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成人超碰APP

      绿罗小声喝道:“你想怎么样?”

      朱天赐耸耸肩:“遇到了,打个招呼,如此而已。”

      这时那瘦子江四远远地喝道:“你们仨,快滚蛋,那是我的客人!”

      朱天赐回头摇摇手:“无妨,他们是我的朋友。”

      江四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他,斜斜走上歪脖树,有这样的穷朋友,想必也没什么身家。

      苏川三杰在清源镇名声很臭,不仅没钱,还没本事,又懒,没人愿意搭理他们,也就绿罗仗着还有点姿色,与千江楼的乔振东有些暧昧,只是乔振东惧内,却不敢真把她收入身下。

      乔振东在清源镇也仅是个三流的人物。

      因此,一般人都能对这三人呼来喝去,却也留几分情面。

      “朋友?”

      三人对视一眼,在修炼界,他们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而对方是个曾经将他们耍得死去活来的小魔头。

      绿罗轻声道:“朱公子,以前是我们不开眼,你就饶过我们吧。”

      朱天赐笑道:“以前的事儿都过去了,咱们好歹是熟识,这样吧,你们去那边梦仙楼上订个雅间,点上一桌酒菜,咱们好好叙叙旧,哦,我请客。”

      他还没想好去处,正巧遇到熟人,但想向他们打听一下大比的消息。

      三人一怔,随即露出欢喜的神色,他们带的银子不多,在这里贬值得厉害,赚钱又难,这两年都没吃过一次像样的饭菜,与在凡俗界简直一个天上一下地下,但又不甘就此回返,何况门派也不允许已经成为外门弟子的人回到凡俗界。

      “都过去了,都过去了,以后咱们是朋友。”古贺连声说道。

      韦羽毕竟还傲气一些,一摆手:“罗公子请。”

      朱天赐道:“你们先去,我去丹坊买点丹药,随后就到。”

      三人不由露出敬畏的神色,外门弟子能买得起丹药的那都是上流人,身份尊贵。

      “去吧。”朱天赐向丹坊行去。

      他没有说买功法,师父曾经说过,在修炼界,尤其是名门正派,功法是禁止交易的,一旦被发现,就会面临严厉的惩罚,不过,一些各门派都有的大路货法术,管理就没那么严,市场上以这些功法居多。

      朱天赐走进丹坊,柜台后的货架倒有几排,只是上面的丹药却少得可怜。

      老掌柜倒不敢怠慢:“这位公子,你想要点什么?”

      朱天赐四下看了看,用手指了指通向后院的小门,微微一笑,并不答话,径直走过去。

      老掌柜很是惊讶,更是恭敬:“原来是找我们东家,公子请。”

      小门后面是个宽敞的院子,长着一些高大的垂柳,一个帅气的青年正坐在树荫下的躺椅上看书,扫了朱天赐一眼,微微皱眉:“小子,你走错地儿了!”

      朱天赐轻轻一笑:“我是客人,想买本闲书看看。”

      青年脸色一沉:“这里没有闲书。”

      朱天赐毫不气馁:“周老板,是江四介绍我来的。”

      青年怒道:“这个混蛋,净给我找麻烦!说吧,你想什么样的闲书?”

      “我想买本最简单的法术书。”

      青年嘴角现出一丝讥笑,懒懒地伸出手:“五十精石。”

      朱天赐吃了一惊,好贵的功法。

      但他什么也没说,从怀中取出小口袋数精石。

      青年反而惊讶地张大了口,他以为这个稚嫩的少年是个新人,最多有些金银,恐怕连一枚精石也没有,却不想是个豪富,一般的简单功法只需十枚精石,他说五十枚是故意开解对方,看个笑话。

      这下自己倒成了笑话。

      做买卖讲求公平,他又到哪儿去弄五十精石的法术书去?

      想了想,青年长身而起:“小兄弟,你等一下,我去给你取功法。”

      周老板从院子后门出现,不一会儿回来,手里捏着一枚圆玉,递过来:“这是你的功法。”

      朱天赐将精石递过去,将圆玉取到手里:“怎么用?”

      “这是玉简,是正宗的门派功法,你只需把它放在额头感应就行了。”青年慎重地道:“我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是从被灭门的风凌派流传下来的,这虽然是低级功法,但五十枚精石便宜你了,我一般要卖七十精石的。”

      “多谢周老板。”

      朱天赐直接把圆玉放在额头,让他失望的是,什么也感应不到。

      “咦,莫非你没有资质?”周老板把精石递回来:“你还是把精石还我吧,免得浪费了。”

      朱天赐却不去接,把圆石放到眼前,发动灵眼,那圆玉突然化成碎屑飘落。

      周老板吃了一惊:“完全解读!”

