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flight泡芙短视频ios

      心烛她爸无心去再补什么刀,就算那妖怪现在不知因为什么突然分心,留下破绽,他也不想赌那一定是绝对的弱点。

      周围完全不顾他们的包围的打击已经贴到脸上,这种时候,真正站在输出位的可绝不会是这些工具人,以他对这些没良心的人的了解,这些工具人站在那里,充其量都是吸引火力的。为了防止遮挡视线,他们甚至不一定允许他们攻击。

      随着战局变化,计策或许会变,但他绝对了解的是,用他刚收的这徒弟当烟雾弹这活,是基本上咬死的。

      现在他已经发现那妖怪有所异样,战局其实已经变了。整个战斗的胜利条件都变了。

      说用武徐山当烟雾弹,说白了,就是把他当子弹与敌人中间的木板。

      心烛她爸完全没有犹豫,直接闪过面前的灵石妖,扑向武徐山。

      把武徐山当烟雾弹这种事,在混乱战场上混水摸鱼相当好用,很多时候都可以直接出其不意地斩杀重要目标,端掉对方战线的碉堡,转变战局很有一手,但在这灵石这里,就完全是掩耳盗铃了。

      这灵石心里有点难以接受自己的猜想,但是证实它猜想的记忆不断涌现,不断动摇着它的意志。

      这是正常的心理现象,不过一般来说理智对待就没什么用。不过影响心态是确确确实实的。

      灵石转头看向那刺向自己的剑和大片不易察觉的剧毒飞针,心里有些迷茫。它不知道现在它该怎么看待眼前这个拿它曾经挚友的孩子。

      犹豫只是暂时的,经过几乎是假的心理斗争之后,它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没有任何动作前摇,只感觉到空气中真气突然被带动剧变,极速飞行的飞针还没有再飞出半米,一股压倒性的压强就扑面而来。仿佛瞬间把整座山按进深海,那飞针的动能被瞬间削弱,还没碰到武徐山,就像扔进强磁圈一样,只剩下缓慢下降的力。

      武徐山瞬间感觉到剧烈的冲击,耳膜仿佛被重锤击中,泵入大量空气整个人都被一股力量由外而内压制,完全没有死角。

      虽然直接升高的不是大气压强,但实际上在这股力量下,大气压强也提高了。高的如同深海的水压。

      同一瞬间,他手中的宝刀也闪出耀眼的光芒,在剧痛一瞬间后,他终于从那感觉中脱离出来,但别人就不一样了,别人没有这把刀,连血管都在高压下难以循环,这些拿来拖延时间的工具人瞬间成批倒下。

      不止蟒蛇,很多蛇都有缠杀的能力。实际深究,其实不论是拧断腰椎,还是强制停止呼吸,猎物都无法像真实的绞杀一样十几秒内失去意识。真正的绞杀,是直接切断血液循环。

      憋气尚能支持,血液里还有存货可呼吸,阻止循环,短时间内区域氧气就会被抽干,导致昏迷。

      这种压强就不一样了,从循环阻断,到高溶氧量氧中毒,到快速解除的减压气体从血液中分离撑开血管的减压病,只要时间长,不够强,怎么也得落个脑损伤。

      这种深海世界一般的东西,武徐山是听他姐说过一点的,不过,在他的记忆里,这种东西一般都是伴随仙人降世,或是法天象地产生的层次压制场。他完全无法相信他感受到的。

      怎么,这是神仙吗?

      那灵石看着周围一批批倒下的工具人,拿捏着准备收手。

      它手下留情了,这里到处都是心灵完整的活人们,不论是怎样的心灵,其实都是它这千年来求而不得的。他不想杀这么多人。

      如果它想,它可以憋死在座的所有人,就算是首脑,也不过是t1凡人,跨过一整个层次,就算再没经验,不擅长作战,都是降维打击。

      但它没有,于是它现在展开的高压场,几乎没有对这些首脑产生影响。

      武徐山身边,同样没见过这阵仗的心烛之父,面色瞬间苍白。

      倒不是因为压强和保护他,只是,他女儿不在身边。就这一瞬间,他女儿都有再也听不见的危险。

      而现在,几乎已经来不及了。最大的冲击早就出现了。

      武徐山此时其实第一个想到的也是刚刚他安置好的心烛,没有任何延迟,他几乎同时反应过来。

      也在同时,他神奇的瞬间意识到一个他自己刚刚发现的发展方向,两全其美的方向。

      武徐山的手拍到他师傅的手上,脑袋瞬间一片空白的他师傅竟吓到一般浑身一抖,闪电般转过头来。

      “师傅,你去保师……姐吧,我有办法扛得住。这里就交给我吧。”

      那师傅一愣,其实现在去已经有点晚了,他最担心的事如果该发生早就发生了。但是,其实这不影响接下来他去保他女儿。

      但很多时候,没用不代表不能用。心烛她爸一愣,看到发着光的那把裂刀,他瞬间一时语塞,但没有一丝废话,身体已经动了起来。

      “脖子下一点。”心烛她爸只留下一个大概位置,便瞬间闪电般弹走。

      师傅放手之后,那压强短暂地回弹一下,不过完全在承受范围内,武徐山很快恢复过来,转头向那灵石妖看去。

      前面说过,其实胜利条件基本已经随着战局进行发生了改变。不止面上这个首脑看出来了,其他首脑自然也看见了。

      既然确认了这个敌人不是谁的人,那其实一切都好说。

      不过事情一样,不同人要走的路不一定一样。

      在下山路口边上一个类似隐藏断崖的地方,一个女性宽袍大袖的,一点不像刺客着装的女性首脑突然抓住一个一看就更加不像刺客而像战坦的壮汉。

      “你这是要去哪啊?山贼大人?难不成这么刚的大能,怕了这种招式不成?”

      这大人自然不是真心的,山贼也不过是在调侃他说是刺客却正面刚的特性。

      在这种压强下动的自然都是首脑,这两个都是。刺客联盟里首领互相不团结,但也不能说没有交集。

      其实在设定背景上,他们所用流派天差地别,却都是师承一处。

      那壮汉刚要跳,就被突然背后抓住,虽然其实后面这位抓不住他,但他还是停了下来。

      “算了吧,我还没有那么自不量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