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视频缓存路径

      “麒麟!!!”

      唐岚瞪大了眼睛,周扬则是对唐岚表现的还算心里有数。

      他在刚得知这个消息时候,差不多也是唐岚这个惊讶的鼻涕冒泡的样子!

      要知道土之圣子,麒麟,可是传说中的百兽之灵,从大地中吸取精华而诞育,一出生便是直接踏入灵兽边境,天生的兽中王者。

      精血更是具有枯木逢春,死骨复活的功效。

      “这也太让人难以相信了吧!”

      “那次实验,族里面倾尽了全力,制订了严格的保护措施,但最后还是只有赤虎一只魔兽生存了下来!”

      周扬不禁有些唏嘘。

      根据传言哦,那份精血至少被淡化了千倍,瞅着就跟一杯水一样,就这注射进体内,依旧宛如炸弹。

      “哎,我记得你跟我说过在那个死去的泽天体内,好像也有一股淡黄色的能量。”

      唐岚仰头回忆着说道,眼神中充满了思索。

      “没错,那便是遗留的麒麟之力!”

      周扬接着说道。

      “族长,怀疑当初可能有人盯上了这精血,而且很有可能就是自己人,因此没敢告诉你,怕你胡乱给泄露出去!”

      “没事没事!”

      唐岚直摇着手,心说族长看人还挺准,他就管不住自己的嘴,睡个觉也喜欢说梦话!

      “哎,你不会是怀疑雨林部落的人吧!”

      唐岚忽然注意到了周扬的前半句。

      “哎呀,不是我,实在是太巧了,当年参与的人中正好就有雨林部落,而且赤虎逃跑的方向上,离得最近的,除了我们就是他们了!”

      周扬白着眼,有些无奈。

      “族长怀疑是雨林部落里面出现了内鬼!”

      感情他们两个就是打入敌方的两个卧底呗,唐岚瞪大了眼睛。

      “而且,真的唐岚,我感觉,雨林部落还是有点问题的!”

      “什么问题!”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里的灵气状态似乎有点古怪,不仅吸收的慢,质量还不纯!”

      唐岚倒是皱了皱眉,他这方面感受的还真不清楚。

      “直到我们受伤住院的那段时间,我偷到了巫医室的侦查记录,你猜怎么着!”

      唐岚也被提起了好奇心,周扬压低了声音说道。

      “在这个部落里面出生的孩子,不知道为什么,长大之后,体内的魔魂总会出现暴走的情况?”

      “暴走?”

      唐岚蒙了,不是说魔宠和主人心意相通,永远不会违反命令么,这怎么还暴走了呢!

      “对,就跟中了邪一样,魔宠不仅不服从武者命令,反而在有些极端情况下,还会反过来攻击自己的主人!”

      唐岚有些匪夷所思了。

      他在这里呆的时间不长,认识的人不多,更没有像周扬那种上蹿下跳偷人家记录本的癖好。

      他认识的除了族长雨泽就是雨林了。

      雨林给他的感觉根本不像有这种病的人,至于雨泽,emmm,好吧,那就是个专门炼药的。

      “后来呢,这种病查出来原因了么?”

      “没有!”

      周扬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翻遍了治疗记录,发现,出现这种症状的人,竟然没有一个痊愈治好的。

      都是靠每隔一段时间,给魔兽打一次镇定药剂,来维持着。

      这种稳定剂的药材都十分的稀有,据说还是雨泽首先发明出来的,不管怎么说,雨泽还是蛮爱护部落里的人的。

      在雨泽的努力之下,这些年发病的人越来越少,更是有一度灭绝的倾向。

      唐岚正摇着头,望着天花板,脑子里面咀嚼着周扬带给他的海量信息的时候。

      周扬忽然话风一转。

      “哦,对,唐岚,今天谢谢你了!”

      啊嘞!

      唐岚愣了愣,怎么说出这么尴尬的话来了。

      什么谢不谢的!

      显然周扬这问答领的唐岚有些错不及防,关键是这要怎么回答,是与不是,显得自己人品都很差。

      于是唐岚索性不说话。

      “之前在山洞那次,我不是有意的!”

      “我小时候经常被人叫做小灾星,走到哪都有人说我,但我知道,他们说的不是没有道理的!”

      “因为正是我,害死了我的哥哥?”

      周扬说道!

      “怎么回事?”

      唐岚诧异的问道,心说您这是遭遇了什么磨难,竟然干出这大义灭亲的事!

      “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我和哥哥同行,我是木属性的探测性武者,负责勘探,哥哥是攻击型武者!”

      “那次任务很简单,我们两个人很顺利的就夺回了丢失的物资!”

      唐岚心说,这不挺好的么,为啥你听起来就这么的不高兴呢!

      “但是在我们拿到物资回去的时候,旁边一处草丛突然冲出来一个武者,我跟哥哥谁都没注意,他的匕首,正好戳在哥哥的要害上!”

      “虽然哥哥最后也拼尽了全力杀死了他,但是哥哥却再也活不过来了!”

      周扬忽的哽咽了起来。

      “可是那跟你有什么关系?”

      “因为那里正好是属于我探测的范围啊,如果我再仔细一点,我一定可以发现的!”

      “小时候,那帮小朋友跟在我的屁股后面,指着我的后脑勺骂我是灾星,那些话,就像一根根毒刺一样,不断的把你想要沉溺下去的事情,再一根一根的挑出来,我没有办法反驳,我只能捂着耳朵跑!”

      “可是我知道,他们其实并没有说错,但我跑的原因是明明灾星是我,替我死的为什么却是哥哥!”

      “哥哥是天才,他是能进圣龙堂的人啊!”

      唐岚愣了,他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周扬。

      是拍着肩膀“哦哈哈,原来是这个事啊,兄弟,虽然我也很伤心,但是你未来的路还很长,要坚持走下去啊!”。

      还是举杯换盏,搂着胳膊说“兄弟,你把这事都告诉我了,从此之后,我们一定生死与共!!”

      屁嘞,那些说能理解你伤心的人全是傻逼,怎么可能,他们从来只会听你说完,然后装作很悲痛的样子。

      结果转头就当做一个八卦,向外传播出去了。

      这种事情没办法安慰的。

      他当然了解这是怎样的一个心情,难过的不是别人的辱骂而是自责。

      开玩笑,谁特么没有过后悔,他也后悔过。

      当初如果他也能稍微做点什么,而不是只会坐在地上颤抖的话。

      也许他的父母,哥哥都不会离开他。

      可是那时的他,真的吓呆了,他和哥哥仓皇的躲在草堆之后,看着父母仓皇的向着另一个方向逃跑。

      那是父母想要引开来这里的敌人!

      他唐岚那个时候瞪大了眼睛,嘴里不住的打颤,要不是哥哥死命的握住他的嘴,他肯定会忍不住喊出来。

      即便是被炎玉他们救起,背在背上的时候,他都紧攥着一把匕首,紧紧的抵着炎玉的后心。

      从那之后,唐岚从来就没有放下过警惕。

      也是那时,唐岚第一次明白,童话,简直就是闹着玩,他的父母根本不是去了远方,或者去了天上。

      而是再也回不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