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ios在线播放

      “两位学长的对决相当精彩,但他们只是代表学院的过去。学院的未来,还要看在座的学弟学妹,你们才是精彩的未来!大家说是不是?”

      秦啸天故意装作激情澎湃,甚至连声音也夸张得有些瘆人。

      “是!”新生们声嘶力竭地叫道,他们的情绪完全被点燃了。

      慕秋白在场边冷眼看着秦啸天,心想他一定又想耍什么花招了。

      到目前为止,秦啸天都没有跳出来。以慕秋白对他的了解,他一定坐不住了。

      在慕秋白眼中,秦啸天这个凌悬屁股后面的跟班一向不甘寂寞,总是像个跳梁小丑一般在合适的时间跳出来表演。

      “我提议,请各位学弟学妹推举一位代表,挑战我们三年级学长,大家说怎么样?”不久,秦啸天开始切入正题。

      台下顿时没了声音,新生们纷纷低下头,生怕引人注目。

      刚才那两位学长的精彩对决,新生们都见识到了,谁也不认为自己有实力单挑学长。这样想的人中间也包括闵兴,他不想惹事,也不想出这个风头。

      “你什么意思?”这时,慕秋白大声质问道,眼神中充满了鄙视。

      这是他内心真实情绪的反应,他很看不上秦啸天。

      “学弟学妹没有主动提出挑战,你作为学长怎么好怂恿?学院早就规定,挑战必须自愿,你不知道吗?”

      见秦啸天不理不睬,慕秋白又愤怒地问道。

      秦啸天立刻回道:“你怎么知道没人挑战?你不会是怕被挑战吧?”

      “你说什么?”慕秋白脸色一变,紧紧握住拳头。

      坐在他左边的同僚立刻拍了拍他,小声提醒道:“慕兄,你还不够累吗?”

      慕秋白自然清楚自己现在的体力状况,只得恨恨地忍下了。

      支走了慕秋白,台下仍然半晌没有动静,秦啸天心里有点着急了。

      “学弟学妹,我干脆明说了吧。我自告奋勇,想与你们中的一位切磋,这位同学就是今年被破格录取的新生,他叫常自成。我知道,他是一名博学的天才,我非常想知道他可以使出哪些花样的剑法。我承诺只是切磋,不动用内力,一切点到为止。能不能请这位同学赏个面子,接受我的邀请?”

      眼睛直勾勾地扫视新生队伍,秦啸天干脆直说了。

      这下子,慕秋白有点懵了,秦啸天怎么会对这个新生感兴趣?

      据他了解,秦啸天不是一个对剑法特别在行的人。

      自从升到了三年级,秦啸天的心思就放在了别的上面。擅长阴谋诡计勾心斗角之人,如何会钻研剑法招式呢?秦啸天掌握的剑招有限,不用内力,几招就能让他露出马脚了。

      不过,他要对位的毕竟是一年级新生,不知他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慕秋白在心里怀疑猜测。

      。。。。。。

      秦啸天言毕,几乎所有的目光都在找寻,找寻那个叫常自成的惊蛰族新生。只有闵兴一个人,他的眼睛清楚地盯住惊蛰族新生群里的某个角落,盯住角落里坐着的那个人。

      常自成没有抬头,仿佛外界说的那个天才新生与他无关。

      他生性腼腆,并没有见识过什么大场面,更别说成为舞台的焦点。被人贸然提到,他感到十分不安。

      常自成很少与人成为朋友,念书,是自己默默地念。听课,也是躲在不起眼的角落里默默地听。

      那些都是大户人家的孩子,不会与他真心结交,常自成习惯于这样去想。

      他来考试,他的家人是持无所谓的态度。无所谓,就是没有要求,换句话说,没人要求他有大出息,这就是长辈对他的态度。

      常自成自小瘦弱,却热爱读书。他的家境不好,没钱供他去学堂,他就半工半读,用帮工的方式换取旁听的机会。

      他就是这样热爱读书、擅长读书,也正是因为他的博识,被常青藤学院破格录取了。

      他曾经的同窗,没有人会想到,那个躲在角落里旁听的小个子,居然成为了当地多年以来,唯一一个考入常青藤学院的学子。

      常自成能想象,这个消息传回家乡,必定传得沸沸扬扬。他会成为先生们颂扬的代表,讽刺那些纨绔不学子弟。

      他会成为那个叫新乡的小镇的名人,只不过,他的名气仅仅局限于小镇。在常青藤学院,常自成有自知之明,没有多少人会拿他当回事。

      拿他当回事的,只有少数几个敏感的人。这些人中就包括闵兴,当然还有秦啸天。

      闵兴缺少的,常自成擅长,所以闵兴对他刮目相看。而秦啸天学长,他的另眼相看,不知是何用意。

      “常自成同学,请你站出来赐教吧!”秦啸天假惺惺地请道。

      慕秋白听了,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常自成就是他吗?”晴儿好奇地拍了拍闵兴,她看闵兴一直看着惊蛰族新生中的那个小个子,便将信将疑地问道。

