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屏app安卓黄下载破解版

      “嗯,还是无法引气入体,无数小光点绕着人打转,似乎很喜欢自己,但就是不进入。那么,究竟差点什么呢?是不是缺了契机?”

      林芳菲停下对周围灵气的呼朋引伴,任它们散去,开始仔细思考无法引气入体的原因。

      “我的灵根是不是有问题?到底是不是时间灵根或者空间灵根?便宜父亲只丢给自己这么一张引气篇,没说自己的灵根为何。

      自己也不知道时间灵气与空间灵气的颜色。想来,它们应该是无色的吧!有色的该是五行灵气。

      中医不是说肾水对应黑色,人应该吃黑色食物补肾,吃白色食物补肺,吃红色食物补心,吃绿色食物补肝,吃黄褐色食物补脾胃。

      人体内有五行,自然界也有五行。自然大宇宙,人体小宇宙。自然之宇宙,其内物质此消彼长。人体之宇宙,也如自然之宇宙,亦有能量输入输出。”

      林芳菲五心向天的姿势依旧,一时却没能再静心宁神,脑海中闪出了许多曾经读过的关于宇宙与人体的文字描述。

      她经过思考,觉得那些描述非常的有道理,比如:

      宇宙是一个空间,人体也是一个空间。宇宙有万千星系、星体,人体有五脏六腑,亿万细胞。

      宇宙始于奇点大爆炸,时间与空间的无限增生,成长。人体源于受精卵(胚胎)的成长,成长也就是细胞不停的增生,成长。

      宇宙内讲究质量守恒,守恒则平衡长久,人体内也讲守恒,守衡则健康长寿。

      宇宙内的能量分子,等于人体的细胞。不断的新生,又不断的毁灭。所以,宇宙中有星体的爆炸(毁灭)而形成的陨石,人体也有器官的老化而衰竭(死亡)之时。

      忆到新生与毁灭,林芳菲觉得新生与毁灭都缘于时间之力的无比强大,源于宇宙法则中的能量转换,质量守恒。

      时间,它使凡人凡物的生命成长又老化。

      有灵根的人算是得了天道造化之人,可人想要得到长生,也很不容易。必定得与时间角逐,赢了时间,掌握了时间之力,应该才不惧时间的泯灭力量。不惧时间之力,那么就应该是是拥有了长生之能。

      虽说想长生必须得掌握时间之力,那又如何才能掌握时间之力?起码,想掌握时间之力必须得先吸纳时间能量入体,加以驯服炼化。

      而时间与空间相生,空间对时间包容。人体的内外都是一个个的空间,人体的内外就都存在一颗颗的时间能量分子。

      想想人体器官的样子,科学的描述,林芳菲就知道自己体内的一个个细胞就是一个个小空间,有空间的形成就代表空间能量的存在。

      细胞有生长,老化,那么就说明体内本身就有时间能量的存在。体内有,体外有,人被包围在时间能量和空间能量之中。

      平时,人的呼吸已经吸纳一定的时空能量,只是,那是被动的生命基本所需,而且,没有加以驯服炼化。

      那么,她自己现在需要的是主动沟通内外,吸纳时空能量,让它们互相联系起来,互相结合,包容,增长。

      怎么沟通?只是发出善意的呼唤,呼吸应当还不够,应当再加上精神力,以神识神念沟通。

      道家所言,人的三魂中是以觉魂为灵之魂,主内外沟通,掌学习之能以增智长慧。

      想到这里,林芳菲的大脑更加清明,感知更强,且身体开始发热,血液加速奔流,身边的空气也跟着一起沸腾。

      她感知到了契机,可以试着诵念法诀,引气入体了。于是,重新端正姿势,静心宁神,抱元守一。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抱元守一,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吞吐灵气,气虚还实,惟恍惟惚,惚兮恍兮中有象,空灵有形,恍兮惚兮中有物。

      灵气有灵,与之同友,呼之为伴,引之入体,两相合一,彼此包容。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宇宙无极,自然有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时与空相生无极,宇与宙同根抱一。”

