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原结衣smd-77

      卡卡西三人盯上了拿着鲛肌的西瓜山河豚鬼。

      日向藏快步走向了干柿鬼鲛,并且开启了白眼,进入战斗状态。

      他对面前的鲨鱼脸非常感兴趣,对方是人类脸上却出现鲨鱼纹,加上那超乎超人的庞大查克拉量。

      很难不让怀疑是某种秘术或者血继,甚至干脆就是鲨鱼成精变成了人类。

      “水遁,水鲛弹之术!”

      伴随着鬼鲛厉喝,鲨鱼形状的水弹凝聚成形,不止一道扑向了日向藏。

      尽管只是级别较低的忍术,在鬼鲛庞大查克拉加持下,威力足以开山裂石。

      日向藏身形一闪,躲避其中几道水弹,之前所在地面出现了凹坑。

      “八卦,爆空掌!”

      掏出几张起爆符,日向藏一掌打出掌风,起爆符以极快的速度掠向鬼鲛,在半空中产生阵阵爆破。

      起爆符爆炸形成热浪,吹在在鲨鱼脸上,鬼鲛脸色一变,双手开始结印。

      寅-巳-子-巳-寅!

      他从来都是认真负责,一丝不苟的忍者,手印结完后,水阵壁拦住了爆炸的余波。

      而就在这时,日向藏已经贴近了鬼鲛,掌印缓缓凝实。

      “风遁,八卦空掌!”

      难以想象的狂风汇聚在日向藏的手心,饶是鬼鲛也能够感受到压力。

      面前平平无奇的日向忍者,竟然能够施展如此级别的风遁,比起他在水遁方面的造诣还要强上了许多。

      来不及多想,鬼鲛后退几步,举起大刀进行抵抗,脸上出现一抹暗笑。

      他的体质特殊,能够一定程度上吸收忍术中查克拉,让自己使用。

      也正因为这样的体质,他才能在残酷考试中的顺利毕业。

      雾隐村毕业考试,是不禁止学员互相残杀,甚至于鼓励这样的做法。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做法,雾忍刚毕业就能够成为合格的战士。

      然而下一秒,强力的劲风便捶到了鬼鲛的脸上。

      鬼鲛的脸接近扭曲,用来抵御忍术的大刀被弹飞,插进一旁的大树。

      胸腔凹陷的鬼鲛吸气重新鼓起,脸色难看望着前方的日向藏。

      耿直的他竟然真相信敌人的鬼话,对方明显是木叶日向的上忍,使用也并非风遁,而是极为高深的柔拳拳法。

      一个木叶上忍,偷袭他个雾隐中忍,这很好玩吗?

      深吸一口气,鬼鲛开始逃跑,既然看不到战胜敌人的希望,还不如逃跑。

      至少还能保住村子的情报,在保密情报方面,他鬼鲛还是有一定心得的。

      咬破手指,通灵出几只鲨鱼,鬼鲛混在鲨鱼堆里,开始朝着海岸的方向遁去。

      他是精通水遁的忍者,在海洋中,即便是上忍也对他无可奈何。

      日向藏注视远处逃窜的鬼鲛,暗道鬼鲛比他想象中要弱上许多,原本他还以为能够势均力敌,却没有想到对方这么不耐打。

      他还没有出力,对方竟然就不讲道理的逃跑,丝毫没有独战人柱力的风范。

      不过想想也是释然,鬼鲛现在年纪还小,查克拉只有两卡,又没有趁手的武器比如鲛肌,实力也就中忍的程度。

      这个年龄阶段,即便是白毛卡卡西,在阿斯玛和音帮助下,才勉强能和西瓜山河豚鬼五五开。

      想到这里,日向藏加快脚步,去追逐鬼鲛,必须要快速解决才行。

      他相信五五开的强大修正力,但是不小心波及到音就不好了。

      她和自己一样,都是弱小的木叶忍者,十四岁才开启了三勾玉写轮眼,天赋算是平平无奇。

      ……

      岛屿密林中。

      二百八十斤的橙发壮汉正在遭遇少男少女的围攻。

      橙发壮汉拿起扫帚样的武器艰难进行抵抗,时不时还要遭受玩火少年的偷袭。

      “这家伙,不愧是忍刀众啊!”

      卡卡西三人对视一眼,和河豚鬼保持一定的距离,稍微进行喘息。

      河豚鬼是那种很少见,几乎没有短板的忍者,足以配的上精英上忍的称号。

      他的武器鲛肌可以吸收查克拉,免疫大部分的忍术,甚至由于鲛肌特殊性,还可以免疫绝大部分的幻术。

      因此想要和河豚鬼战斗,几乎只能使用体术。

      阿斯玛并不擅长体术,卡卡西在失去千鸟锐利的优势后,攻击不再致命。

      唯一能够正常发挥实力,只有宇智波音,写轮眼赋予洞察力,让她刀刀锐利,锋刃上的毒素甚至可以对鲛肌本身造成影响。

      鲛肌是七把忍刀之一,但实际上却是喜欢吞食查克拉的鱼类,拥有生命。

      “除了下忍外,这些家伙怎么也全部都是怪物?!”

      心中暗骂了一声,河豚鬼从鲛肌那里接受查克拉,和三人的战斗他也并不轻松,特别是湛蓝的鲛肌开始逐渐发绿时,他察觉到了不对劲。

      什么时候木叶也开始使用毒素,还是能够对鲛肌造成效果的毒素。

      双方僵持时,河豚鬼眼角余光突然瞥向了宇智波音身上。

      咻咻咻!

      绑着苦无的起爆符在河豚鬼脚边爆炸,无从闪避的他只能用鲛肌抵抗。

      这个宇智波少女哪里来这么多五花八门的暗器?

      剑刃上淬毒,近战时播散金粉也就算了,为什么绑着起爆符的苦无能够拐弯?

      这也在写轮眼的算计当中吗?

      战斗中提炼着查克拉的卡卡西和阿斯玛暗暗咋舌,他们心中对宇智波音的战斗力,有了新的评估。

      之前村子那次考核,可能限制了音和藏的发挥。

      他们虽然硬实力不见得很强,但是却非常的忍者,非常的不择手段。

      卡卡西心中甚至有些暗暗后悔,自己为何没有像音和藏一样,多从暗部基地外带些武器、起爆符。

      但是他们也明白,这样的小打小闹是无法解决忍刀众河豚鬼的。

      必须要三人一齐拼命,才有战胜对方的可能,那毕竟是已经成名的上忍。

      紧张摸了摸口袋,想要吸烟保持冷静,阿斯玛摸空的同时,望向了日向藏和鲨鱼脸所在地点。

      那鲨鱼脸看上去就不强,日向藏应该解决了对方吧。

      不过阿斯玛心中还有着巨大的疑惑。

      他们是来解决袭击小镇雾忍,为什么会出现忍刀众级别的敌人?

      难道雾隐村的精英上忍,已经廉价到打家劫舍的地步了吗?

      最重要,他们雾隐村最近不是在和砂隐村打仗吗?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