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see亚瑟91

      段闻峥的话让周看青愣了小一会, 他怎么也想不起自己在训练室有对段闻峥说过什么。

      又或者是说得太多,不知道他指的是哪一句。

      “说再给我分享的资源。”

      “……”

      段闻峥善意的提醒让周看青噎了一下,他不知道是该感谢段闻峥这样善意的提醒, 还是:“段闻峥能不能脸皮不要这么厚了?帮我转发微博了吗?还敢跟我再要啊?”

      “记『性』不好,说的东西是什么?”

      周看青神『色』古怪,他狐疑的打量了段闻峥半晌,最后还是说道:“就是那个啊……”

      “那个?”段闻峥微微眯起双眸。

      “当然就是……”周看青嘿嘿的笑了起来:“男人都会看的那个……当然你看的那种版本我是不会看的,我还是特意去帮买的, 怎么翻脸就不认人了?”

      段闻峥没有回答他的话, 倒是他的嘴角微微挑起,语气间也带来一丝隐隐的笑意:“竟然是这样……”

      周看青茫然的看着他:“什么意思?怎么好像不知情, 难道不是你跟我要的……”

      段闻峥被周看青难得灵光一次的脑回路拉回了思绪,他的唇边依旧带着藏不住的笑意:

      “对, 是有这么回事。”

      “……”

      段闻峥说着拍了拍周看青的肩膀:“很晚了,去睡吧。”

      周看青满面惊疑的被他推搡着向房间走去,他怎么都觉得身后的人笑得太过诡异, 狐疑的看了几眼这才一步三顾的走向房间。

      可就在他打开门正准备回到房间的时候, 段闻峥却再次出声叫住周看青, 他晃了晃手机——

      “对了,上次你发给我的视频我不小心弄丢了,再发给我一份。”

      “……”

      ……

      八进四的比赛如期而至, lgw的几人稳定发挥, 顺利取得了通往四强总决赛比赛现场的门票。

      薛澜也稍稍松了口气。

      这是温衍离队后他们的第一场比赛, 曾经薛澜做冲锋突击时都是跟在温衍身后,如今二队的替补选手就如他从前一般跟在他身后,比赛中的一切都要以他的推断和导向进行,也着实让薛澜适应了很久。

      不最让薛澜惊讶的是, 从前周看青做后位突击手时总多多少少会与路游在配合上发生一些细小的疏漏,可最近这段时间,周看青和路游的配合竟然越来越好,就连八进四的那场比赛也表现突出。

      众人对此都十分惊讶与赞赏。

      周看青看着他们的目光无奈笑道:“怎么?我就不能打得好了?”

      路游尴尬的清了清嗓:“没有,只是你一直不擅长后位突击……”

      “哪有人就真的不擅长什么……”周看青自嘲的笑了笑:“是我之前想得太少,总以为有……”

      周看青瞥了一眼一旁的薛澜,并没将话说完,而是转而说道:“是我之前想得不对,我现在发现后位突击也挺适合我的。”

      然后他便嘻嘻哈哈的将这个话题岔了去。

      可薛澜知道,那是他为了顾及自己的感受,所以才没有说出“从前因为有温衍,所以他不需要考虑那些”这样的话。

      周看青从前不是这样的。

      他不会这样的小心翼翼,大条的神经也不会细腻到去观察顾及别人的感受。

      周看青从前的无忧无虑、薛澜自己的轻松自在,如今的成长改变,说到底也不是因为曾经帮他们抗下一切的人不在了。

      薛澜拿起手机,想着该怎么将这个消息告诉温衍。

      就在这时,温衍的电话却已经打了进来。

      薛澜心中一喜,忙接起了电话:“队长!”

      他的声音瞬间引起了一旁开心聊天的几人,几人都不约而同的凑到了他的身边。

      薛澜见大家一个个都贴了耳朵过来,忙将电话设置成免提。

      “现在我已经不是队长了。”电话的那端传来温衍的讪笑声:“我刚刚看了们的比赛直播,队长,恭喜们顺利晋级四强。”

      “没、没有,在我心永远都是队长。”薛澜被他说得些不好意思:“手术进行得怎么样?大家都很担心的状况。”

      “医生说恢复得不错。”

      温衍的声音带了一抹比往日更为温和的音『色』,这让薛澜高悬的一颗心才终于落了下来。

      知道温衍不会事是一回事,可听到他一切顺利,薛澜才终于彻底松了口气:“那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国内赛可能来不及,国际赛前我一定回去。”温衍顿了顿,忽然说道:“exist,……”

