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草免费福利资源站在线观看

      还需要多说什么?

      啥也不多说了,忠右卫门尽量装作是随意的拿起这本署名高岛四郎大夫的手抄本。如果是个通晓日本近代历史的,该知道这个所谓的高岛四郎大夫乃是在日本近代赫赫有名的高岛秋帆。其人被称作日本近代制炮技术之祖,地位极高。

      历史上这位老兄曾协助建设保卫江户湾海岸的品川炮台,1855年又参与创设讲武所、出任讲武所炮术教头及武器奉行、译有《高岛流炮术传书》。

      或者有些人会去玩一个叫做《信长之野望》的游戏,里面有一个能增加铁炮技能等级的家宝,便是高岛流炮术书。只不过一般人可能根本就没在意过这个东西,像是忠右卫门当初就是从别人身上剥了家宝给自己装备上以后便再也没有管过。

      至于戈贝司铁铳,那就更不必多说了吧。叫他褐贝斯也好,叫他棕贝斯也好,反正大伙儿知道这么一个玩意儿就得了。

      跟随着如今的日不落大英帝国,走过了几乎八十年的漫漫世界征途,如今还是英军现役的制式装备。打拿破仑的时候用的是这支步枪,打隔壁带清用的还是这支步枪。若要敞(抄)开(百)说(度),那怕是可以水上三五千字不带重样的。

      有兴趣的自个儿去了解就得了,只要知道这个戈贝司铁铳是一款结实耐用,便宜能量产,弹药需求不太高,制造要求也不高的前装燧发滑膛枪即可。

      毕竟俄罗斯零下四十度的严寒里这枪能开,印度零上四十度的盛夏里这枪也能开!

      重点是这玩意儿连印度人都能手工制造出来,想来不至于日本的铁匠制造不出来吧。无非就是缺了手工钻床这类加快制造速度的工具罢了。

      只要能把这枪造出来,怎么着也能算是不落后世界武器三百年了吧。要知道这枪还能为带英帝国服务奉献二三十年才完全退役呢。等他退役,黑船都已经开到江户湾了。

      渡边华山的弟子们见忠右卫门突然拾起一本书,一个个心中大警,毕竟忠右卫门是幕府派来核查渡边华山死讯的天使。渡边华山又身份特殊,乃是幕府的“政治犯”,这要是再被幕府方面发现他大放一点什么厥词……

      把骨灰都给他扬咯!

      一名叫做铃木春山的弟子悄悄靠近忠右卫门,发现忠右卫门看的是一本火铳制造书,心头稍微镇定了下来。这本书虽然属于进口的那种兰学书籍,但是在八代将军德川吉宗时代,已经公开下令,除了有关基督教的书籍之外,兰学书籍可以获准进入日本。

      像是农学、医学、天文学之类的书籍,短时间之内便大量进入日本,毕竟这些东西和人们的生产生活息息相关。农学可以种地,医学可是救人,天文学能掐算农时,也便于农业发展。

      当初德川吉宗的本意也是进口一些这样的书籍,最好再进口一些外国的种子之类的东西,能让需要进口的药材、染料等物品由国内自己生产,避免贵重金属外流。

      口子一开,除了基督教书籍还是严厉禁止以外,其他的数学、化学、物理、军事等书籍也是络绎不绝的进入日本。大伙儿都知道日本是个自己不行,就会死命去和外国学习的国家,只要外国真的比他强,哪怕跪舔也要去学。

      至于都学会了,然后比你强了,会咋样就不好说了……

      所以渡边华山作为田原藩的家老,家中有铁铳制造书籍是十分正常的事情。田原藩虽然只是小小的一万二千石诸侯,那也是诸侯啊,是诸侯就有资格装备铁炮队。

      自战国时代铁炮传入以后,铁炮的制造技术逐渐推广流传,到后来基本上每个大藩都有自己的铁炮工坊。有些小藩甚至都有铁炮的制造技术,已经不算稀奇。

      理论上若是要打仗,德川将军一声令下,那是需要各藩出铁炮队的,你没有铁炮像话嘛!

      “不知天使以为……”铃木春山小心翼翼的试探询问道。

      “嗷,无事,只是未曾见过铁铳,有些好奇。”忠右卫门哪里是好奇,简直是爱不释手。

      这个什么高岛四郎大夫写的戈贝司铁铳制法,实在是太详细太全面了,不仅将整个火枪的制造过程都一一描述清楚,还带有一定的配图。除此之外,对于所需要使用的火药子弹,也有详细的制造方法和配比过程。

      虽然拿来给忠右卫门看,那肯定是没法造一把火枪出来,但是拿去教会铁匠们,指不定就能制造出一支暂时不落后于世界的火枪啊。

      “此间大多只是家师的书画,并无有犯禁等语,还请天使放心。”铃木春山见忠右卫门只是好奇,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不过在下还是需要将其中的文字带回江户,各位大人或许检看。”忠右卫门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这里面没啥违禁物品。

      但是所有的写了字的东西还是要打包带走的,毕竟像是藏头诗这种东西,可不是只有隔壁中国的文人会写,谁知道剩下的这些文字之中,会不会有什么犯忌讳的存在。

      “小的明白,小的明白……”见忠右卫门还算好说话,在场的几名渡边华山的弟子,便帮着打包这些渡边华山的藏书。

      忠右卫门轻轻咳嗽了一声,不动声色的把那卷《戈贝司铁铳制法》在夹到了腋下。大伙儿都想赶紧把忠右卫门打发走,幕府的人留在这里,他们这些渡边华山的亲属看了难受。所以别说什么指出了,连瞧都不多瞧的。

      在一边呕吐完的助六终于恢复了过来,看到忠右卫门在打包渡边华山的书籍,摆了摆手,示意自己还是不大行,要去躺一躺,让忠右卫门自己看着办。

      求之不得!

      忠右卫门看着他们打包那些书籍,这位渡边华山还真是一个当下的大学者,有许多兰学藏书,看来要想办法把这批书给截下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