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视频怎么下载不了

      【玩家:北条诚】

      【智:7】

      【体:7】

      【美:10】

      【点券:7700】

      【女友:二之宫椿】

      “我和清水熏的交往关系已经终止了吗?即使我没有说分手,只要双方都认为告吹就算结束?”

      北条诚坐在回家的出租车上,打开了《美少女游戏》,审视着自己的个人信息。

      “我妻岚的宝箱也开出来了五千点券,但是给‘体’加点和购买特级的柔术花掉了两千,想要提升‘智’还需要两千三百点券。”

      北条诚看着自己的点券余额陷入了沉思。

      “我这次能赢靠的完全就是武力,但是这种做法太过鲁莽,若非清水熏良心发现,我已经变成太空人了。必须得提高智商。”

      他忽然想到了游戏的那个追查“金鱼姬”身份的活动。

      “如果能拿到那两千点券,那么距离一万的大关就又只差三百,要试吗?”

      北条诚摸着下巴。他对于这个活动是垂涎已久,但是一直不敢付诸行动,毕竟上次追击伊势岛的后果还历历在目。

      “如果只是追查‘金鱼姬’的真实身份,我躲在幕后也可以做到,感觉危险性不大……”

      北条诚琢磨着。

      他觉得这个活动只是让他找出金鱼姬是谁,而没有要求他和她接触,不产生交集一般就不会出事的。

      “小哥,已经到了哦。”

      北条诚的思路被出租车师傅的话打断,他应了一声,付了五位数的车费之后就下了车。

      “我记得房门给清水熏的保镖拆了来着……哈?”

      北条诚沿着楼梯上了出租楼,他步入走廊正要朝自己的房间走去,但却一下子愣住了。

      他远远的就看到了自己家门口前有着一位金棕色中短发的少女席地而坐。

      “二之宫椿?”

      北条诚皱眉的看着坐在自己家门口,双手抱着小腿,并将脑袋埋在膝盖上,似乎正在睡觉的少女。

      “什么情况?”

      他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六点四十三分。

      “周日一大早不在家睡觉是想干嘛?”

      北条诚一脸的莫名其妙,缓步走上前,俯身推了下她的小脑袋。

      “诶?”

      二之宫椿顿时惊醒!抬起头看向了北条诚,而后一脸惊喜的道:“诚君!”

      “有事?”

      北条诚诧异的看着二之宫椿的黑眼圈,“你在我家门口睡觉是什么意思?”

      他脑补了一连串的离家出走的剧情。

      “我还想问诚君你呢。”

      二之宫椿揉着惺忪的眼睛,抱怨的道:“诚君你昨天晚上为什么不接我电话?我用LINE给你发信息你也不回,我有些担心你,一晚上在家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所以天一亮我就过来了。

      我又害怕诚君你还没睡醒,所以就在这里等着,想晚点再敲门。”

      “啊?”

      北条诚愣住了,随后目露怀疑的看着二之宫椿,皱着鼻子的道:“你打电话给我干嘛?”

      他觉得自己在周末失踪是不可能会有人发现的,就连他的挚友鹰司武以及普通朋友土御门阳太都不会察觉到,为什么二之宫椿会注意到啊?

      “诚君你周五那天不是对我提了……那种要求吗?”

      二之宫椿红着脸小声道。

      “那种要求?”

      北条诚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看着少女那白腻的脸蛋上泛起的红晕,他才恍然的道:“你说我要你当我奴隶的事对吧?”

      “这,这个之后再说。”

      二之宫椿慌乱的转移了话题,“诚君你昨晚去哪了啊?我联络你不上会很担心你的诶,你又是一个人住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确定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嗯……”

      北条诚心里忽然有种宽慰的感觉,自己失踪之后会有人注意到,确实让他有点触动。

      “去和邪恶做斗争。”北条诚语气缓和的道。

      “噗!”

      二之宫椿顿时笑出了声,翻着白眼道:“是去女孩子家里过夜吧?”

      “与你无关。”

      北条诚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说道:“所以说你过来是准备就当我奴隶那件事做出回答是吗?”

      他对二之宫椿的口吻柔和了许多。

      在经历过被我妻岚出卖和与清水熏的较量后,他觉得二之宫椿也没那么可恶了,甚至是他接触最频繁的三个女孩子中最“天真”的。

      “嗯……”

      二之宫椿涨红着脸,扁了下嘴唇,低着头道:“我,我答应了……只要你愿意和我认真的交往。”

      “哈?”

