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奇幻魔法>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驶过了宝海公园、国际会展中心、中央商务广场............每座都是他熟悉的建筑,他曾经对这浮华的世界充满向往,CBD 区每盖起一座大厦他都会无比的兴奋,仿佛他自己已经融入其中,可现在每座建筑都显得摇摇欲坠,就像是用纸牌搭起来尖塔,随时都会倒下。

      陈瑾蜷在座位上双手抱着膝盖,刚才她拉着姜北的手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女孩小手冰凉,昆明虽然四季如春,但昼夜温差比较大,即使在夏天夜晚的温度也才六、七度左右。但他现在身上也只穿着件短袖,也拿不出多余的衣服给她。

      “冷的话,我把空调打开。”姜北漫不经心的说。

      “我家这台车上的空调是坏的,要不然你以为老娘为什么哆嗦这么半天。”

      陈瑾看到这家伙一本正经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刚才要是被他爸逮到可真就是人赃俱获,说了让他走,他还在发呆,非要自己跟着他才肯走,要她不来的话,是不是他就要绑着自己走啊。

      “你说你还能再过分一点么,早知道不帮你了,我走了,我爸妈不知道有多着急,到时候他们报警了这车上有GPS,很快就能找到这辆车,到时候看你怎么办。”

      姜北没有说话。

      “到时候偷刀,偷车,还拐走我,逮到了就要坐牢的。”她开始自言自语“唉,我也是不冷静,上车干嘛啊,这下麻烦了。”

      “你倒是说句话啊,让我跟着来总要告诉我去哪儿吧。喂喂喂,姜同学,还活着么”陈瑾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肩膀。

      “嗯……去滇池。”姜北点燃一根香烟,慢悠悠地吐出青烟。

      今夜昆明的月亮异常的圆,天空中飘着毛毛细雨,月光与机场暖灯相互辉映,让这座城市多了一丝阴冷。李国富下飞机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左右了,但机场的工作人员仍在等待着旅客,一一检查乘客的身份证和健康码。李国富较之前多了些机械和木讷,比如出示健康码时,工作人员问了他好几遍“请出示您的健康码”但他仍然不为所动,最后工作人员无奈,只好手把手教他。

      出了机场后,李国富径直走到马路边停下,仿佛在等待什么。这时一个粗犷的汉子向他打招呼

      “坐摩托么,快的很。”

      “交..........通”李国富艰难地说。

      大汉是在火车站和机场附近跑摩托车的,碰到出来的人便问他门要到哪里,坐摩托又快又便宜,等到了目的地之后再开高价。看来今天他运气不错,逮到个外地人,这次要狠狠宰他一笔,大汉心想。

      “对对对,去哪,我送你。”

      “水,昆明的滇池,”李国富费力的挤出这几个字。

      “水?你想去滇池是么?”大汉疑惑的说。

      “是”李国富面无表情的说。

      “好好好,我摩托在那边。”大汉向马路那头指了一下。

      “您是来这里旅游的么”大汉试探性的问了问。

      “是”

      “哈哈哈,来这里旅游的人,第一站都要去滇池,不过这么晚了滇池估计关门了,其实昆明还很多好玩的地方,如果您想去哪,明天我随叫随到。”

      “要不咱加个微信?”大汉嬉皮笑脸。

      “是”李国富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

      “滇池?去哪里干嘛。”女孩越来越迷惑。本来刚开始还有那种像电影里一样私奔的刺激感,但看着眼前这个十分冷静的男人,慢慢也就打消了那种念头。

      “去见一个老朋友。”姜北目视前方。

      “啥?忙活这么多就为了见个朋友,我不信!”

      “你听说过'僵尸蚂蚁么?”姜北认真的说。

      “什么东西?”

      “所谓僵尸蚂蚁,就是一种被真菌控制的蚂蚁,在医学上这种蚂蚁已经算是植物人了,但是它们的身体依旧被掌控着。这种真菌的名字叫做“Ophiocordyceps unilateralis”,虽然僵尸蚂蚁被控制,但这些僵尸蚂蚁的大脑并未被真菌所破坏,该真菌仅仅潜入并包围了蚂蚁全身的肌肉纤维,便能达到操控目的。在寄生蚂蚁的身体之后,能够释放奇特的化学物质改变和控制蚂蚁的行为。这种真菌不仅控制着被寄生蚂蚁的行动,还会不停地汲取蚂蚁身体里的养分来供自己成长,等到自己成熟的一刻,也就是那只不幸的蚂蚁真正死亡的一刻。”姜北幽幽的说。

