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app手机板

      二人回到白府,二人在房间坐下,言东此刻才发现这个世界有多无聊,不想现实世界有手机,有电视。

      “秀秀,我教你玩个游戏啊?”言东说道。

      “夫君,是什么游戏啊?”

      “这个游戏的名字叫猜石子,我把石子放在我其中一个手里,然后你猜是哪只手,如果你猜对了,就奖励你亲我一下,你猜错了,就惩罚你被我亲一下,怎么样?”

      白秀秀吐了吐舌头道:“大坏蛋,怎么样都是你占便宜。”

      “来嘛,快猜。”

      二人就床上猜了半个时辰,可白秀秀没有一次猜对,这让白秀秀非常奇怪,言东也亲了白秀秀好多次。

      “这只,不对不对,这只,就这只,怎么又没有。”白秀秀看着言东空空如也的右手郁闷道。

      但郁闷归郁闷还是伸出了脸让言东亲,而就在言东亲的时候,白秀秀突然掰开言东的另一只手,发现里面也没有石子。

      白秀秀直接懵了,根本没石子自己竟然猜了这长时间。

      “你耍赖,你耍赖。”白秀秀用手想要掐一下言东,言东躲过,然后手伸过来咯吱了一下白秀秀,二人在床上打闹起来,充满了欢声笑语。而在之后的一瞬间,二人同时停了下来,互相望着衣衫不整的对方,俩人深深地抱在一起吻了起来,随后衣服也一件一件的扔到了地上,今夜很深。

      王老头在府门外等了很久,一直等到半夜,也不见人。

      王浩然打了个哈欠问道:“爹,王大师确定是今天晚上回来吗?都这个时辰了。”

      “浩然啊,玄天宗的驻地离玲珑城不远,为父下午时接到王大师的飞鸽传书,言明他已经和上使启程赶往玲珑城。让为父好好准备迎接上使,想必今晚一定会到,再等等吧。”

      王老头话音刚落,街角处四匹快马飞弛而出,正是如墨四人,王老头一看到王地真,赶紧吩咐众人放起了鞭炮。

      “鄙人王季欢迎各位上使光临寒舍。”王老头带领王家众人跪下道。

      “鞭炮停了吧,大晚上,扰民,我们不需要这样的排场。”如墨似笑非笑的说道。

      “遵命,鞭炮停。各位上使,寒舍已经准备好了酒席,请吧。”王老头又说道。

      如墨带着众人进了王府,酒席上,如墨问道:“王老爷,劳烦你再把事情说一遍吧。”

      “是,上使,小人一家是玲珑城里的大户,一直都是安分守己,还和白家订下了亲事,可白家竟然私自把女儿嫁了,小人就想去白家问一问是怎么回事,谁知这时候出来一个蒙面人,不分青红皂白,见人就打,王教头好言相劝,他竟然打断了王教头俩只胳膊,王教头,你胳膊好了?”

      “无大碍了。”王地真讪讪笑道。

      “这个人真不讲理,王老头你放心,如墨哥哥会给你讨还公道的。”花如颜说道。

      看到花如颜,王浩然俩眼泛起了光,脸上一副贪婪的表情。

      “多谢各位上使,浩然,快领三位上使去后院收拾好的上房。”

      王老头一声吩咐,王浩然只好暂时收起自己猥琐的想法,带着如墨三人去了房间。

      第二天,言东依旧早早起来练功,但他发现自己体内仿佛有一股寒气,和自己体内的真气碰撞着,令言东很难受,所以练了一会,言东便停下了。

      怎么回事?体内怎么突然多了一股寒气?莫非和秀秀有关?白秀秀说过自己心情不好手就会变冷,会不会她体内存在的寒气现在跑到自己这里来了,想起昨晚的疯狂,言东不自觉的笑了。

      看来得找个明白人问问了。

      回到房间,白秀秀还在秋水之中,言东就找来小喜,带他去了厨房,言东决定亲自炖一锅鸡汤。

      跟逍遥仙混了几个月,使言东的厨艺也大有长进,所以鸡汤一出锅,香气扑面而来。

      “哇,姑爷,您炖的鸡汤好香啊,小姐真幸福。”小喜羡慕道。

      “那你要不要先尝一碗,让你也幸福幸福?”

      小喜一听脸红了,说道:“不,姑爷,这不符合规矩,小喜只是个下人。”

      言东也发现自己话说的有点不妥,就解释道:“你照顾秀秀这么多年,秀秀也拿你当姐妹看待,没事的,你去先叫秀秀起床吧,我马上端着过去。”

      言东说完,小喜也没再说什么,而是回去叫白秀秀起床去了。

      等言东端着鸡汤来到房中,白秀秀已经起来了,虽然还打着哈欠。

      “秀秀,这是我为你熬的鸡汤,趁热喝,还有小喜,见者有份,也有一碗。”言东倒好了俩碗鸡汤摆在了二人面前。

      小喜端起鸡汤,一口气喝完然后说道:“谢谢姑爷小姐,我有事先去忙了。”

      说完转身就跑开了。

      白秀秀一把手掐在言东腰上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轻,轻点,疼,能有什么事啊,我在厨房辛辛苦苦给你煮鸡汤,然后小喜说好香啊还夸你幸福,我就给她一碗喝了,就这么回事,如果一个人优秀也是错的话,那我真是罪大恶极了。”言东无奈的说道。

      “臭美,对了夫君,我上次和你说的话,你考虑怎么样了?”

      “什么话,你说过很多话啊,谁知道你说的哪一句?”

      白秀秀说道:“就是小喜给你配房,我俩一起照顾你啊。”

      言东一听,头又大了,他看着白秀秀一字一句的说道:“秀秀,我最后说一遍,在我心中,男女平等的,一个男人只能娶一个女人,我只能娶你自己,懂了吗?”

      “我懂是懂了,可我怕小喜误会啊,我们玲珑城一向都是小姐丫鬟一起娶的,你想想,夫君你今天这样做会不会让小喜乱想呢?”

      “怎么这么麻烦,那就俩年后娶了算了。”言东真是想不到还有这么多规矩。

      听言东说完,白秀秀的手又掐在了言东的身上说道:“说好的只娶我一个人呢?”

      “姑奶奶,你到底想让我怎么样啊,娶也有错,不娶也不对,干脆我出家当和尚算了。”

      白秀秀听完咯咯一笑道:“夫君,我跟你闹着玩呢,我可没那么小气,怎么说我和小喜也是情同姐妹。”

      言东不敢接话,只能岔开话题说道:“把汤喝了吧,都凉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