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军事历史>

      “呦,皇兄,什么情况啊?”

      帝凌坏笑着看着帝容,一双桃花眼里全是溢出来的笑意。

      自家皇兄从小就有洁癖,很是严重。

      不愿意别人碰自己的东西,尤其是像床这之类的比较私人的物什。

      这次这么轻易的就将自己的床让给一个素未谋面的小少年,其心......可探啊!

      相比于一脸兴奋的帝凌,帝容除了平静还是平静。

      “不是要商量丞相一家的事吗?”

      帝容打断了帝凌的探究,一句话把谈话内容拉上正轨。

      “哦哦哦,对,依皇兄高见,该如何处理?”

      ......

      ——————

      云九妗醒来已是夜半,肚子咕咕作响,饿的她醒了过来,看着黑咕隆咚的屋子,有点粗神经的发现这好像不是自己的房间。

      “好像不太对劲,不是在等阿姐吗.....”

      她摸黑走到门口。

      “吱呀......”

      “喵~”

      “我滴个亲娘!”

      是只橘猫。

      “呼。”

      云九妗提起来的气又松了下去。

      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小心翼翼地扒拉开门。

      月光随着她的动作倾泻在屋里,朦胧而美好。

      这什么地方?这么阴凉的吗?

      有团绿幽幽光的的在房梁上转来转去。

      像是地府的小鬼。

      云九妗忍不住的想,搓了搓起鸡皮疙瘩的胳膊,内心更加确定这是一所鬼宅。

      不怕,不怕,不怕。

      云九妗对自己小声打气。

      刚走了一步,就感觉自己的肩膀上搭了什么东西,令人毛骨悚然。

      “......”

      云九妗不敢说话,也不敢转身,只能瞪大了一双杏眼,微微颤抖的身子预兆着此时的害怕。

      暮云觉得自家小姐有些奇怪,不说话,也不动作,这会儿子时间身体就开始抖起来了。

      “小姐,您是病了吗?”

      暮云疑惑地问,搭在云九妗肩膀上的手将几欲僵掉的小人儿转过来,还探了探云九妗的额头,确定没有发烧的症状这才松了一口气。

      云九妗在暮云一系列动作下也逐渐回过神来,第一件事就是抱着暮云娇里娇气的哭卿卿。

      “阿姐......呜呜......吓死我了......”

      “......我还以为是什么劳什子......这个地方黑咕隆咚......一看就像什么鬼宅........”

      “唔......嗝......本来......本来就害怕......你还吓我,嗝......我还以为是之前二叔说过的专门吃人生魂的脏东西.......呜呜”

      云九妗的泪水就像开了闸的水库,伴随着一声又一声的哭嗝,一路来到暮云的衣服上。

      哭的突然,像是在借此宣泄什么憋屈了很久的情绪。

      暮初有些莫名其妙,听到云九妗一通哭诉之后才哭笑不得的安慰。

      “阿九,别哭了,这么大的人了,还哭,害不害臊啊?”

      暮云的调侃让本来打着哭嗝的云九妗有点不好意思,想停下来,可是嗝一直止不住,还时不时的抽噎几声,端的是一副可怜兮兮,令人心疼的模样。

      暮云把人从自己怀里拉出来,好笑的看着鼻尖都泛红了的云九妗,用手帕轻轻擦去脸上残留的泪水,又是一番好哄才把这个爱哭包逗笑了。

      “阿姐,小九有些饿了。”

      云九妗不好意思的摸着不合时宜叫出来的肚子,冲着暮云甜甜的一笑。

      “走吧,小姐,咱们去找些吃的来吃。”

      暮云拉着云九妗,向着御膳房走去。

      ——————

      另一边,御书房。

      帝凌伸了个懒腰,对着帝容提议。

      “没想到都这么晚了,不如咱们吃些东西呗?”

      帝容面上也带了一些疲惫之色,他用力按了按太阳穴。

      “也好,太晚了,不宜吃太多,清淡些就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