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残忍APP

      石坑周围的广场上,斯图尔特挟持着维托,他的周围全是虎视眈眈的士兵。

      “人已经放跑了,你什么时候放开我?”

      “那我可得好好考虑考虑。”

      斯图尔特眯着眼睛打量着四周。

      “我劝你最好还是放了我,这样我还能给你留一个全尸,不然你的碎块都拼不到一起去。”

      “你不怕死?”

      “你不敢杀我。”

      维托仿佛吃定了斯图尔特。

      “你觉得你杀了我你还能活着出去?”

      “我觉得你会比我先死。”

      斯图尔特架在维托脖子上的匕首微微用力,隐约能看见一丝血线。

      “好吧,你赢了。说吧,怎么才能放了我?”

      维托高举双手,平淡的问。

      “别乱动,走!”

      斯图尔特挟持着高举双手的维托缓缓移动,周围的士兵紧张的盯着两人,不敢轻举妄动。

      汗水从斯图尔特的额头滑落,他带着维托来到了石坑附近的小巷子。斯图尔特勒着维托背靠巷子口,正面是严阵以待的大批士兵。

      “这就是你的计划?我承认你成功了,不过也只是暂时的争取了一点时间罢了,城市已经封锁,你们能跑到哪去?”

      “这就不劳烦你操心了,维托。”

      维托忽然发现斯图尔特收回了勒在他脖子上的右臂,顿时心中暗喜。

      “所以你是要逃跑了吗?你是跑不掉的斯图尔特。”

      “放心,我会带你一起上路的。”

      维托突然收回空中高举的双手,左手扒住斯图尔特拿着匕首的胳膊,右手推开作势欲刺的匕首,企图挣脱逃跑。

      斯图尔特一点也没有感到意外,还顺势补了维托一脚,让他跑得更加顺利。维托跑回士兵群当中立刻被簇拥起来,看着缓步后退的斯图尔特狰狞的命令道。

      “射箭!给我杀了他!不!给我把他剁成肉酱!”

      “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

      斯图尔特倒退的速度越来越快,随后转身高举右手,右手手指上的黑色金属圆环引人瞩目。

      “你......?”

      “再见了,维托,祝你在地狱过得愉快。”

      斯图尔特知道,维托不可能束手就擒,同样的,他也不会放过维托。于是他身上唯一的破片手雷就成了关键,破片手雷就一个,刚好派上了用场。

      轰————

      维托大衣衣兜发生了爆炸,贴近爆炸的破坏力几乎要从腰部把维托炸成两截,簇拥在维托身边的士兵被高速飞溅的弹片洞穿,带出一道道血箭。生命像稻草一样被收割。

      ————

      达琪从眩晕中渐渐恢复清醒,慢慢的地上爬了起来。他是刚才簇拥着维托首领的小队长之一,现在能清醒的站起来好像只有他一个了。

      “队长!队长你没事吧?”

      看着属下急忙过来扶着自己的胳膊,达琪甩开属下的搀扶,跌跌撞撞的跑向维托之前站立的地方。

      “首领?首领?可恶......!”

      达琪跪在地上抱着还剩一小半腰部的维托对着属下大吼。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一队人马去给我抓住他!另一队去封锁这附近街道!剩下的还不快跟着我来救人!!”

      “是!队长!”

      ————

      斯图尔特捂着肩膀上的伤口在小巷子里穿梭,按照记忆来到了一处门上画着一柄黑色断刀的房子前,用力按在门上的某处推开了门。

      许久无人的死寂房间终于重新进入了新鲜的空气,吹起了一片雾蒙蒙的灰尘。

      斯图尔特锁好大门,躺坐在满是灰尘的沙发上,用力拔出插在左肩膀上的箭,满头大汗,大口的喘息。

      “她们两个......应该逃出去了吧?”

      斯图尔特用衣服碎片按住缓缓流血的伤口,虚弱的躺在沙发上,渐渐晕了过去。血液,顺着胳膊一滴一滴的落在地板上,形成一小片血泊。

      ————

      滴.........滴.........滴.........

      警告,机体状态大幅度下滑!警告,机体状态大幅度.........

      机体昏迷,无反应,无法有效的进行自我治疗,启动方舟生命程序。

      方舟生命程序已启动......已加载完成,剩余能量及使用次数:1

      正在进行修复性治疗......27%......65%......93%......

      修复性治疗完成!方舟生命程序使用次数为零,正式关闭程序。

      机体状态达到稳定阈值,整体状态平稳,警报解除。

      斯图尔特肩膀上伤口的血液缓缓凝结,伤口不再往外流淌鲜血。昏迷的斯图尔特没有听见警报声,对刚才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

      ——————

      【方舟解析】

      石坑:鲁珀族特有的处罚方式,把犯过重大错误的犯人扔进石坑,迫使他感染矿石病,在石坑里自生自灭,许久后又是石坑里一处新的传染源。

      这种残忍的方式极大的磨灭了犯人对生存的渴望,并且激发了犯人对世界和社会极度的厌恶、复仇欲望。(部分表现有极度嗜杀、暴躁易怒、极度冷漠、反社会、人格分裂等等)

      现如今,这种手段大部分被叙拉古的帮派和家族用来处决政敌、对手或是得罪他们的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