      随着她的静心宁神,默诵,呼吸,感知,传达善意,无数的小光点又潮涌过来,围绕着她旋转了几圈,然后,一颗小光点似乎选定了入口,闪进了她的眉心,紧跟着,无数的小光点呼拥而来,争先恐后地闪进去。

      外围一些的小光点也不甘示弱地寻找入口,纷纷紧贴她的肌肤,钻入她的皮下血肉,进入她的正经,奇经,循环八脉。它们将她裹成了一个彩色的茧子。

      当灵气入体之时,林芳菲觉得识海轰隆隆的一阵震荡,浑身似过低压电流,酥酥麻麻,极难受中又极舒服。

      渐渐的,身体便开始有被挤压催生的胀痛。胀痛中又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舒适。真是痛快。

      一向很能忍痛的林芳菲不动如山,心静似幽潭,宁神若深眠,只潜意识中将功法口诀背诵得更加流畅,对于时间与空间更加理解。

      还于空灵中深刻感悟,原来沟通如此重要,原来,人真不愧于万物之灵,真可以与天地万物沟通。

      这时,林流云自外面归来,远远地见到小院里灵气翻腾,特别是左厢房那团最为汹涌。

      知道了是便宜女儿正在房间里引气入体,便急忙打开阵法。庆幸自己赶得巧,回来得及时,不然,这么大阵仗,时间稍长便会引起太多人的关注。

      修仙修道之士对于灵气的波动最为敏感,引气入体就弄出这么大动静…林流云叹一声“不省心”。他并不愿意太多人关注到这个便宜女儿,特别是外人。

      他的神识之中,见得五颜六色的灵气光点纷纷涌向左厢的卧房,心底不禁起了疑惑,为何五行灵气都能被那丫头吸纳入体,那她究竟是何灵根?

