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嫩玉女娇喘摩擦

      抛掷瓶大战过后,爱丽娜公主和诺维教授头脑嗡鸣声消失,由于抛瓶运动激烈,出重拳的技巧也大有提升。

      圣姑则不同,她没有抛瓶子,只好爬到花棚架上,向大晃悠他们所在位置观望。

      对她来说,人头巨蟒的出现很是突然,因为她觉得只有去鬼屋才能见到它,没想到它竟然这样迫不及待地现身。

      也许是它没有吓走自己一方的缘故,也许它有另外打算,一时之间改变主意,从这一点可以断定,人与兽结合体不够完美。

      不论是什么情况,在圣姑想来,都不是好事,想不到这么快那个会开车的人头巨蟒竟然和三个死囚犯混得烂熟,看来自己这方又多出一个劲敌。

      她扫视满地的玻璃碎片,心里着实有些着恼,从棚架上跳到车上,又从车窗爬进车里,拿出一个纸袋,跳到地上。

      在爱丽娜公主和诺维教授注视下,圣姑开始捡拾瓶子碎片。

      她捡碎片与众不同,就见她窜蹦跳跃,伸胳膊踢腿,完全是把碎玻璃片当成假想敌人,就如同猫戏老鼠一般。

      爱丽娜公主和诺维教授都明白,圣姑这是在练功,便进到棚架内休息,观看她特殊式样的打扫工作。

      二人看了一阵,见圣姑没完没了,诺维教授出了几次右拳,左手敲了敲胳膊,自信满满:“发现我又强大了许多,两天前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把酒瓶子抛出二百多米,若是继续这样吸食鲜花中的精神体,几天后还能抛得更远,这要是在灾变前的运动会上,我这个老家伙,会让许多人跌掉下巴。”

      说完话后,没等爱丽娜公主表示认同,就自顾自地开心笑起来。

      爱丽娜公主目睹诺维教授的举止言行,心中也是感慨万千,自己在从前受气的时光里,哪曾想到今天会变得如此强大,她估摸像大晃悠这样的身材,现在如果挨她一重拳,必然会飞出数米开外,若是攻其不备,定然骨断筋折!

      此时,圣姑已经把地上玻璃碎片打扫干净,纸袋放在花棚一角,开心地说道:“两位巨人,你们看我是不是像个孩子,以前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已会像今天这样放得开,真是天变人也变,只有追求强大才符合实际,不然我这样的小小人,必然会被淘汰。”

      爱丽娜公主笑了笑道:“圣姑,不要有悲观情绪,我们还有看不见的圣帝在陪伴,无论何时也不会遭淘汰的命运。”

      圣姑苦笑,跳上车的保险杠,再跃身到机器盖上,叹了口气:“你这样说是没错,不过圣帝为什么忍心看我变得如此矮小,难道是有意安排不成?”

      爱丽娜公主俯下身,用手指点点圣姑的小脚,一本正经道:“你若不变得这样小,哪会踢伤大晃悠的眼睛,对了,还有上次,被那个骷髅眼老家伙渔网罩住,若不是你吓退他们,我们怎么解脱,所以说大有大的好处,小有小的精妙。”

      圣姑闻言笑了笑,点头谦虚道:“是的,那都是圣帝的安排!”

      ……

      下一刻,爱丽娜公主三人的身影,再次融入了花垄间,如蜜蜂,蝴蝶,蜂鸟一样忙碌开来。

      已经八成醉的大晃悠三人一蛇,见爱丽娜公主他们又开始忙碌,心里非常不痛快。

      照此下去,精神体都被他们吸干净了!

      “是不是太贪心了!”

      人头巨蟒摇了摇身子,深有感触地说道:“我观察他们两天了,他们可是不分昼夜在这花间忙碌,就像勤劳的蜜蜂,你们想想,他们把瓶子抛得这样远,会是偶然吗?”

      大晃悠醉眼朦胧,略感惊异道:“难不成你这一国的太子一直在盯着他们?为什么我们没有见到您。”

      人头巨蟒洋洋得意,撇了撇嘴:“你们没看见,不能说明我没在这里,我可以告诉你们,自从鬼屋里你们跑了以后,不到一个时辰,我就找到这里,仅仅离开过一次,去的是一家蛋糕房。”

      大晃悠咽了一口唾沫略显吃惊:“难道说我们打架的时候你也在这个园子里?”

      人头巨蟒呵呵冷笑,阴阳怪气道:“我到现在也不明白,你们三个大老爷们,居然斗不过一个老家伙和一个13岁的小女孩,真是让人无语!”

