意一挥手,笑道:没事,他身份尊贵,我不过一罪民而以。

      然而,太玄公主却是有些自责的模样道:我代他跟你说声对不起。

      苦竹笑道:小仙女不必如此,你是你,他是他,况且真没什么。

      忽然,太玄公主一拍桌子道:你好大的胆子,既然都知道本宫是谁了,竟然还敢公然出言不讳。

      眨巴眨巴眼睛,忽觉刚刚似乎说错话了,有些尴尬,苦竹有腼腆的道:公主莫怪,您在我心中就如同女神一般存在,若我认出您来,就有了身份鸿沟,我想和你多说会话,不受身份束缚的那种。

      闻言,太玄公主身体一僵,该说这人脸皮真厚呢,还是说这人色胆包天啊,都调戏到自己头上来了,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干咳两声,太玄公主一本正经的道:此事就此作罢,不许再有下次。

      似有些不舍,苦竹道:好,吧。

      刚说到这,又换上一副笑脸,问道:公主,不知您对眼前的红颜和金樽酒有何看法?

      嘴角微微抽搐,太玄公主心道:这人翻脸比翻书还快,打不死的小强啊。

      不过说到这个,太玄公主微微一笑道:你果然没骗我,这酒确实不醉人,只是稍微有点涩涩的感觉。

      苦竹笑道:公主有所不知,此酒是需要醒酒的,大概一个时辰就可以了,喝的时候轻轻晃动,能把酒香和酒味全部释放出来,届时涩味会大幅度下降呢。

      真的?太玄公主有些惊讶的道,任何又有些跃跃欲试起来。

      苦竹笑道:那是当然啦,我可告诉公主,这酒可是我亲手酿造的呢,专配红颜。

      额,太玄公主身体一僵,这家伙又来了,偏偏还没法反驳,谁让人家直接取个红颜做名字呢。

      干咳两声,太玄公主转移话题问道:既然你特别申明重新定义酒阶,那么你们就一定还有半极品吧?

      眨巴眨巴眼睛,苦竹装傻道:我有说过我有吗?

      看着苦竹的模样,太玄公主的直觉就发动了,笑道:我觉得你有。

      额,这!苦竹有些泄气,再好的演技也敌不过人家的直接,不过马上又换上笑脸,甚至笑的有些谄媚道:公主殿下,有件事和你商量一下好不好。

      眼见这家伙狗改不了吃屎,太玄公主脸色一板道:有话就说,少跟我阴阳怪气的。

      闻言,苦竹立刻站直身体,脸部没有丝毫表情,平淡到让人莫名想笑的地步,道:有件事我想跟公主殿下商议。

      见苦竹这装模做样的正经,太玄公主憋不住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道:你还是正常一点吧,有什么事直接说。

      苦竹闻言,嘴唇波的一声传出声音,这一下不但让太玄公主有些尴尬,就连各自身后的喜鹊和杏儿都嘴角狠狠抽搐了下。

      额,苦竹抓了抓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公主,我不是故意的,你要相信我。

      以手抚额,太玄公主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头都不抬,挥挥手道:你说。

      嘿嘿两声,苦竹笑道:是这样的,因为我身上的命案,我想见陛下一面。

      忽然抬起头,太玄公主诧异的问道:就这?

      这一下苦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认真的点头道:就这!

      太玄公主道:这事对别人来说,或许还要看心情,但本公主办,随时都行,虽然对我来说不算难事,可这事牵扯到我父皇,说说看,你有什么报酬给我。

      苦竹伸出三个手指头道:三瓶非卖品,也就是我定义的最高级别凡酒,其名为“红尘”。

      有些惊讶,太玄公主道:还真有!也是这种养颜酒吗?

      苦竹道:是养颜酒,不过其效果超越公主您刚刚品尝过的珍品百倍有余,其年限更是达到了一百八十年。

      一百八十年!太玄公主惊呼出声,又接着道:你不是说最多六十年吗,何来这一百八十年。

      苦竹道:公主有所不知,此红尘酒不是用葡萄酿造的,甚至配方中都没有葡萄,而是以优质玫瑰花瓣,配以另外二十六种辅料而成。

      说到这里,苦竹对着身后的杏儿道:去拿一瓶过来给公主尝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