      老祖说她绝对有空间灵根,而且很可能还伴有时间灵根。因为玄元世界没有测灵玉可以测出时间灵根和空间灵根。

      这两种灵根太过于稀有,根据他们的见识,也不知道若拥有时间灵根和空间灵根的修士又具体有何表现。

      林家那位拥有空间灵根的高祖早就飞升去了仙元界。别说他们玄元世界的老祖没见过,灵元世界还活着的老祖也不一定见过。

      据说因为难有人能够生成空间灵根,那位高祖就只在灵元世界留下了一部自创的功法。没有留下修炼心得扎记之类的资料。

      不过,他还记得菲儿刚出生之时,盈秀峰上也是灵气汹涌翻腾,给明瑜准备的几株恢复身体的灵药莫名其妙地消失不见踪影。

      帮忙接生的明玦又说她在接生过程中感觉到被人施了几个定身术法。虽然定身的时间短,确有几个瞬间被制住了手脚。

      后来,她几次询问他们是否在玄元宗内与谁结了仇?担心有人欲加害菲儿母女。

      后来,菲儿身边又总是时不时地不见物件,然后,过一段时间不见的物件又会出现。

      所以,老祖他们得知了这个情方会首先猜测孩子有空间灵根。天生就已经掌握了一定的空间之力。

      在老祖的嘱咐下,菲儿于六个月能听懂大人言语至周岁之前,他们试验过多次。菲儿确实掌握了一定的空间之力。

      当她迫切想要某样物件时,那个物件就会飞向她的头顶上方,隐入那处空间不见。

      而那处空间受她的神魂掌控,居然没人可以发现轨迹。就连元婴巅峰的老祖都不能。

      当他在她面前以小鸡仔为目标表演定身术的时候,她好奇而模仿着做,也的确时不时地就定住小鸡仔子。

      他们都知道,对于没有修炼且灵根还未完全长成稳定的小婴儿来说,天生掌握一定的时间之力空间之力,就说明她拥有这二种灵根。

      像他们没有这二种灵根的修士,修为得到达了一定的阶段且悟性极佳之人方可能掌握一定的空间之力与时间之力。

      当菲儿失魂之后,她曾经有意无意收藏在空间里的物件就全都跌落出来,乱七八糟地撒一地。

      那时候看到那一地的小物件,看到菲儿陡然失去了光彩的双眼,他们夫妻瞬间产生了绝望的情绪,明瑜当时便走火入魔,呕出一团心血。

      幸而他保持了三分理智,马上封锁盈秀峰,又通知老祖,寻人帮忙招魂。一招就是五年。这五年都是日复一日的煎熬。

      林芳菲并不知道便宜父亲的诸多疑惑,回忆,感慨。她沉浸在修炼中也没有内视身体。

      没有见到经脉血肉中不仅仅有五行灵气,还有一缕无色透明的灵气包裹着五行灵气。

      它们淬炼她的血肉骨骼,经脉穴位,五脏六腑。而且,这种淬炼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

      当林芳菲感觉身体的疼痛由外至内,又由内至外,再也不堪忍受时,便真正地清醒回神,停下了默诵功法。

      神识中见到灵气光点们似遗憾地闪烁又似依依不舍的眷恋,对它们温柔的笑笑,默道:“咱们已经是好朋友,下次再又在一起玩。”

      神识又向周围散出去,瞧见了窗外的父亲站在朦胧的月色里流眼泪。神情似欢喜似忧伤,似羡慕又似叹惜,还带着思念,复杂得没加任何掩饰。

      英俊的大男人独自在月下悲伤地流眼泪,给了林芳菲很大很深的触动。她不禁想起了爸爸去世前的那段岁月,留恋不舍又伤感的目光总是追随着她。

      爸爸那样的目光总是让她难以忘记,想起来就忍不住心酸,忍不住想哭一哭。可她的以前,现在,都没有放纵自己悲伤的资格。

      以前,前途未卜,不知道何处能够得以安居。小小年纪的她不仅仅需要与外人周旋,更得与亲人家人周旋。

      现在,更是生死难料,生命都不在自己的手里掌握,更不知道何时才可以长大,何时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生死。她不怕死,但她怕生死不能。

      “收功出来吧!天色已晚。你可以先好好地洗个澡。不嫌脏臭?你不嫌,爹爹却嫌。

      然后必须去食堂进食,你的身体并未长成,平日不可为了修炼服用辟谷丹。于筑基之前,都得以膳食养气血。

      晚膳过后,你还得去寻找学舍间,收拾整理,且得忙乎!你已经是修士了,爹便不多管你。

      你要合理安排修炼与学习的时间。记得打好基础,一个月以后,爹再给你炼气一层的功法。”

      林流云噼呖叭啦地快速说完一通话,不待便宜女儿的回应,便闪进正屋,打开了隔绝阵法!

      “唉…让人如何对你呢,菲儿的爹爹呀!”林芳菲心里长叹一声后睁开黑亮的眼睛。

      立时便发现了不同。眼睛看见的景象更清晰,耳朵听见的风声更有层次,韵律。

      这些发现让刚才因父亲而有的怅然,因生死不在掌控的可悲,统统一瞬间便又消散得无影无踪。

      虽然身上出了臭汗,皮肤排出了许多的杂质,让身体与衣服都散发出了让人讨厌的臭味,但她确并不嫌弃,反而非常非常高兴。

      万里长征路,她终于踏出了坚实的第一步。终有一天,且不说长生的话,她总是能够自己决定自己的生与死。

      想想以后,林芳菲以最快的速度冲去洗了一个战斗澡,顺便还冲了一个头。

      她非常庆幸这小姑娘的母亲没有给她留长发,为她绑辫子,而是让她顶着合适的一头短发。

      多方便呀,赶时间的时候就知道短发的各种好了。

      短短时间,她不仅打理好了自己的个人卫生,还三下五除二地洗净了一身衣服。

      放好盆里的衣服,林芳菲边跑进卧室收拾行李,边喊:“爹爹,您帮我晾一下衣服。衣服在那盆子里,女儿不够高。”

