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禁止

      “快走,人越来越多的了!”阿乐交手了几下之后喊道。

      阿乐和那个拿着刀的比划了两下,实在是不忍直视。说实话,要是用了叶问的附身卡,绝对能把这个看起来是印度人的卫兵给一招干倒。

      Jack看着自己的衣服被掉在地上的石棺给压得死死的,几次拉扯都没能把衣服拉出来。

      “快点把它抬起来啊!”

      William看着又涌进来的几个人说:“不如叫他们几个人来帮忙?”

      “快点!”阿乐捡起地上的盾牌和弯刀,将围向他的几个人的武器挡在外面。

      前世看电影的时候,总觉得电影打斗很喜庆,很欢乐。但是真来了这里之后,才发现这打斗是真的不敢相信。稍有不甚就会被刀剑叉子什么的武器创伤。虽然不致命,但,真的疼啊!

      和阿乐这边的狼狈抵挡不同,虽然几个人向着Jack那边冲了过去,更有William这样手无寸铁,无缚鸡之力的累赘,Jack虽然每次都躲的很惊险,却又看起来十分的有美感。

      一个拿刀的宗教卫兵被踢开,拿长矛的刺了几次没有刺中,向着Jack脚又是插过去。Jack腹部发力,下半身悬起,一脚踢在长矛杆子上,将长矛踢到了里面去。那卫兵往回一拖长矛,直接把压着的衣服给割破了。看着刚才弯腰捅自己的人,Jack哪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撑起身子踹在那人的胸口,将那人给踹得一个后仰。好在用长矛撑着,才没有摔到平台之下。

      Jack起身,把正在躲着追杀的William拉到自己身后,和另一个卫兵打了起来。

      阿乐见着情况不对,和原本的剧情不一样,靠着蛮力将几个人打退之后,借着重新围上来的空挡冲到了Jack那边,一刀挑开要砍在Jack身上的弯刀后,左手将盾护在胸口,脚下一用力,撞过去将那人直接给干飞两米远,重重得摔到了台下。

      “走!”

      看着Jack和William向着另外一个出口跑去,阿乐堵在那口子上,琢磨着两个人跑出去一段距离之后,马上把刀丢了,拿着盾牌就往外跑。

      几番折腾,三个人气喘吁吁地跑到了一处山顶上。

      “叮!你有一项新的任务可以领取!”

      “任务名称:逃生之路

      虽然咱们是在各个世界旅行,但是,旅行不一定意味着安全。来吧,跟上Jack,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大逃亡!

      任务要求:跟着主角Jack的逃亡路线一起逃生,直至任务结束。

      任务奖励:完成后,可获得宝剑一把。

      失败惩罚:失败你就死定了!”

      阿乐接取任务,抽空看了一眼任务面板。这个任务,怎么说呢,要说难倒是不怎么难。毕竟这个世界只花了两个旅游币。所以力量层级应该是没有多高的。

      但是,世界不危险,主角干的事情危险啊!

      电影为什么精彩?主角的扮演者,那可是让保险公司都拒绝其投保要求的狠人!终身成就奖的得住!

      想到作为现实世界,Jack可能不会出事,但是自己要是一个不小心给把自己干没了,那真能把狗作者给笑死!

      鬼知道会不会因为自己第二次开始穿越旅游就死了,就把自己给变成一个愚蠢的楔子里的配角!

      想归想,三个人艰难的往那边跑着,William向着提前准备好的飞机走去,阿乐和Jack主动站了出来帮忙断后。自然,结果不用说也知道。直升机因为受到教众们的攻击。无法长时间滞空等待后,Jack向Willia喊道:“你们先走!我们香江见!”

      看着飞机走远,阿乐走到山顶边缘,看着下面的河流,不知河水的深浅和具体情况。

      “只能往这边下去了!要是这么被抓走,我们估计死了也是白死。”阿乐看着身边的Jack道。

      Jack没说什么,点了点头。将青铜长剑背在身后,退了几步助力,在悬崖边上一个跳跃,向着下面掉了下去。阿乐也紧随其后,跳了下去。

      愤怒的教众看着跳崖的两个人,依旧往山崖下丢着旁边捡到的石头石子什么的。

      阿乐在空中艰难地把自由落体运动的身体,调整成垂直水面的状态,脚底朝下的扎进了河里。巨大的冲击力,瞬间就把Jack和阿乐给打晕了。

      过了不知多久,阿乐缓缓醒来。

      旁边的Jack还在昏迷中。走出去,看看天空中刺目的太阳,估摸着应该是中午或者午后了。看着这个帝沙武术的发源地。这里的人很喜欢穿白色的衣服。

      一个皮肤略微黑一点的女人,走了过来。简单的交谈之后,莎曼纱带着阿乐简单的吃了点东西,找到了帝沙武术第275代传人——莎曼纱的伯父。

      莎曼纱见到其伯父后,就退了出去。阿乐走上前,打了个招呼。

      “听说你们上了帝沙的新闻。”

      “很抱歉,我和我朋友惹了很多麻烦。”

      “你们破坏了帝沙国王的灵棺,也把帝沙两千多年的封建迷信破除了。”

      阿乐看着眼前的这位武僧。双手合十,弯腰行礼。

      “这里的百姓,两千多年来不知静下心来修行,他们只知道的,仅是膜拜那些会飞天的圣僧。”

      “至少他们今天学会了一件事。修行可不止是抬起头朝天上看。而是低下头往地上看,学会谦卑和诚实。”

      “年轻人,你不是我在等的人。不过,这段时间你可以在这休息一下。有什么需要,你可以和我说说看。”