      “寄居在僵尸蚂蚁脑部的真菌“指挥”垂死的蚂蚁寻找树叶或者其他稳定的区域安顿,而被感染的蚂蚁体内会长出“爆炸性”孢子,当其他蚂蚁靠近尸体时,它们便射出孢子,击中这些毫不知情的过客,进而将它们变成僵尸。”

      “好恶心,大晚上的不要这么渗人好么。”

      “我所说的外星人入侵,类似于这种寄生虫。”

      “寄生虫?像电影《毒液》里面那种么,但我感觉你说的好恶心的样子。”

      “在人类与蝴蝶47星系交换基因的那个时候,寄生虫便已经潜入了那位叫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宇航员的大脑中,然后将它带回地球,随后可想而知,寄生虫像是瘟疫一般在全球蔓延。”

      “那我们现在是去干掉那个姓奥的怪蜀黍脑袋里寄生虫,拯救地球么?”陈瑾握起拳头,斗志满满。

      “哎.........我.......我说这么多,你都相信么?”姜北漫不经心的说

      她沉默了一会儿,“喂,让我相信你的人是你,现在让我怀疑你的人也是你,你这样让我很难办好不好,我现在只想当个憨憨什么都不想。OK?”

      “OKOK”姜北笑了笑“如果不出错的话,他大概三点左右就可以到滇池了。”

      姜北看了一眼时间“凌晨2:47”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他自从接手这具身体之后,总感觉自己有种怠惰性,做什么事情都不积极,十二点的时候明明那时候出发时间最为合适,但那是个时候他却在看月亮,想着一些不相干的事情。就像刚才他非要陈瑾上车,尽管他父母发现了他时,他不过也想着大不了就被逮到而已,反正明天就世界末日的这种破罐子破摔的想法。换做以前的他早就一脚油门就走了。

      大汉觉得今天的客人异常的怪异,问他什么他都说“是”问他家是哪里的,他都说“是”他拉客这么多年了,从来没遇到过这种客人。现在他只想早点送走这怪异的客人。

      “咣咚”一声,大汉感受到身体受到巨大的冲击,脑袋嗡嗡的响,下一秒他和摩托车就都飞出去了,他身后的李国富更惨,飞得更远,而且还头撞在树上。

      “姜北,你这车技,怎么搞的,你这下非要牢饭要吃定了”穿着粉色睡裙的女孩下车气汹汹的说。

      “他闯红灯了,而且这附近有摄像头的,他应该负全责。”穿短袖的男孩下车环视四周。

      “现在是考科一的时候么。”女孩掏出电话准备打120.

      “那好晓盈你先在这等救护车来,我先过去,反正离滇池也不远了”姜北从后坐上拿起苗刀。

      “喂喂喂,现在还有比人命更重要的事么?你的事先放一放,先把人送去医院比较好。”陈瑾大声说。

      “哎,你去哪?”姜北突然指着远处的李国富大吼。

      李国富被车撞飞好像没事了一样,拍了拍到脑袋便向着滇池的方向跑。

      姜北二话没说提起刀便去追赶李国富。

      李国富跑的飞快,完全不像他这个年纪的人该有的速度。

      而姜北跑了一会儿速度便开始减慢了,要不是他的意志一直支撑着,他早就跑不动了,但这个年纪的大叔速度却如此之快,此人绝对有蹊跷,他肯定是姜北来这要找的人。

      李国富跑着跑着突然倒下,向前连续翻滚了四圈,小腿向内侧弯折近九十度,刚被车撞,又加速跑,正常人估计早就已经疼的昏厥过去了,但他活生生把腿跑骨折,难以置信,人类可以做到这样。

      姜北连忙追上去,用刀架在李国富的脖子上,气喘吁吁的说

      “为什么要跑?”

      稻田里李国富正在和父母浇粪,今年他们家准备种土豆,这几亩地这他们家去年买的,今年刚刚盖了心土,如果不浇粪的话,土地营养不够种不出庄稼来。

      李国富擦了擦额头的汗,他已经干了一上午了,想叫父母休息一会儿去喝口水,但一转眼父母却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他大声喊着父母,却没有回应,他不停的走,边走边喊,走着走着不知觉天色已经是漆黑一片,但他还是没有找到父母,直到走到一个十字路口,他看到路灯下一个穿着白色短袖的男人提着刀,刀上滴着血,他的父母,妻儿躺在血泊中,他无比的惊恐,想要嘶吼,他声带仿佛坏掉了一般,发不出声音,一转眼,男人已经拿着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他疯狂的挣扎,疯狂的挣扎,疯狂的挣扎,眼中满是愤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