      林流云听着这不见外的吩咐,一瞬间恍似看见菲儿指着树上的果子喊:“爹爹,拿…菲菲咔…咔”

      他忍不住走出去,在廊下听着左厢传来翻箱倒柜的声音。隔得那么近,又似乎那么远。

      会爬会走时的菲儿就常常抽掉脚柜的抽屉,几次还差点砸了她的小脚丫。被她母亲训斥几回也不悔改,总是喜欢翻箱倒柜。

      感知到父亲出了屋子,林芳菲觉得自己心中的猜测有一部分是对的,他爱他的女儿爱得深沉,所以才会对她这个外来灵魂时冷时热。

      那么,自己便试着做他真正的女儿吧!看在他是父亲,以及那一份深沉的父爱上。谁又没有经受过失去至亲的痛苦呢?

      她以当初做小女孩时向爸爸撒娇的口吻喊道:“爹爹,储物囊装不下被子褥子这些个大东西。怎么办呀?”

      林流云未曾多想便道:“祖父给的储物手镯不是戴在你腕间?那个空间大,可以装下。”

      “哎呀!我居然没想到…手镯还没有滴血认主!”林芳菲似恍然大悟,又喊:“爹爹,哪儿有针,锥子也行!”

      “真是个麻烦精。爹上哪儿去找针找锥子?”林流云心里嘀咕着似有不耐,人还是诚实地进了女儿的卧室,道:“爹爹帮你。”

      抬手并指如剑,剑气轻轻划过林芳菲的食指尖,绿豆大小的伤口出现。

      林流云帮着女儿挤一挤,挤出两滴血珠,一滴滴在手镯嵌的灰色玉石珠上,一滴滴在老祖给的储物袋上绣的阵法处。

      “好了。你用神识沟通储物袋与手镯,并烙下印迹。”

      “哦。我试试!”

      见女儿很快就弄懂了,取放自如,又道:“令手镯隐形。它有那功能。重要的东西放于手镯内,不重要的放于储物袋。”

      “哦!”林芳菲怔了一秒,便再次沟通手镯,默念隐藏起来。眨眨眼,视线中便没了手镯。

      林流云也看向女儿的腕间,已不见手镯形迹。

      他现在也没弄明白为何父亲将母亲留下的这件极品灵器给了现在的菲儿。明知道她…

      当初,他与明瑜结侣之时,还以为父亲会将它给自己做为聘礼送给明瑜。毕竟这手镯适合女子戴,没想到…

      有了装大物件的储物空间,三两下地收拾好,林芳菲站在父亲面前张开双臂,笑微微地道:“爹爹抱我,时辰晚了,你飞着送我去食堂,且今晚陪我用膳。当庆祝菲儿引气入体成功。”

      林流云看看伸向自己的一双白生生的胖胳臂,又看看孩子亮晶晶的眼睛,居然带着怜惜,不禁愣了愣,“你是大孩子,应该自理。”

      “嗯~嗯,不要!”林芳菲扭扭小胖腰,意正言辞道:“爹爹应该趁女儿现在矮小多抱抱,等女儿长高长大,你可就没得抱了。”

      “……”林流云一时竟无言以对,看着这张小脸上此时熟悉的那份骄傲得意,慢慢与记忆中菲儿幼时的那张小脸重合了。

      “菲儿。”他弯腰一把抱起女儿,紧紧地拥在怀里,心道:菲儿,爹爹的宝贝儿。真的是你回来了吧!

      林芳菲感受到了他的喜悦,他的眼泪,忍不住感同身受地双手抱紧他的脖子,小脸贴着他的大脸蹭蹭,暗道:是的。爹爹,只要您愿意,菲儿就是真的回来了!

      “以前,菲儿是菲儿,芳菲是芳菲,此后,菲儿是芳菲,芳菲就是菲儿。让这以芳菲为根本的菲儿好好地敬爱您吧!因为您是一个好父亲。”

      林芳菲望着天上多情的明月在心里祝愿,愿天下所有的好父亲都被人温柔以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