      那个小个子,看起来非常不起眼。

      “没错。他还是我的舍友。”闵兴点了点头,往常自成所在的方向指了指。

      闵晴儿瞪大眼睛仔细打量常自成,仍然觉得不起眼。

      “不知道他会不会出场。”闵兴喃喃地嘀咕道。

      “还以为学长会邀请你呢,原来是对他感兴趣。不过,话说回来,他长得真是不怎么起眼,不知道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打量了片刻,晴儿说出了心中的看法。

      “那张考卷上所有的题目他都知道答案,除了关于修炼的那几题,强吧?”闵兴悄悄提醒晴儿。

      “那是很厉害,可是,修炼难道不是最重要的吗?”晴儿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似乎有些疑惑不解。

      闵兴顿时无言以对。

      等了一会儿,常自成还是没有站出来,然而不少人已经认出他来了。毕竟,他还是躲在惊蛰族新生堆里,惊蛰族新生多少会有人知道他。

      闵兴是他的舍友这件事,晴儿也没有忍住大嘴巴,立马告诉了周围的烈金族新生。这样一来,烈金族新生中也有很多人知道常自成了。

      大家的目光一个传一个,所有人都在注视着他,台上的秦啸天跟随着人群的目光看去,终于认出了这个惊蛰族新生。

      虽然,他听说过常自成不起眼,但也没料到竟然长得这般单薄。弱到他都有些后悔,难道自己真要废掉这么弱的小朋友吗?

      面对这样的常自成,秦啸天就是再无耻再狠毒,也觉得下不去手了。

      受不了现场的阵势,常自成站了起来。他低着头,闷声不响地向台前走去。

      “学长,真的要较量吗?我功力差,怎么是您的对手呢?”常自成走到秦啸天面前,支支吾吾地说道。

      望着他单薄干瘦的身躯,一瞬间,秦啸天迷茫了。

      这真的是个天才吗?该不会是自己自作聪明,误会了吧?不管怎么说,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不能主动打自己的脸。

      “不用担心,我们点到为止,不用内力。”

      秦啸天情绪骤变,声音听起来有些干巴,似乎是硬着头皮说的。

      “那好吧。”常自成无可奈何地挠了挠耳朵,随即往身后去找。

      “你在找什么?”秦啸天诧异道。

      “剑,我要找把剑。”

      常自成的样子听起来就像是在说,自己要找一把扫帚。秦啸天面无表情,心里却觉得越来越囧。

      慕秋白和身边的惊蛰族同僚们快要笑喷了,他们鄙视地看着秦啸天。堂堂6级通士,居然欺负一个小朋友,还号称指教切磋,秦啸天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

      此时,场上一名学生从角落里随意摸了一把剑,递给了常自成。秦啸天侧目一看,这是一把再普通不过的剑,比慕秋白表演时用的那把剑还要普通。

      慕秋白的那把剑至少还值几个钱,虽然没有能士的内力注入其中,但是够锋利,可以取人性命。而常自成手中的这把,貌似已经生锈了,简直称不上是一把剑。

      越来越多的三年级学生在偷笑,他们觉得秦啸天这么做实在不够明智,甚至有些丢脸。要挑战也应该是挑战强者,哪有人闲着没事做,欺负小孩儿玩的。

      “常自成,加油!”

      人群中传来一个振奋的声音,闵兴站在不远处,大喊了一声。

      他做出加油的手势,给常在成加油鼓劲。一时间,一年级新生似乎受到了闵兴的感染,很多人相继站起来,为常自成加油鼓劲。

      “加油!”“你可以的!”“你是最强的!”“为我们新生争光!”

      草坪上,各种声音传开,新生们用各自的方式鼓励常自成。

      突然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又得到这么多的支持,自小腼腆的常自成表面平静,内心却是激动澎湃。

      只见他挺直腰板,眼中放光,双掌一摊道:“学长,请赐教!”

      秦啸天定睛一看,常自成仿佛变了一个人,一下子自信了许多。他的嘴角抽了抽,硬着头皮挺了挺腰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