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影院免费视频app

      把木舟停放在码头,交了2块钱停放费用,林烨便带着孙淼朝着镇上走去。

      林烨看到了不少桃源村的熟面孔,大部分村民都是在镇上做活,看到林烨,他们都笑着打招呼。

      “听老李说,你是回来看病的,我说昨天晚上想去你家找你玩,看到你家的门是关的。”

      林烨昨天和李叔统一了口径,对外一律说是得了慢性病,需要调养。

      现在村里都传开了。

      “不想让村里的人担心,所以没有告诉你们,抱歉。”林烨微微一笑。

      孙淼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默不作声。

      看来烨哥没有把得癌症的事情和村民说,不过想想也正常。

      她自然是不会抖落出去的。

      “慢性病,无法根治,需要长时间的调养,也挺麻烦,不过你回来也是对的,大城市看病,贵的一比,动辄几万十几万医药费,还不如回来好好休养。”

      “有什么困难就和我们说,大忙帮不上,小忙我们还是可以帮着一点的。”

      “这里有一百块钱,做叔叔的表示表示。”

      林烨连忙拒绝:“你们的心意我领了,只是这钱我绝对不能收,我这是工伤,老板给报销呢...”

      林烨扯了个谎,反正他们也无法辨别真假,就当做是善意的谎言了。

      “你这孩子...”

      “回头我让你婶给你抓只土鸡补补,这你可千万别拒绝,要不我就不认你了。”

      林烨...

      “土鸡价值还不止一百呢,我说各位叔叔伯伯,你们的心意我真的领了,这样,我可以出钱买你们的土鸡,这不吃饲料的鸡,在城里可是稀罕物,有钱都难买到的。”林烨说道。

      陪着村里人聊了会天,林烨这才和孙淼逛起镇子的集市来。

      渔网,地笼,钓竿,鱼饵...

      从一家渔具店出来,林烨手里多了一张货物清单。

      回头老板会把东西送到码头去,不用林烨自己提。

      孙淼宛如一个小跟班一样,跟在林烨屁股后面,吐了吐舌头,也就只有烨哥这个大客户才有这样的待遇了。

      平日里她跟爷爷赶集的时候,买了东西都是拎在手里的,一趟集市逛下来,手脚都酸了。

      “烨哥,你买这么多捕鱼的东西干什么?”孙淼问了一声。

      “改善改善伙食啊,以后哥让你天天喝鱼汤。”林烨转头进了一家铁匠铺。

      铁匠铺是个好地方,锄头,柴刀,捕兽夹,甚至还有弓箭出售。

      林烨再度开启了买买买模式。

      孙淼微微张大了嘴巴。

      刚才是捕鱼,现在是打猎...

      看来接下来的日子,山里的小动物要遭殃了。

      路过菜市场的时候,林烨听到不远处传来呜呜的叫声。

      走过去一看,是有人在卖狗。

      黑色的土狗,田园犬。

      此时呜咽的趴在主人的脚下,狗是有灵性的,它显然已经知道自己的命运。

      问价的人不少,尤其是镇上几家饭店的。

      “我说了,不卖给饭店,你们别问了。”狗主人显然是遇到了困难,不然也不会做出卖狗的抉择。

      但他内心又有点纠结,不想卖给饭店,而是想要卖给个人。

      几个饭店的老板都笑了。

      “你这不是自我矛盾嘛,又想卖钱,又不想你的狗上餐桌,当了表子还想立牌坊。”

      “你的狗都这么大了,只有我们饭店里才会收,卖给别人,也养不熟啊。”

      “没错。”

      “这狗可是牧羊犬生的,我们牧民绝不会吃。”狗主人说什么都不撒口。

      几个老板也没有立刻离开,毕竟这狗卖相太好了,现在这么好的货,很少见。

      “这没毛病啊,我们卖给其他人,不卖给牧民。”

      “老倌,你就卖给我们吧,大不了我多加30块钱,230如何?”

      林烨...

      这么大一条狗,少说也有30斤,才给230??

      “我说你们怎么就死说不听呢,说了不卖就是不卖。”老倌怒了。

      几个店老板一合计,走到一旁合计了一下,其中一个人打了个电话,打算让自己的亲戚过来买走,然后转给他。

      林烨离得近,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还真是无奸不商啊。

      这一招完美的钻了空子。

      回头狗还是免不了上餐桌的命运。

      牧羊犬,林烨也就听听,这狗祖上可能是牧羊犬,但肯定不知道经过几次混血,现在哪里还有一点牧羊犬的影子。

      不过200块的价格,还真是白菜价。

      抱着好奇的心思,林烨和孙淼走了过去。

      “羊老倌。”孙淼居然还认识对方。

      羊老倌看到孙淼,很是尊敬,不久后,林烨算是明白了。

      这羊老倌此前得过怪病,去过很多医院,都没有治好,结果一次赶集的时候,遇到了孙霄和孙淼。

      还是孙霄主动找上他的。

      羊老倌当时还质疑孙霄,平白无故给他治病,肯定别有企图。

      孙霄也没有说什么,开了个药方,钱也没有要,便离开了。

      羊老倌把药方拿来包花生,没有当做一回事。

      他得的是一种皮肤病,发作起来奇痒难耐。

      一次实在是痛的没办法了,她媳妇死马当活马医,找到了这张方子。

      结果几贴药下去,居然给治好了。

      羊老倌多方打听,亲自登门拜访孙神医,还给孙神医送了不少土特产。

      说起这段经历,羊老倌还蛮不好意思的,有种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感觉。

      好在孙霄并不在意。

      这更能彰显一个医生的医德。

      如果换做是别人,都不会给他开那张方子。

      “这狗怎么才卖200,年前有狗贩子到村里收狗,都是论斤的,30一斤。”孙淼问道。

      羊老倌叹息一声:“我本就不是要把这狗卖给别人吃的,不然我也不会卖这么便宜啊,卖给狗贩子,我两千都不会卖。”

      “家里生活紧张,这狗食量又大,我婆娘说不卖掉这狗,晚上不让我回家了,我实在是没办法,就想给大黑找过一个主人。”羊老倌无奈的摊摊手。

      林烨算是明白了,这是想把狗送人的意思。

      “孙淼,买下来吧。”林烨递过两百块钱,让孙淼去跟羊老倌交易。

      主要是他也想要养一条狗。

      上山打猎,带一条狗去多拉风啊。

      可谓是猎人的标配。

      这狗神武,看着便不凡,虽然不是正统血种的牧羊犬,但好歹也可以算是牧羊犬的后代。

      孙淼拿着钱走到羊老倌的面前,附近那几个饭店老板顿时不乐意了,朝这边走来。

      “小姑娘,我劝你别趟这浑水。”

      “就是,赶紧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