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被迫穿裤袜

      迅疾下遁,如一道旋风,直接掠向远处黑暗的崖底。

      林啸天显出真容,仰头看了眼,“竟然是什么都看不到,毒瘴太浓郁了,不过听声音,那就是胡克,老小子的修为不是很高吗?打入断崖也才卷起一道微风而已……”

      他本想骂两句,转念一想,忍了,随即取出那只装有衣物和骨灰的储物袋,丢在地下,掠身继续前行。

      “恐怕你做梦也想不到,做这件事的会是老子,这就有得玩了……”

      “王八蛋,装死有用吗?”胡克不由大怒,一拳拳搏击,竟然连一丝尘埃都没溅起,不是他不行,而是这道毒谷断崖太深了,或者,化神境一拳能轰击到崖底……

      林啸天没搭理他,早已远遁而去,修了这么多天,已经是虚丹境初期中境了,打不过,但凭他的手段逃,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况且,他的天毒诀第一层已经修到了大成大圆满,肉身已有虚丹境巅峰大圆满的强度。

      “这地方很蹊跷,不过老子如今没空探索,日后有机会,一定前来一探究竟!”心念一闪,他远遁而去,进入对面的山体,他变得小心谨慎起来,“胡克那个王八蛋一定张网以待,不过地下跟地上区别很大,遇上了,只要不是金丹境,老子还是有诛杀之力的。”

      “王八蛋,老子是知道你家具体位置就好了,此刻去弄一下,绝对是个好时机……”心念一闪,林啸天依旧急遁前行。

      陡然,他一脚踏空,“嗯?竟然是个溶洞?靠!灵气这么浓郁……”

      “呀,还有亮光?像是夜明珠……有人?”他立时警惕地化风而行……随时准备遁走。

      “哈,竟是坐化飞升之地?打扰了打扰了。”

      他随即显出真容,连连作揖道。

      不远处的内洞中,蒲团上端坐一位老者,虽说没了生机,但有一缕神识,面相依旧,栩栩如生,身前还摆放着两道玉简和一块玉牌。

      “打扰了,老人家,呵呵,我看你面相,你应该是个好人,即便你不是位很好的人,那也是位值得敬重的高人,对吧?老人家,给你磕三个头,算是赔罪,当年我一直这么做。”说着话,他跪下拜了三拜。

      “呵呵,小子,你很不错,就是有点话痨。”

      忽地,一道声音响起,随即一道身影飘离老者的肉身。

      “呵呵,老人家,我都十年没怎么说话了,再不说两句我可能就不会说话了,自由的感觉真好,你能明白吗?当然,你本体飞升了,可能不会明白,哎!”

      “外面鸡飞狗跳就是因为你?药奴?”

      “对呀,命苦吧?”

      “还行,能活着就是福,你活着苦尽甘来了,不是吗?”

      “也许吧,唉,老人家,你是谁?”

      “老朽天医老祖白秀峰,本体早已飞升。”

      “老祖?嗯,前辈,你对这个世界了解多少?”

      “呵呵,小家伙,你不简单啊,是不是不大稀罕老祖的传承?还是……哦,明白了,有缘人,只要你答应帮老朽一个忙,你想知道的事,老朽便都告诉你,如何?”

      “您老猜到了?您老是想让我照顾您的晚辈?”

      老者点点头,“嗯”了一声,随即一声长叹道:“天医门如今没落了,但我的后辈应该还在……”

      “嗯,能力范围内,晚辈一定尽力,不知道您老的那些晚辈如今在那里?”

      “东域,白家。”

      “好,不过晚辈暂时去不了……”

      不等林啸天说完,白秀峰笑道:“你很实在,也很有意思,很好,追杀你的那帮家伙老朽早就看到了……嗯,老朽其实就要你的这句承诺。”

      “您老就这么相信我?”

      “呵呵,如其说相信你,不如说老朽我是相信我自己的眼光,再或者说,只是想了却自己的一个念想。”

      林啸天一愣,旋即一笑,随道:“高人,您老很有意思。”

      白秀峰一笑,一指点向林啸天……

      林啸天神魂一荡,识海中浮现两个记忆光点……

      神念一探,“竟容纳了如此磅礴的记忆……他的感悟,阅历还真不简单……医道、丹道也颇有见地,天演术?嗯,竟然比我还略强一筹……好!”

      “多谢前辈。”

      “前辈不敢当,看得起我就叫声老哥吧,嗯,没想到你居然穿越而来,而且还是妖帝转世,不错,很好,看来我的眼光还真是很不错。”

      “老哥你也很不简单,对修真的感悟很深,医道、丹道、天演术也研究的很透彻,尤其是天演术,比我强。”

      白秀峰哈哈一笑,点点头道:“真想跟你慢慢聊聊,但老哥没时间了,缘分那,老哥就帮你一把吧,你运行你的妖瞳术,老朽协助你开启妖瞳。”

      “啊?好,大恩不言谢,小弟一定会铭记于心!”

