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线保镖

      翌日。

      柔和的阳光洒落在广场上,晨风吹过,清爽宜人,不时的有几只仙鹤飞过,依然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吃过早饭后,云海广场上已经聚集了不少弟子,大家三五成群的聚集在红榜不远处,兴高采烈的谈论着昨日的精彩比试,纵然有人不幸败北,也丝毫挡不住大家的热情与兴奋。

      换了一身白衣的张小凡,静静地站在红榜之下,望着那排在首位的三个大字,默默不语。他的旁边,潇湘雨一双美眸同样盯着那张红榜,只是那窈窕婀娜的身材,绝色美丽的容貌,再加上清雅出尘的气质,倒是引来不少目光。

      “张大哥,你今日的对手是楚誉宏,他修为怎么样?”

      张小凡摇了摇头,轻声道:“我与他虽是同门,但我入门时间太短,之前又无法下山,与其他脉弟子少有接触,并不了解他。不过......”

      “呵呵,我倒是知道,他是朝阳峰首座的接班人。未来的七脉首座之一。”

      潇湘雨闻言一惊,讶道:“那他岂不是很厉害?”

      张小凡不置可否,过了片刻,方才笑道:“不过别人多厉害,这张红榜上,最终留下的,一定是我,也必须是我!”

      潇湘雨晨雾般的美眸静静地望着她,眼中映着的是一个朝阳下挂着自信笑容的少年,渐渐的痴了。

      “呵呵,张师弟口气倒是不小,只是可别输的太难看就好。”一道讥讽的声音传来,立刻引起了不少人的口舌讨伐。显然,他们也都听到了张小凡的狂言。

      张小凡回过身,循声望去,见身后不知何时已经聚集了上百人,一个个居然都是嘲讽的表情。知道自己的话可能犯了众怒,张小凡微微一笑,确实并没有理会,转身就要带着潇湘雨离去。

      只是刚刚那人却是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反而带头追了过来,跑到他面前后,伸出手挡住了他的去路。和他一起的弟子也都围了过来。

      张小凡见他三十左右模样,一身青云服饰,身形颀长,浓眉朗目,倒是生了一副好面孔,又见对方一群人居然把自己围了起来,不悦道:“这位师兄这是何意?”

      那男子倒算有些规矩,向他拱手行礼道:“张师弟勿怪,在下朝阳峰楚誉宏,有一事想向张师弟请教。”

      “原来他就是楚誉宏,”张小凡打量了他一眼,疑惑道:“原来是楚师兄,楚师兄有何事尽管直说就是。”

      那楚誉宏微微一笑,朗声道:“张师弟少年英才,在下佩服,只是七脉会武之前,愚兄曾闻张师弟和小竹峰的陆师妹打赌的传言,不知可是真的?”

      张小凡笑道:“自然是真的。”

      此时这边的动静已然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观众越围越多,如今听他亲口承认,个个都惊讶不已。不少人见他如此狂傲,开始出声讨伐。其中以陆雪琪的追随者居多,言语也多是“癞蛤蟆吃天鹅肉”、“好色狂徒”等语句最多。

      经过昨天的比试,早就美名在外的陆雪琪,以其绝美如仙的容貌和高深的修为惊艳青云,收获了无数粉丝,而妄言在七脉会武夺魁,并要陆雪琪下嫁给他的张小凡,自然引起了所有人的敌视,成了所有人眼中贪恋美色的好色之徒。

      楚誉宏面色有些不虞的看着他,不理众人的口诛笔伐,皱眉道:“张师弟倒是有些自负,只是以此打赌,到底非君子所为。”

      “他又算什么君子?楚师兄何必跟他废话,在擂台上好生教训一顿才是正理。”

      “这等好色之徒,登徒浪子,狂妄倨傲、目中无人之辈,就该揍他。”

      “说得对,狠狠地揍他一顿,看他还敢对我女神有所企图不。”

      “一个癞蛤蟆,何劳诸位动手?我自己就收拾他了。”

      ......

      听着那越来越多的不堪言语,张小凡面色难看,冷哼一声,推开人群带着潇湘雨走了出去。来到人群外,潇湘雨可爱的舒了口气,拍了拍初具规模的胸部,轻声道:“张大哥,他们好过分啊。”

      张小凡看了他一眼,摇摇头,突然笑道:“不过一群年轻气盛的人罢了,无妨。只要拳头硬,总会让他们乖乖闭嘴的。”

      潇湘雨“哦”了一声,见师姐冰心玉和大竹峰众人也都走了过来,顿时闭嘴,乖乖的站在张小凡身边。

      田灵儿悄悄走到张小凡身边,冲他眨了眨眼,张小凡愣了下,和潇湘雨走上前行了一礼,打招呼道:“师父,师娘。”

      田不易嗯了一声,苏茹笑看着他,微笑道:“小凡啊,今日你算第一次参加比试,可有紧张?”