      “国内赛不行?”周看青闻言些沮丧的说道:“要那么久吗……”

      “周看青,区区国内赛用得着劳烦队长吗?”段闻峥嗤之以鼻。

      “wind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少『插』嘴!”谢知年一拳敲在周看青的头顶,几人也开始一言我一语的对温衍说起了比赛时的刺激和训练时的趣事。

      温衍便认真听着他们念叨,偶尔被问到才温和的回答几句。

      谢知年则一个劲的说着几人有多努力,世界赛名额一定没问题,让温衍放心养伤。

      那语气活像他们刚刚打得不是什么八进四,而是世界赛的预选赛。

      “好了,现在四强的几支队伍已经全部出来了,我们、雷霆、btr和幻影战队。”挂断电话后,谢知年刚刚的神『色』也变得肃穆,说出的话也判若两人:“这三支战队实力都不容小觑,们也都好好收收心,既然答应了wind没有他在也能取得冠军名额,就好好比赛别让他失望。”

      对于他这样的变脸众人不约而同的谁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齐声应了声好。

      谢知年点了点头:“四强的抽签会在比赛当日现场抽选,所以我们会对战哪一场战队,只有到了比赛当天才能知道。”

      “这就代表了——”

      谢知年的声音肃穆:“在总决赛前的这段时间,们必须做到熟练应对雷霆、btr和幻影这三只战队。还,reset的单人赛也不能放松。”

      段闻峥低低的应了声:“知道了。”

      谢知年很满意众人的反应,他点了点头,又继续嘱咐大家去休息室火锅聚餐这才离开了训练室。

      四强角出后,《末日曙光》为前四强选手留下了一个月的准备时间,国内总决赛也安排在7-8月的假期时间。

      世界总决赛前也会两个月的缓冲期,薛澜一边翻阅着三支战队的情况,一边计算着……按照温衍的意思,他可能会在九月之后才能回到俱乐部?

      薛澜正看得入神,未发现段闻峥什么时候走到了他的身边。

      “别担心,无论我们抽到哪支战队,都一定不会什么问题的。”他的手自然的搭在薛澜的椅背上,动作亲昵的俯身问道:“离下次比赛还足够的时间,现在咱们先去吃饭?”

      薛澜忙顿住动作,看着笑容格外温和的段闻峥。

      段闻峥最近……很不对劲。

      并不是他说了什么奇怪的话,而是最近他在说话的时候,面上的笑意让薛澜觉得自己仿佛才是他即将进食的晚餐。

      段闻峥不知为何心情忽然变得出奇的好,就连最近周看青反复在作死的边缘横跳,他也反常的只当做没看到,俱乐部内和和气气,没有半分往日的点火就着的气氛。

      近日为了八进四的比赛,所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了比赛上,他和段闻峥也甚少机会独处。

      这几天段闻峥却一反常态的心情愉悦,这倒是让薛澜松了口气,也将两个人的事暂放在了一边,全心投入到备战的训练中。

      可薛澜却觉得他现在很不对劲!

      “我、我不饿。”

      “怎么了?”段闻峥像是没察觉到薛澜含满了恐惧的目光,拉开椅子在他身边重新坐了下来。

      “们不去吃饭吗?”周看青几人见两人没有动的意思,一边向走一边招呼道:“不去吃饭?”

      “们先去。”段闻峥应了一声,便再次将目光转回薛澜身上。

      薛澜看着即将走出门的周看青路游几人,忙想跟着站起身。

      段闻峥却拉他的座椅,将他再次困坐回座位,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不是说不饿?”

      “……”

      段闻峥像是一个蛰伏了许久的狩猎者,在这段时间的耐心给了猎物足够的时间后,戏耍一般的将猎物重新带回身边。

      “国内总决赛在一个月之后。”他的余光瞥过说有笑离开训练室的几人,将薛澜的座椅拉近至身侧:“既然你不饿,那咱们现在来聊点别的?”

      “聊、聊什么?”

      薛澜不知道他要说什么,目光却小心翼翼的瞥向他身侧,像是在准备一旦有什么不对就伺机逃跑。

      段闻峥不着痕迹的将他的座椅固定好,断绝了他的退路,打量着那双明明不知要发生什么却因意识到危险而染上了惊恐的双眸上。

      就像是一只瑟缩的小兔子。

      “就说说……”段闻峥不自觉的靠近,声音在他的耳畔似低喃也似浅吻:“最近视频看得如何……学得如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