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诚勿扰敖铭

      去机场的路上堵车了,那么平静地何斯年居然在不停的看着手上的表,在担心着什么。

      “不用看啦,还早,我买的票很晚,来得及的。”陆枝枝一幅你不就是担心我赶不上飞机,了然于心的语气说到。

      “嗯没,我是我怕我自己赶不上时间。”

      “哦,你还有事啊,那就别送我了,我自己能找得到,你走吧。”

      何斯年深情的看着面前在赌气的少女,好像自己是真的应该主动一回了,正当话在嘴边却发生了个急转弯,“陆枝枝,我要入伍了,等放假我会来找你,有话跟你说。”

      ‘你要入伍?什么时候?’

      ‘就今天了,等会儿把你送到机场我就该走了。’

      “那你现在跟我说?何斯年你可以啊,赶紧给我滚吧你,别他妈来找我。”

      何斯年的大手搭上她软糯糯的头发,轻轻揉了揉,像在安抚一只受伤的小兔子,耳朵贴在她红红的耳根边,指腹摩擦着她的脸蛋,说“要乖一点,等我来找你。”

      他摸的陆枝枝头皮发麻,不自觉的低下头去,很羞耻的是她脸红了,自身可感受的快速上升的温度,还是栽在这个男人手里了。

      可是这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我等这么久了还要我等?何斯年没有心,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还好余路,皆为绿灯,车内的沉默也只持续了几分钟,司机先生这块破冰石就说话了。

      ‘先生,一共是40元,微信还是支付宝?’

      ‘我这我这,我自己付钱。’陆枝枝看都没看何斯年那边,抢过话去,刚刚才让她不开心了,别以为付个车费就能让自己开心。

      “支付宝微信到账40元。”

      司机师傅的手机同时响起提示音,他不解的回头看着两人,似乎是在问多给的钱退给谁。

      洋洋洒洒的说道:“小两口闹矛盾正常,我跟我家那位也是会有拌嘴的时候,相爱的人啊就连吵架都是幸福的,我看你们也是啊。”

      ‘司机师傅,你误会了。’陆枝枝说着就下了车,看向何斯年,终还是软下了声音:“不用送了,我自己可以,你一路平安。”关上车门。

      车里的何斯年良久都没从她的温柔里缓过来,看着她一个人默默走远的背影,心隐隐痛。冬日的难得的暖阳下她孤独的背影心疼,今天太着急了,再等等吧,等下次见面。

      下午五点飞机落地,何斯年也踏进了军营里。

      满身疲惫的回到宿舍,陆枝枝倒在床上就睡到了夜里十点,宿舍里这会还没人来,除了自己其他三个室友都是本地人,放假都是抵着开学点到。睡不着就决定下床收拾会儿,她打开鼓鼓囊囊的行李箱,是被好几个塑料袋弹开的,但明明记得自己没带那么多东西啊,一包一包的往外拿,发现打开全是零食,各种各样的辣条薯片,干碟甚至还有火锅底料。

      她看着地上摆满的零食,干脆也坐在地上,夏末秋初,还有点凉嗖嗖的。她是个很喜欢吃零食的人,以前读书那会更是,巴不得一下课就粘在小卖部,惹她生气了哄她最好的方法也就是一包薯片就给收买了,何斯年说她好太好哄了容易吃亏被别人骗,她却自信满满的笑,一幅你低估我了的模样。

      所以这是在哄我?陆枝枝勾了勾唇角,可是何斯年不知道的是她为了减肥和养身体早就已经不吃零食了,如果可以,她更想要烟和酒。

      时间能治愈,也能改变。

      第二天一大早陆枝枝就受到田雨欣的电话,;“枝枝,你现在有空吗,能不能陪我去下机场,我去接个人,要是你有事的话就不麻烦了。”她一向甜糯温柔的声音里参杂着自己都不知道的激动和喜悦。

      正好也没什么事,就答应下来了。

      “那行,待会到学校了叫我。”

      “谢谢枝枝你最好了,等开学了我请你吃好吃的。”

      “得,看你激动那样,是江川来了吧?”她听说过江川和田雨欣的故事,年少轻狂却也足够浪漫,还真的等来了自己的幸福,也挺为她开心。

      和好朋友去接她的男朋友,该穿什么,这可难倒了穿搭小能手陆枝枝,不能丢脸也不能穿的太鲜艳抢了田雨欣风头,八月末的北城的话,那就内搭一件白色雪纺外搭一件长款百搭风衣,修身破洞牛仔裤把她纤细的大长腿展现的淋漓尽致,黑色小皮鞋显得俏皮不幼稚,站在衣柜前的镜子面前足足看了有半个小时,才接到田雨欣的电话让她下楼。

      小田今天穿的一件淡黄色的露肩长裙,乌黑靓丽的长头发搭在肩上,取下之前那个遮住了大半张脸的黑框眼镜,化了淡淡的妆容,举手投足之间让陆枝枝都看呆了。

      “行啊小田,今天真是美绝了,我倒要看看是哪个臭男人让我们家小田美女甘愿朴朴素素等了那么久,你这条件可太优越了啊。”陆枝枝越看越生欢喜,发出由衷的赞美,惹得田雨欣脸红到了脖子,这才两人上了车,去向机场。

      在机场里等待的时候,田雨欣眼里像是有星星似的,满眼期待的望向一批一批走出来的人,他们两年多没见了,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变成那个很好的人。

      远处出来了一对情侣,男生高高的个子,痞帅痞帅的一手搭在女孩子肩上,女孩子一袭红裙,卷卷的大波浪配上浓妆艳抹,性感的红唇嘀喃着什么,两人一阵打情骂俏。

      直觉告诉陆枝枝这个人就是江川,就是那么耀眼那么帅气,跟田雨欣描述的竟分毫不差,她扭头看向田雨欣,女孩子眼里的光黯淡下去了,时间真不是什么好东西,给了她这么大一个空欢喜。

      他们越来越近了,江川也是看到了田雨欣,低头又跟怀里的女孩子说r,她抬起好看的眸子望向这边,眼里没有坏意,反而满脸的无辜。就在陆枝枝以为她会害怕尴尬的跑开时,田雨欣壮着胆子走上去,晶莹剔透的眼睛死的盯着江川。那一瞬间,江川真觉得自己混蛋,让这么好这么乖的女孩子为他掉眼泪,可是他不可以啊,等了两年终于等来了跟她见面的日子,她却不知或许是永别。

      “时间过得真快啊,好久不见了,江川。”没得到回应,她终是转过了身,一个人坚强的走了很久。

      正当陆枝枝打算追出去,被江川叫住了。

      ‘请问你是田雨欣的朋友吗?

      她转过头一看,江川怀里的女孩子不见了,只剩下他全然不像刚刚那么满不在乎的面容。

      “我是。”

      “可以请你帮我开导一下欣欣吗,让他从这段感情里走出去吧,我没剩多少时间了。”

      陆枝枝心里说不出的震惊,在脸上却一点都看不出来,反而很平静的说。

      “我不知道你说的这些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经历过所以我知道,不要不辞而别,也不要把两个人的感情你一个人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你觉得什么都是为她好,可她只是希望你好的。”

      陆枝枝自己说完都觉得不可思议,什么时候自己也成了别人的情感导师,明明自己的爱情还是一团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