      大晃悠吐了一口唾沫,气急败坏道:“太子您有所不知,本来我们是要取胜,不成想那个巴掌长短的小东西,趁我不备,突然冒出,踢中我双眼,要不然还会有今天,依旧看着他们乱飞在本属于您先发现的地方!”

      人头巨蟒听罢此言,点头恍然道:“难怪你突然败下阵来,原来是遭到了那个小鬼头的偷袭,我还以为是被那个灾星所伤。”

      大晃悠吐着浓重的酒气,呵呵自嘲:“其实我对你那个灾星妹妹是蛮有礼貌,不然当时我有砍骨刀的时候,早把她一刀两断了。”

      人头巨蟒听到砍骨刀,脸现异样之色,吐出了心里的顾虑,只听它有些怨愤道:“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手里有砍骨刀,昨天晚上我就把他们赶走了,哪还会等到今天看他们在花间飞来飞去,而无可奈何!”

      大晃悠现在看来是红酒上头了,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气愤地说道:“姥姥的,那把砍骨刀本来属于我,不行,我要去讨要回来,免得让您畏惧!”

      说着话,踢了一脚已经睡着的二八啃子,气哼哼道:“你小子觉可真多,麻利起来办正事,我们去把砍骨刀讨要回来,然后太子它老人家会让他们好看。”

      二八啃子刚刚睡着,无缘无故地挨了一脚,十分着恼,但听说是去讨回砍骨刀,便一下来了积极性,口中含含糊糊道:“他么的,你那把砍骨刀,真是邪门,想想那老家伙拿在手里向我劈砍,我就气不打一处来,要是被他砍中,必然暴尸当场!”

      大晃悠见二八啃子很乖的样子,高声对骷髅眼老者道:“老家伙,你也别闲着,你的鬼主意多,没有你在身边,我还真有点胆突地,站起来,跟我走。”

      骷髅眼老者看了一眼人头巨蟒,似乎是在征求意见。

      见人头巨蟒冲着他笑,马上站起身,为老不尊的野性再次临身,从车中抽出一根铁棍,狠哧哧道:“为了保护太子安全,把那砍骨刀抢回来,那东西留在他们手中,我们的脸面实在没地方放。”

      一行三个死囚犯晃晃悠悠向爱丽娜公主走去。

      大晃悠老远就胡乱吆喝,好像是在壮胆,接着冲爱丽娜公主阴阳怪气地嚷道:“爱丽娜女王,您停一停,听我说句话,我要告诉你,听我的保你没事,若不然,看见没,那只人头巨蟒,也就是你的太子哥哥,可要对你下手!”

      真是酒后吐真言。

      爱丽娜公主一听说那只人头巨蟒是太子,就像巨雷在耳边炸响,人一下呆愣在原地。

      怎么会,它怎么会是太子,曾经想置自己于死地的太子!

      看他说得流畅,不像是假话。

      爱丽娜公主听到这个名字着实有些慌乱。

      大晃悠一见这个情况,洋洋得意:“我说爱丽娜女王,如今太子现身,你当女王我仍然举双手赞成,不过,我那把砍骨刀,是不是该还给我,那可是我费力打磨出来的。”

      没等爱丽娜公主说话,诺维教授大踏步走到近前,斩钉截铁地说道:“大晃悠,你别做梦,你要是想防身,完全可以再寻找一把。

      现在这把砍骨刀落在我们手里,是绝对不能还给你的,因为你曾经拿这个凶器向我们挥舞,我们再傻也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第二次。”

      大晃悠听了诺维教授的话,原地转了一圈,才把眼光对准骷髅眼老者手中的铁棍,略一端详,一把抄在手中,举过头顶,耀武扬威道:“你这个老不死的,要是没有你在中间作梗,爱丽娜女王早把另一个王冠戴在我头上,真是生气,看我今天就打断你的骨头。”

      说话间,欺身向前,举起铁棍,搂头就打。

      若维教授闪身躲开,顺势飞起一脚,踹在大晃悠屁股上。

      这一脚,诺维教授只用了三分力,因为他不想让大晃悠他们知道,他们正在练习技击术。

      不成想,大晃悠爬起来,酒仿佛醒了几分,嗷嗷怪叫,再次举棍砸来。

      诺维教授闪身躲过,和大晃悠缠斗在一起。

      二八啃子立马上前帮忙。

      爱丽娜公主没有上前,只在一边斜眼观望,见诺维教授不肯出重手,便明白了一二。

      诺维教授和两个死囚犯正打得激烈,眼角余光看到爱丽娜公主手里拿着两颗土块,马上顺势闪到一边。

      “噗!噗!”

      一刹那,爱丽娜公主出手,两颗土块,在大晃悠和二八啃子脸上爆开。

      两个死囚犯被打了个满脸花,顿时涕泪横流,手忙脚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