      “好,还有就是,那枚玉牌很有意思,很适合你,同时它也是白家的信物。”

      林啸天点点头,白秀峰身影随即消散,化一道精纯的力量冲入林啸天的身躯,林啸天随即运行妖瞳的修炼之术……

      陡然,他的神魂识海中微微一声轻响,眼前顿时一片光明,他不禁一笑。

      噗的一声轻响,林啸天扭头一看,白秀峰的肉身化作了尘埃……

      林啸天随即起身,一拳轰向地面,轰出一个坑,他随将天医老祖残存的骨灰,连同衣物都埋葬了……

      之后他捡起那两道玉简,神念一探,竟是空白玉简,他不禁一笑,“这家伙,还真是有点狡诈,看人下菜碟,真的传承其实并没留在玉简上。”

      他收了玉简,拿起那枚玉牌,“他竟然真的封印了一条半残的邪龙?呵呵,他是怎么想的?有点意思,难怪他说很适合我,原来他给我留了个跟班打杂的。”

      他随将玉牌放在地上,大声道:“邪龙,你这个贱玩意儿,要是还没死透就吭个气,老子可要吞了。”

      “嘁,你给老子吞一个试试。”

      玉牌中,邪龙冷声道。

      林啸天不禁微微皱了下眉,随道:“好,你竟然还有点底气,不错,注意了,老子开吞了,你可别吓尿了。”

      说话间,他射出一道强大的血色吞噬旋涡,顷刻,嘭的一声,封印爆碎,一道龙影冲天而起……

      “哈,你居然真的还有力气?还不算太残,好,拎包打杂刚合适。”林啸天不禁点头笑道,陡然心念一动。

      一声惨叫,邪龙跌落地面,惨嚎打滚。

      “其他还好,就是蠢,难道你真不知道奴印和噬魂针是做什么的?选吧,归顺还是死?”

      “我归你嘛……”邪龙说话间,电闪般冲入林啸天的神魂识海,随即一声惨叫……

      “蠢货,都跟你说了,你还……哦,你是想用夺舍破解危机?蠢,你真的是太蠢了,你觉得老子这种人会选择自杀吗?傻货!”说着话,林啸天忍不住呵呵直乐,也停止了吞噬。

      邪龙趁机闪退出林啸天的躯体,魂力再度减弱了不少,他这下真的是吓坏了,也真的是害怕了,他盯着林啸天看了半天,不禁疑惑道:“你居然修炼了魔功……不,不是,你应该是妖修……不对,你好像有妖王的气息……”

      “对呀,老子就是异世妖王转世,既然你知道了,你觉得你还算个鸟吗?五阶后期大圆满而已。”

      “我,我……”

      “快点选,少爷我没空跟你扯。”林啸天说着话,神念展开,不由暗道:“白老哥的幻阵要破了……”

      邪龙心头一颤,吧嗒着嘴,“靠!还选个屁呀,本来就残了,又被你个王八蛋吞了我三分之一的魂力,我靠,我咋这么倒霉……当初……没机会了……哎……不甘心……我他麽是龙啊,我……”

      心念电闪,噗通一声,他跪下了,随说道:“归顺,我归顺,我发誓。”

      他随即发下心魔大誓,天地颤动,表示誓言成立。

      “修真世界就这点还真好,想当年,老子在地球,誓言连个毛都不算,”

      心念一闪,林啸天随道:“好,日后你就叫老龙吧,你是少爷我收的第一个奴才,恭喜你,未来的奴主,呵呵。”

      老龙一愣,挠挠头,“这王八蛋看来野心不小……”他不禁苦涩地一笑,什么都没说。

      林啸天随即吞掉玉牌内老龙肉身上的封印,老龙立时神魂归位,他再次出现,便是中年人的模样。

      “不错,准备战斗吧。”林啸天点点头道。

      他随即凝一滴血,打入玉牌,而后烙上特殊魂印,感知了下这个小型芥子世界,灵气跟外界差不多,有方圆十几公里的内部空间,内部被隔成了两处,一处是镇压邪龙的囚笼空间,另一处有山有水,还有一处院落,里面全都是空白的玉简和符牌很阵法牌。

      更令他高兴的是,院外种植的全都是各种灵药,而且,这些灵药大都达到了三四阶的修为了,属于地地道道的灵药。

      他随即改变了容貌,示意了下老龙……

      就在这时,玄光一闪,三道身影掠至洞中,都是虚丹境巅峰的人物,带着浓浓的杀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