      北条诚顿时又觉得二之宫椿是脑子有病,腹诽的道:‘担心我出事的一大早堵我家门口就算了,怎么连这种要求都能答应?不会是真的爱上我了?’

      他在我妻岚以及清水熏身上学到了多疑,所以不会轻信二之宫椿的话,淡然的道:“你知道我说的奴隶是什么意思吗?”

      “知,知道……诚君你的任何话我都会听的。”

      二之宫椿一双白嫩的美腿在颤抖着,她心里即亢奋又惶恐,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是她觉得北条诚不会对她提什么太过分的要求。

      ‘这个家伙之前都对我下过那么多可恶的命令了……多个奴隶的头衔也没什么。’

      二之宫椿在心里有些羞耻的想着。

      “我看你是还不明白。”

      北条诚摇了下头,心里有些不耐烦,他哪能看不出这个女人就是想报复他。

      “进去。”

      北条诚将估计是被清水熏派人修好的门推开,对着二之宫椿平静的道:“把衣服脱掉躺床上。”

      他要让自己果决点,清水熏已经甩掉了,二之宫椿也一口气收拾了吧。

      “诶诶诶!”二之宫椿顿时呆住了。

      “我的话你都会听的吧?”北条诚笑容温和的道。

      “不是……”

      二之宫椿白嫩的喉咙滚动了一下,张着嘴,好一会都说不出话。

      “这都做不到那就回去吧。”北条诚轻蔑的道。

      “我,我知道了。”二之宫椿泪眼朦胧的轻咬下唇,强忍着逃跑的冲动,艰难的迈出一步,走进了房内。

      北条诚挑了下眉,跟了上去,并反手把门合上。

      “我刚才说的话要重复一遍吗?”北条诚咄咄逼人的道。

      “诚君……你先转过身去。”二之宫椿泫然欲泣的央求道。

      北条诚看着她这副可怜模样,指着床头柜说道:“衣服放在那里,我要检查。”

      “……是。”二之宫椿羞耻到声音都在颤抖。

      北条诚也在她祈求的眼神下背过了身。

      衣服和肌肤摩擦的声音响了起来。

      “好,好了。”

      二之宫椿好一会后才弱弱的出声了。

      北条诚回过头。

      二之宫椿此时已经躲进了他的被窝,只露出了小脑袋在外边,水润的大眼睛中水波晃动,惴惴不安的看着他。

      北条诚的眉头拧了一下,瞥了眼床头柜,女孩子特有的衣物都叠整齐的摆在上面。

      二之宫椿现在真的是不着片缕的躺在他的床上!

      “烦死了。”

      北条诚愈发的烦躁,他才在清水熏手中死里逃生,二之宫椿这个女人又来搞他心态,而且还这么的决然,他已经不耐烦了。

      “我已经没有耐心了。”

      北条诚在二之宫椿惊恐的眼神下走上前,居高临下的冷声道:“二之宫椿你觉得你的心思能够瞒过我吗?你就是上次被我复仇后不服气,想要扳回一局,对吗?”

      “不是……”二之宫椿下意识的就要反驳。

      “闭嘴!”

      北条诚表情狰狞的凶道:“你有什么资格像苦主一样的对我纠缠不休?我如果没去救你,伊势岛会对你做什么不用我多说吧!我欺负你也是你曾经种下的恶果!况且我不是已经答应对你的病负责了吗?给我认清楚情况啊碧池!”

      二之宫椿在北条诚的怒骂下直接就呆住了,眼中满是受惊的小兔般的惊慌,本就酝酿在眼眶中的泪珠滚落,抽噎着不敢发出声音。

      北条诚冰冷的眼神没有变化,他就这样与二之宫椿对视着,直到她终于忍不住的将小脑袋缩进被窝。

      “我的意思应该表达出来了吧?”

      北条诚继续说道:“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打着让我爱上你然后把我甩了之类的主意,我会很烦,再让我听到你说这种话我会做出你不想知道的事。”

      他说罢后看着躲在被子中发出抽泣的动静的二之宫椿,心里忽然又生出了不忍,放轻语气的道:“你别对我打歪主意我也很乐意和你和平相处,可以吗?”