      各门派为了防止功法翻录,一般都用法术把功法记录到玉简之中,门下弟子修炼功法的时候,玉简里的运用手法与感悟经验就会一起传承,而玉简也就会损毁,不能再传给第二个人。

      每个人的资质和悟性不同,得到的传承经验也不一样,感悟越多,玉简破碎的程度也就越大。

      朱天赐没有应答,他正翻阅脑海中的记忆。

      刚刚得到的记忆就如他上一世的经历一样真实,仿佛他曾经熟练地发动过这个法术。

      法术的名字叫控风术,是风凌门特有的法术。

      控风术就是用法力控制空气的流动,以形成风刺、风刀或者狂风,法力强大了甚至可以御风飞行!

      但这个玉简里并没有后期的法术,只有最简单的旋风术。

      朱天赐需要的只是如何将天地精气转化成法力,至于形成什么法术,他倒并不太在意,这个功法中对如何形成法术并控制法力相当的透彻,说明刻录这枚玉签的是个老牌修者。

      所谓法术其实就是使天地精气与目标产生共鸣,并激活目标按所想的去做。

      形成法术其实并不难,就是用体内的精气引异周围的天地精气,按一定的方式运转,控风术的根本就是以天地精气激发并带动空气。

      而旋风术就是用法力带动空气盘旋。

      朱天赐如果不借助灵眼感应不到天地精气,平时修炼大多是模拟灵眼状态引导精气,并将精气吸纳到身体里,他只是用这些精气淬体,并没有贮存精气,所以也就不能用体力的精气去引导周围的天地精气。

      他试着按控风术上的方式,直接模拟引导周围的精气激发并带动空气流转,然后,他面前形成一小股微风盘旋了一下散开。

      周老板摇头叹息:“原来是旋风术,可惜你法力低微,白白浪费了这枚玉简。”

      朱天赐却喜不自禁:“这法术不错,买的不亏。”

      原本法术是这么回事!

      他对法术的威力并不太在乎,真正想得到的是法力运作的原理!

      他挥挥手:“周老板,再见。”

      周老板也挥挥手:“小兄弟,欢迎下次再来,有好法术我给你留着。”

      朱天赐径直穿过丹坊大厅,来到大街上,脑子里仍然在回想控风术。

      古贺正等在外面,招手道:“朱公子,这边。”

      朱天赐清醒过来,微微一笑,看样子这三人是担心他没钱跑路,才派一个人在这里等候,他怀里还有十四枚精石,吃顿饭完全不成问题。

      “走!”

      与古贺一同来到梦仙楼,一楼大堂的客人不多,有的要了蝶小菜独自饮酒,有的则只是吃碗面,二人上得二楼雅间,绿罗和韦羽正等在里面,却没有点菜,隔壁传来酒酣耳热的呼喝之声。

      二人站起相迎,韦羽双手递过菜单:“朱公子,你来点菜。”

      朱天赐却不接,笑道:“你叫小二把他们梦仙楼最拿手的菜来五盘,把最好的酒来两壶。”

      后面的古贺眉开眼笑:“好嘞,我去!”

      朱天赐毫不推辞地坐在正面的主座上,说道:“不用跟我客气,今天你们一定要吃好喝好,否则就是看不起我。”

      他套用前世电视剧里的台词,信口拈来。

      韦羽拱手:“朱公子仗义,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们。”

      绿罗问:“朱公子,这两年你在哪里发财?”

      她真是穷怕了,又不敢在这里干老本行买卖,见故人这么大气,便想套问一下门路,看有没有机会也跟着赚些钱。

      朱天赐随口道:“哦,这两年我一直在搞种植。”

      他种的是辟谷灵果,却非稻谷。

      绿罗很失望:“种植又累又麻烦,也赚不了什么钱。”

      朱天赐问:“你们知道还有什么赚钱的门道?”

      “怎么反而问起我来了?”绿罗心道,她叹口气:“我们是没本钱,如果有一些精石,可以从别派的坊市倒卖一些物品,据说利润很丰厚。”

      朱天赐很惊奇:“别派的坊市?”

      韦羽抢着道:“朱公子还不知道吧,丹清门与周围的几个门派是同盟,可以进行相互交流。”

      朱天赐心中微动:“是这样啊,交不交税?”

      “税?”绿罗摇头:“这里又不是凡俗界,谁来收税?”

      “门派呢?”

      “门派可不在乎这些小钱!”绿罗鼓动道:“莫非朱公子有了想法?”

      “这事咱们可以再议。”

      朱天赐确实心动了,零关税,这贸易大可以做一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