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优直播平台

      这突如其来的大笑让安良的身子一僵,而发出笑声的人正是那个之前一直盯着安良的人。

      他肆无忌惮的大笑了一阵,这才歇了下来,抹了抹眼角笑出的眼泪道:

      “我之前听说,附宗那边带过来了一个能力抗金丹的修士,我还以为是何方神圣,便一直想要看看。你可真是着实神秘的紧,来我宗上便先睡三天。”

      “后来甚至传出消息,说宗主要为了你改变以往的规矩,让你也参加蛊林狩猎。这属实让我更加好奇,急急忙忙赶过来,但今日一见却是大失所望。”

      “传闻中能力抗金丹的修士,竟然只是一个练气期的弱鸡。光是境界不行也就罢了,没想到就连人品很有问题,有幸到我蛊林宗上来,却想着吃霸王餐。”

      “这种可气可恨的小人,竟然能受我宗这等礼遇,如何能不让我发笑?我不禁要问你一句,你!配!吗!”

      安良在他说话的一开始,还身体僵硬,表情尴尬。但随着这人的越说越激动,越说越过分,安良的神情反而淡定了下来。

      因为安良知道,这人就是来找茬的。

      而安良也从来不是惯孩子的人物,就算金丹期惹到他了,他都照怼不误,更何况一个更低阶的修士?

      而小二此时夹在两人中间,一时两难。安良虽然看起来是个宗外修士吧,但也好歹是个修士,小二又岂会轻易招惹。

      他还清楚是另外一人先来挑事,但这人好歹是个蛊林宗弟子,他们酒馆还要在人家宗门上开的,也不好制止。

      无奈的他只能希望两人不要因此打起来,同时向安良投去了恳求的目光。

      安良一时心下通明,小二身为凡人,身家安危都被修士的一举一动影响着。安良也不想波及到小二,便也息了打斗的念头,心中又生一计。只见他被这人一顿痛批后,竟然笑了出来。并且他笑容满面的向那人走去,伸出手道

      “你好,我名叫安良,方便认识一下吗?”

      但那人却是瞬间打开了安良伸出的手,抱臂的倨傲一哼:

      “哼,我陈杨名从不与无德无义无品的小人结交。”

      “哦,是嘛,那没办法了。”

      只见被冒犯的安良竟然若无其事的耸了耸肩,就走回了自己的座位上,随后从袖中掏出了一小瓶丹药说道:

      “这是一瓶淬体丹,瓶中有着五颗,品色皆在上乘,药力分毫未失,可供寻常锻体期五日修炼之用。这应该算是丹药中的硬通货了,价值稳定在一粒十两左右,这瓶值五十两,没什么问题吧?”

      小二见了这瓶丹药,眼中有着些许火热之色,但被他很好的压下去了。这个世界,修仙大盛,但并非人人能够修仙,真正能够凭借自己天赋找到感进入炼气的,十中只有二三之数罢了。

      而剩下的七八之数,自然就都是凡人。凡人虽无气感,但绝大部分仍是可以锻炼肉体的,因此不少凡人也算是半吊子或刚入门的锻体期修士。

      但若没财力或势力支撑,一个凡人想要锻体何其之易?穷文富武可不是随便说说的,锻体修士日常修炼,就算没有丹药辅助,但总要肉食管够吧?

      可就是这肉食,也不是一般凡人能够负担的起的。刚修锻体者,每日至少三斤肉,其中还得有大半是瘦肉。而锻体到后期,更是每修锻体功法一次,便要大量补充肉食与水份,就算一天吃上七八顿也毫不稀奇,而且每顿都难少了二斤以上的肉。

      因此大多凡人对于锻体也就是法尝辄止的程度,就算有一些带着目标与梦想坚持锻体的凡人,也往往会被自身天赋局限,与因为不断高强度的运动与消化,最后把身体搞垮的。

      而淬体丹,就完全杜绝了这种情况的发生。这种丹药的出现,可以说是但凡有钱的人,并且肯砸钱。那么就可以完全不用担心天赋与身体,几瓶这种丹药吃下去,再不济十几瓶,锻体极限就是手到搞来的事。

      不光如此,就算是本就靠着毅力坚持道锻体后期的一些凡人修士,对这种丹药也是求之若渴。

      他们本身就有底子,也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可锻体途中总是时常有着瓶颈存在的。这些瓶颈就是锻体修士在临近自身极限时的表现,通常依靠修士自身往往很难跨越,需要苦功与时间一点点的硬磨,但就算这样也有可能止步于此。

      这时,往往便需要外力推上一把,淬体丹便是其中的首选。

      而仙肴楼的小二,便正卡在这个节骨眼上。他能够为修士做事,收入其实已经高出了许多凡人一大截。但一瓶淬体丹,也足以掏空他一一个多月的薪水。

      虽然他也知道,这丹药肯定是安良用来代付饭钱的物什。却还是难免渴望,所以他的眼中才会浮现火热之色。

      但就算如此,不是他的也终究不是的,他也只能暗自下决心努力攒上一瓶,这样对他来说如此贵重,却只是别人拿去抵一顿饭钱的丹药。

      同一件事,小二是这些想法。而找茬弟子陈杨名作为练气修士,还有着不同的目的,想的自然跟小二完全不一样。

      他清楚安良拿出这么整瓶丹药,那么代付饭钱是其一,其二还要把剩下的部分当做余富打赏掉,以显得自己大方,找回一些面子。

      这种花钱充面子的人他实在见过太多了,但纵使这样也并不耽误他找茬,甚至还要更有利于他。毕竟不是实钱,那就有造假的可能,就算不造假也有残次的可能,就算不残次也有损耗的可能,就算不损耗也有这个可能那个可能。

      他陈杨名专业找茬三十年,可以说就是靠这门本事来得到老大赏识的,似这种理由他要编多少有多少。可以说只要被他找茬的人不动手,他就能一点一点烦死他;而只要被他找茬的人敢动手,那么有老大撑腰的他就可以赖死那个人。

      他甚至都能猜到安良接下来要说的话是什么,无非就是‘小二你帮我拿去当掉吧,除去支付饭钱的剩下的就是你的’,又或者‘我就用这个代付,剩下的不用找了’这之类的。

      而他届时就可以紧接着用出他的找茬十八般武艺,将安良刚找回来的一点面子撕破,让他气急败坏,让他丧失理智,最后丑态百出,嘿嘿嘿嘿。

      什么强大的外界修士,简直就是被他玩弄在手拿心....如此一想,陈杨名对安良的态度更加不屑了。

      但安良接下来的举动,却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嗯,知道价值就行,所以现在这瓶丹药送你了,小二哥。”

      说着,安良把那瓶丹药往外一推。手竟又伸进了怀里,似乎还在拿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