      二之宫椿还是哽咽着不出声。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北条诚在床边坐下,伸手去拉二之宫椿身上的被子。

      “不要……”

      二之宫椿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

      北条诚嘴角一扯,他好像用力过猛了,二之宫椿又不是清水熏,上次的伊势岛事件她也是一吓就哭成了小可怜。

      “好了,别哭了。”北条诚无可奈何的安慰道。

      二之宫椿在被子中发出了哽咽的声音,“我才不会想和你这种老是凶我的人交往……只是想让你迷上我而已。”

      “那就不要再做这种事。”北条诚平心静气的道,“女孩子要爱惜自己。”

      “这话轮不到你对我说。”

      二之宫椿怯懦的将小脑袋自被窝中探了出不来,原本就因为熬夜而显出眼袋的眼睛已经变的红肿,她委屈的看着北条诚说道:“我都被你玩弄成这样了,你想怎么样就来吧,反正也嫁不出去了。”

      “我没有把别人当成奴隶的爱好。”

      北条诚抿了下嘴唇,撇过头的说道:“是我不对,不该凶你的,你昨晚没睡好对吧?再哭的话眼睛要肿了哦。”

      “不要你管。”

      二之宫椿突然的挤进了北条诚的怀中,将鼻涕和眼泪全擦在了他的衣服上,她这一举动也让被子从她身上滑落,雪润而纤瘦的背部暴露在了北条诚的眼中。

      北条诚这才想起他怀中的美少女此时可是果着的,连忙拉过被子给她盖上,就要把她推开,“不要靠过来,你不是讨厌被男人碰吗?把衣服穿上!”

      “就这样欺负我吧。”二之宫椿闷声道,“这段时间的脱敏治疗是有效果的,加大力度的把我当成奴隶的羞辱,我快点好起来就能离开你了。”

      北条诚眼角一抽,说道:“别闹。”

      “安慰我。”

      二之宫椿赌气一般的抽泣道:“哭的停不下来了。”

      “是是。”

      北条诚简直要精神衰竭,敷衍的抬起手揉了下二之宫椿的小脑袋,说道:“这样可以吗?”

      “嗯……”

      二之宫椿先是有些抗拒北条诚到摸头杀,但是很快又好像有些享受,软绵的靠在他的怀中,惬意的眯起了眼睛,像只被主人撸的奶猫一般。

      “好了吧?”

      北条诚收回了手。

      “别。”

      二之宫椿连忙又把他的手拉回来了自己的脑袋上,“再一会。”

      北条诚没有拒绝,他其实也感觉二之宫椿的蓬软的头发揉起来很舒服,给他一种撸猫一般的感觉。

      “要我把你当成奴隶对吗?”北条诚看着一脸乖巧的二之宫椿。

      “嗯。”

      二之宫椿懒洋洋的应了一声。

      “我会对你做很过分的事的。”北条诚恐吓的道。

      “别凶我就好。”二之宫椿轻声道。

      “奴隶听着不舒服,换一种说法吧。”

      北条诚心里对二之宫椿的恶感降了下来,“宠物,怎么样?”

      “你又不宠我。”二之宫椿撇了下嘴。

      “我只是不喜欢奴隶这种说法才换成这个的。”北条诚随意的道,“对你我温柔不起来。”

      “你其实除了我以外没有别的女友对吧?”二之宫椿忽然问道。

      北条诚想到了已经和他结束了的清水熏,“对。”

      “可是你床上有别的女人的味道。”二之宫椿闷声道。

      “你在吃醋吗?”

      北条诚不悦的道:“我已经说了不准假装喜欢我了。”

      “那……她是无所谓的人吗?”二之宫椿继续问道。

      北条诚对此表示赞同,“她对我而言是没有宠物重要的。”

      “我可以睡觉吧?”二之宫椿的声音轻了下来。

      “那你先承认你昨晚不是担心我才没睡好的,我知道你这也是在骗我。”北条诚说道。

      二之宫椿没了回应,北条诚低头一看,才发现她已经呼吸平稳的睡着了。

      北条诚看着她那天真安然的睡颜,一时有些失神,他忽然觉得二之宫椿有点可爱,嘀咕道:“我小时候会喜欢她不只是因为她长得漂亮吧?”

      他摇了下头,扶着二之宫椿让她在床上躺平,再度开始考虑起是否要追查金鱼姬的身份,沉思间忽然眼前一亮,“我好像可以用二之宫椿的学生会长的权利把金鱼姬引出来!”

      *——*——*

      PS:这是二合一的四千字章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