      张小凡笑道:“这就紧张的话,弟子就不会去跟您打赌了。”

      苏茹白了他一眼,看向田灵儿等人,你们都去准备吧,我们有话要问小凡。田灵儿面色一紧,看了眼张小凡,见他含笑而立,气质潇洒从容,点点头,便告辞离去了,其他人见状,也都告辞。

      待大家都走了,田不易才看着张小凡,皱着眉沉声问道:“老七啊,前天夜里,你可有事要交代于我?”

      张小凡愣了下,沉吟数息,依然猜到田不易可能知道了什么,但转念一想,又不是什么大事,就如实道:“是的,昨夜弟子嘴馋,杀了几只仙鹤烤来吃,没想到刚刚烤好,灵尊破水而出,一口抢了两只弟子烤好的仙鹤。”

      张小凡见田不易脸色有些难看,苏茹却有些忍俊不禁,苦笑着抱怨道“这且罢了,它居然还贪婪弟子手中的其他几只,弟子见情况不妙,自然就想逃跑,灵尊御水攻击弟子,不得已,弟子只好回头扔了剩下的几只,继续跑了,好在它没追。”

      “噗哧”,苏茹走过来,伸出手捏着他的耳朵,笑道:“好一个臭小子,灵尊活了几千年,还贪图你那几只仙鹤不成?”

      张小凡连忙呼痛,认错道:“哎呦,师娘,弟子知错了,痛!”

      田不易冷哼一声,怒道:“平日你行事无忌也就罢了,在通天峰也敢胡作非为,说,厨房的那些丢失的食物,是不是也是你拿去的?”

      张小凡脸色有些怪异,反驳道:“师父,这可真不是我做的。”

      “不是你那是谁?”

      张小凡指了指他的旁边,在那里,大黄正懒洋洋的躺在地上,小灰正兴致勃勃的在它身上的皮毛里翻着什么。

      田不易见此面色一滞,顿时说不出话来了。片刻后,钟鼎声响起,他冷哼一声,转身离去了,临走前,还不忘轻轻踢了脚正在舒服的睡懒觉的大黄。

      张小凡笑道:“师娘,那我就先去比试了。”

      苏茹点了点头,叮嘱道:“楚誉宏我倒是略有耳闻,是你朝阳峰首座商师伯的得意弟子,修行多年,你要小心些,不可大意。”

      “嘿嘿,师娘,您应该让他小心才是。”

      苏茹顿时给了他一个白眼,没好气道:“你可莫要骄傲自大,瞧不起青云门才俊。”

      带着前来观战的潇湘雨来到“震”位台边,看着眼前的人海,张小凡愕然,倒是没想到,今日来看自己比试的人会这么多,居然别昨日陆雪琪那场也只多不少,不过一见自己到来后,那一个个不屑鄙夷的目光,张小凡就瞬间明白了他们的目的,原来都是看自己如何失败出丑的,呵呵,那可怪不得我打你们的脸了。

      不理会那些无聊之人的各样神色,张小凡走到坐镇长老的面前,恭敬地行了一礼,朗声道:“大竹峰张小凡见过长老。弟子今日在此比试。”

      “嗯,不错,既然来了,就上去准备吧。”那老者点点头,随意道。

      张小凡闻言也就转身跃上台子上,向四周望去,台下人头攒动,声音嘈杂,一个个对他指指点点的,口中所言皆是各种猜测。

      “师兄,你觉得这小子大言不惭敢跟陆师妹打赌夺魁,是不是真有两下子啊?”

      “有两下子又如何?我看他年纪不大,听说入门也才四五年,照理说资质不错了,可惜啊,年轻气盛,七脉会武可不是看资质的。”

      “呵呵,是牛犊不畏虎,还是一个好色的牛犊,分明是看上了陆师妹的容貌,色令智昏了。”

      “话说回来,师弟可听说了吗?那陆师妹道行高深就算了,居然把龙首峰弟子的仙剑都生生击断了。”

      “那可不,师兄你当时在比试,我可就在台下,陆师姐天琊神剑都没出鞘,众目睽睽之下就把那龙首峰的方超修炼的仙剑击断了,据说苍松老头气得脸都绿了。哈哈哈......”

      “嘘......小声点臭小子,照你这么说,我倒是有点可怜台上这小子了。”

      “可怜他?一个癞蛤蟆而已,估计现在还做着吃天鹅肉的美梦呢?”

      “哈哈哈哈,你瞧,他可不就是在发呆么?”

      ......

      (求推荐票。)

      (今晚很困,身体吃了感冒药很困,心情又不太好,好多事弄得心烦意乱,十点还有一更。麻烦大家多多支持一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