      “我需要您教我一些,修行以及帝沙武术。”阿乐直言不讳地说道。

      “帝沙武术没有问题。不过,修行不行。因为每个人的修行都不同。我只能给你一点我的想法。”白衣老僧手里拿着串珠,起身来到阿乐身前。

      “先从帝沙武术开始吧。你体拥有强大的力量。你比普通人甚至比我都要强。但是你不懂得怎么去运用他们。就好像,一个将军拥有一支天下无敌的军队,却不知道怎么排兵布阵。”老僧伸出左手,指着阿乐的心口说道:“你要相信自己,武术只是一种技巧。而修行,修的不仅仅是我们的力量,更是我们对这种力量的控制。”

      “好了,我该教的都教完了。在你朋友醒来之前,你先好好休息。”

      武僧说完便挥手示意阿乐出去。

      阿乐再次双手合十行了一礼,向着外面走去。回到之前休息的地方,顺着记忆中影片里的演武场的位置走去。现在还没有人在习练武术。看到对门的大石头,阿乐坐在大石头上,闭上眼睛,开始领会莎曼纱伯父说的话。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阿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没有动过。汗水顺着脸庞一滴一滴地落下。滴在衣服上,将衣服打湿了一片。

      越到下午,天气逐渐凉爽,阿乐的内心,也逐渐平静了下来。看着站在石头前面的白衣老僧,阿乐起身行了个礼。老僧满脸笑意地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坐在了巨石上。

      阿乐站在一边,看着这些人习练武术,阿乐看得很认真。

      下午时分。

      Jack也醒了过来。在莎曼纱的带领下,来到了演武场。

      Jack注意站在一边的阿乐,和他点头示意之后,向着老僧双手合十行了一礼。

      老僧拍拍手,正在习练武术的武僧便停了下来。

      “听说你们上了帝沙的新闻。”

      “很抱歉,我给大家惹了很多麻烦。”

      “你们破坏了帝沙国王的灵棺,也把帝沙两千多年的封建迷信破除了。”

      Jack看着眼前的这个戴着眼镜的老僧,

      “这里的百姓,两千多年来不知静下心来修行,他们只知道的,仅是膜拜那些会飞天的圣僧。”

      “至少他们今天学会了一件事。修行可不止是抬起头朝天上看。而是低下头往地上看,学会谦卑和诚实。”

      “我知道你为何而来,这把剑不是普通的剑。它是你的吗?”老僧笑道,随手手指在剑身下一抬,只见那剑就飞到了Jack手上,看着Jack还要说什么,向着后面的武僧喊道:“葛尔旦。”

      看着身后武僧退下,一个留着两撇小胡子,戴着红头巾的武僧走了上来解释道:“这把剑不是我的,我也不是来打架的。我是来寻找答案的。”

      “那就为你的答案而战。”

      老僧话一落,那短胡子武僧耍了几下刀,Jack听着边上挥舞长刀的破风声,反手拿着青铜剑凭借自己的潜意识挡下短胡子武僧的刀。不过几招,青铜剑便被打飞了。刀架到了Jack脖子上。

      短胡子武僧刀一挑,将青铜剑挑到Jack手上,弯着腰,左手横刀在胸前,右手不停的拿刀转着圈。

      Jack看着眼前这一幕出神了。似乎看到了秦军用盾牌围成的一个方形斗武场。也似乎看到了另一个异域男人拿着盾牌和刀与自己决斗。

      挽了个剑花。Jack右手单手拿剑挡开几招短胡子武僧的刀后,双手持剑,重重地砍在对方的刀上。随后又是几招随意的变招,将短胡子男人的两把刀缴械,剑尖抵在了短胡子武僧的脖子前。

      Jack看着短胡子武僧,眼神还是那样的锐利。

      “年轻人,年轻人。”老僧走到Jack身边喊了两声。Jack侧过头看了眼老僧,回过神来,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似的,武僧顺手接下了掉落下来的两把刀。看着手里的长剑,Jack有更多的疑惑了。

      “现在,你的心里有答案了,你可以人剑合一。这必定是你前世的缘分。”

      “大师,你真的认为人真的有前世吗?”

      “前世为何世,今生为何生。什么是幻觉,什么又是真实。”老僧边走边说。

      “我经常在梦里梦见一个古代将军和公主。我不知道这一切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梦里是真还是假,可是昨天我在棺底见到公主的画像,这是我第一次在真实生活里印证的梦境。”Jack和老僧走到边聊着,来到了后山。又问:“大师,我现在真的很迷惑。”

      “梦境虽然看似很玄妙无章,其实却能诠释现实。梦也来自于人脑的想象创新,一方面又源于现实的记忆。所以啊,梦境才会亦幻亦真。你在这个梦里反反复复的梦到同一个人,我想啊,很有可能是你心海深处的记忆释放。”

      老僧带着Jack走到一处古老的石亭。

      “记忆?我该怎么办?她是谁?她到底想告诉我什么。”Jack看着老僧,眼里全是疑惑。

      “你的答案只有你自己才能找到。”老僧说罢,往回走了,留下一个Jack一个人看着远方的一座山看得出神。似乎看到了雪花飘舞的山里,将军和公主被困雪山,只能相互依靠。

      阿乐在他们离开时,并没有跟上去,而是回到了自己之前醒来的房间。看着光幕上,任务还没有完成的界面,应该是要确定回到华夏境内才算结束。想到这里,阿乐盘腿坐下,开始冥想。自己好歹也是有金手指的男人,天上地下,万界唯一的引路人就在自己这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