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伊忍者传

      “我没有和…”

      殷坪听了奉潇的话,想了许久,也没有想起来他和谁说了朱渚的存在…

      他正摇着头,和奉潇说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过朱渚的存在,结果头摇到一半,话说了个开头,直接愣在了椅子上。

      嗯?

      奉潇见此,顿时来劲了,难道殷坪真的和谁说过朱渚的存在嘛?

      朱渚是一个灵族,百灵山那边,出事的也是一个灵族,这两者不管怎么想肯定也有关联。

      殷坪此时也突然想起来,他好像还真说漏嘴,和一个人说起过朱渚的事。

      不过,他好像就隐隐约约提了一句,对方就凭他一句话,就找到朱渚了?

      他想着,看了一眼看着单单纯纯的朱渚,然后对紧紧盯着他的奉潇道:

      “隐约对一个猎户说过一句,不过那次就不小心漏了口风,对方难道就一句话,就能找到朱渚?”

      他说着说着,脸上的表情却难看了下来,因为他突然想到,既然一个普通人不可能出钱雇的了修士,那如果不是普通人,而是修士呢?

      樊城有一个背后有资源的修士存在,这个联想让他脸色难看了下来。

      樊城就一个凡人城池,却有一个修士,还很有可能是一个魔修,这岂不是危急樊城城民的性命?

      想着,他突然急了,原本就苦恼于百灵山的变故,担心百灵山那边灵的情况,结果数次被樊城居民劝退,不让他进去,最后和朱渚合计了一下,急急忙忙投了委托。

      这段时间头发都白了不少,他也不能进去,进去樊居民也不肯,现在是天天看着他,不让他有单独一人的机会。

      然而他原本就焦急的心,在和奉潇聊了一会儿,猜测到城内可能有魔修时,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心好像被丢进了油锅中炸煮,让他恨不得直接把那个魔修捉了,免得整个樊城生灵涂炭。

      故而,他直接对奉潇说了心中联想,见对方果然没有急忙告辞,便顿时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催促道:

      “那不知,奉小友什么时候去将那魔修捉拿下来。”

      他说着,突然想起来什么,对奉潇补充道:

      “报酬我会再加一倍的!”

      奉潇闻言,顿时不好意思了,她看着还是凡人的殷坪,忍着割心之痛,很是咬牙切齿的拒绝了对方的好意,见对方还要在说,便连忙打断道:

      “我们先去找那个猎户,他兴许见过那个魔修也说不定!”

      说着,提拎起桌上的灵剑,让正在吃东西的朱渚和旁边的殷坪跟上,三个人带着一队城主护卫,急急忙忙朝着猎户家走去。

      猎户家在距离百灵山最近的樊城边缘,殷坪解释了一下他和万猎户的对话。

      万猎户经常行走山林,而殷坪有一次,准备去找朱渚的时候,恰好也遇到了从山林里面出来的万猎户,于是下意识的,他有些担心朱渚暴露,便借着关心万猎户的生活,一路上多有交谈。

      路上,奉潇听完他的自述,顿时上了心,把这种情况带入了一下自己,发现就是自己,也很有可能在一些交谈中说漏一些事。

      她凝眉,看着似乎在听殷坪的事,实则却在想怎么避免她也发生如殷坪一样的情况。

      要知道,如她没到结丹,一旦她的身世暴露,那将是敌人毁灭性的打击。

      结丹以下,她都是能被一根手指碾死的蚂蚁,敌人可不会给她喘息的机会。

      一出手,恐怕就不可能低于结丹。

      想了想,最后,奉潇决定忘记,这样她就不会时时刻刻想着,被人知晓了。

      “奉小友?奉小友?”

      这时,殷坪略带疑惑的声音响了起来,奉潇迅速回神,道:

      “什么事?”

      殷坪见此,忙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平房,对奉潇道:

      “就快到万猎户家了,前面那就是!”

      奉潇闻言,抬眼看去,只见那万猎户房子前面的小院里,晾晒着许多山野干货,可能是因为晾晒皮子的原因,远远的,她就闻到了动物皮毛上的味道。

      眼见快到万猎户家,可是那紧闭的小院里面,却没有丝毫动静,奉潇见此,眉头一皱。

      而这时,一直跟在她左边,一路没说话的朱渚冷不丁说了一句话。

      “我好像感觉到了花灵姐姐的气息了。”

      说着,他面上还有些奇怪,而听到他如此说的奉潇和殷坪心里咯噔了一下。

      花灵下山了吗…

      “殷城主,你喊万猎户出来一下!”

      奉潇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小院,脸色有些难看,刚刚还隔的远,她只能闻到远远的皮子味,可是现在站在小院一米外,她却总感觉自己好像还闻到了一丝血腥味。

      或许是因为这些皮子吧…

      奉潇看着院落里面,那数十张的动物皮毛,下意识的想道。

      “万猎户,万猎户在家吗?我是殷坪!”

      此时,殷坪的呼喊也在旁边响了起来,奉潇眼眸看着在殷坪的声音下,毫无动静的小院,顿时瞳孔一缩。

      “不用喊了…”

      拦住旁边还要再喊,脸色却已经苍白的殷坪,奉潇说着,率先推开小院外面的栅栏门,走了进去。

      “为什么不…喊…”

      后头殷坪还在迟疑不定,但一进小院,奉潇原本慢悠悠的脚步,顿时以他人察觉不到的速度停顿了一下。

      下一秒,她几乎是抬手直接拔出了腰间的灵剑,在后面才刚刚跟上的众人目光下,脚步无声,但极快的冲向小院里面,那紧闭的平房房门。

      站在门前,奉潇看着房门,鼻尖原本被皮子味遮掩的若有若无的味道,在此时却极为清晰了。

      她缓缓低头,目光顺着木制的房门,往下,

      看着门缝底下,涔出来的猩红液体,目光微凉。

      抬手,她用力一推…

      ‘咯…吱’

      慢慢悠悠的开门声,让小院后面的人下意识的顿了一下,紧接着,便是快步向前。

      然而,此时站在那已经缓缓开启的房门前的人却是开口了。

      一句话,让所有的人都脸色发白了起来。

      站在房门口,奉潇瞳孔平静的看着屋内的场景,嘴角向下撇了一下。

      然后她声音平静的开口,阻止了后面的人继续过来的脚步。

      “不用过来了…人已经没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