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疼..好爽

      众人顺着段闻峥的视线一同身休息室外望去, 只见邓锐秋正站在长廊的转角处,而他的身侧是三名已经收拾好行李打算离开的队友。

      “咱们还有一场比赛没打完呢,你们现在走什么……”frank上前拉住几人。

      被他拉住的人却厌恶的抽回了袖子:“还打什么?给别人送分去?”

      另两人的面『色』也不太好看, 其中一个面『色』铁青的说道:“我不打职业了,我就回去做个主播挺好的,干嘛非要打什么电竞呢……我根本不是那块料。”

      “你可是全服前五的医疗兵!说什么呢!”frank依旧不放弃的说道:“咱们还有机会的,再坚持一下!”

      “坚持个屁啊!你挨打没够吗?!”那最开始被他拉住的队员怒道:“你没有尊严我可是有尊严的!你现在还要跟着邓锐秋?如果不是他,我们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他也不想这样的……”

      “好了。”在一旁始终安静看着这一切的邓锐秋忽然开口道:“让他们走吧。”

      “什么……”frank愣住。

      那三人终是或鄙夷或绝望的离开, 只留下邓锐秋和frank两人。

      “锐秋, 咱们可以……”

      “你也走吧。”

      “什么?”

      frank像是没听清他说了什么。

      “都走吧。”邓锐秋说罢转过身头也不回的离开,良久才回过神的frank慌忙追了上去。

      ……

      看着这一幕, 段闻峥收回目光:“只剩下最后一场比赛,你们谁打算走?打算让谁走?”

      没有人回答。

      “青训营虽然大多都是团队赛, 但说白了哪个战队来挑人不是看你的个人实力和团队配合度?一个青训营都没打完,就让大家看到咱们队被赶走了一个人?”

      段闻峥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薛澜的目光远远落在他身上,忽然觉得这个人明明还是这个人, 可他身上那与生俱来的不羁却不知在什么时候敛去, 正『色』的眼底带着令人不自觉信服的光。

      段闻峥真的开始认真了。

      薛澜虽然不知道让他突然转变的原因是什么, 但此刻的段闻峥已然如同原文中描述的那般渐渐成长为一个众人瞩目的灵魂选手!

      见齐思雨终于不再说什么,温衍走到段闻峥身侧:“我们聊聊?”

      段闻峥自然没有拒绝,他不动声『色』的打量了温衍片刻, 笑着应了声:“成。”

      薛澜在一旁听到两人的对话, 视线悄悄的盯着前后出门的两人。

      他原本还想着如今这两人的感情线一直没有进展不知是问题出在哪, 怎么会这么久都没什么明显的进展,明明两个人在青训营结束前就已经在心里有了彼此的位置,只差在青训营内捅破那一层窗纸……

      薛澜还想着,原文中青训营结束前段闻峥就已经因为温衍开始认真对待比赛了, 而温衍也会在看到他的改变后对他鼓励赞许!

      如今看来……

      虽然中间有一点偏差,但一切还是按照既定的路线和谐稳固发展的!

      薛澜安下心来,也走到苏一语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别担心,咱们不是赢了吗?”

      “对、对不起!!”苏一语抬起头,那积蓄了许久的泪水终于从眼中夺眶而出:“我知道说对不起一点用都没有,但是我一定不会再拖大家的后腿了。”

      薛澜没想到他会哭,忙取出纸巾递给他,又在他身边坐下。

      “没关系的,你之前不是告诉过我,只是我当时没理解你的意思。而且,每个人都会紧张,我也会紧张啊。”

      苏一语这才抬起头,不太相信的问道:“你也会紧张吗?”

      薛澜不知怎么就回想起第二场solo,段闻峥和苏一语换位置坐在身边看着他打的时候……他忙甩了甩脑袋,将因为这个念头而再次攀上热度的脸颊物理降温。

      “当然了!”薛澜努力镇定下来,坚信说道。

      可谁知苏一语眼底积蓄的泪水竟然更加汹涌的溢了出来,大哭着抱住了他。

      “澜澜!你真的太好了!!”

      薛澜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他手足无措的定在原地,又忙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要紧的,我陪你一起练习。”

      苏一语却忙从他的肩膀上抬起头:“抱歉,我总是忘、忘记你是女孩子……”

      “我真的是男生,真的。”薛澜无奈的再次解释道,他说着像是害怕苏一语不相信,忙将衣领身下扯了扯:“你看,我也有喉结的,虽然小了点……不信你『摸』『摸』看?”

      他说着自然的拉过苏一语的手,在他茫然又疑『惑』的目光中探身自己的脖子。

      就在苏一语的指尖即将探上薛澜的脖子时,薛澜却忽然感觉衣领一紧,竟被人捉住后衣领提了起来——

      “?!”

      薛澜忙挣扎着想将自己从背后的魔爪中解脱出来,谁知身后却传来了段闻峥不咸不淡的声音——

      “『乱』『摸』什么?是下次比赛能第一了?还不去训练?”

      “……”

      “抱、抱歉!!我这就去训练!!”

      薛澜扑腾的动作因身后段闻峥的声音而秒怂的僵住,而苏一语竟毫不够义气的鞠躬道了歉以后拔腿就跑。

      薛澜看着跑得毫不犹豫的苏一语,和只剩下段闻峥和自己的休息室,忙也想偷溜:“我也去练习……”

      段闻峥却干脆将他按在休息椅上,俯身神『色』不善的问道:“在哪呢,我也『摸』『摸』?”

      “……”薛澜大气也不敢出,因他突然靠近的动作僵硬的退至靠在椅背上。

      段闻峥却当真煞有其事的伸出手,似真打算『摸』一『摸』他说的喉结。

      薛澜憋得满脸通红,在胡『乱』的挣扎间反而让段闻峥的指尖却无意的擦过他领口的皮肤,拉链也在拉锯间滑下……

      段闻峥的动作一顿,在薛澜还未回过神来时就已经动作利落的将他的拉链重新拉了上去。

      “……?”

      段闻峥重新站好,清了清嗓:“知道错了?这种地方怎么能随便让人『乱』『摸』?”

      拉链被拉到了最上方的薛澜虽然觉得有些委屈,还是连忙点了点头。

      段闻峥神『色』稍缓,在他的脑袋上胡『乱』的『揉』了一把,声音还带着些许的沙哑:“乖。”

      薛澜不知道段闻峥怎么又生气了,可他的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薛澜打量着在一旁重新坐下的段闻峥,不知道是不是他刚刚和温衍的对话又出现了什么不愉快?

      薛澜看着段闻峥好像一个人在生闷气的模样,小心翼翼的问道:“刚刚wind……”

      段闻峥一眼横了过来。

      薛澜秒怂的闭了嘴,果然……夫夫吵架,生活不和谐会让人变得暴躁。

      他打量着段闻峥紧绷的神『色』,又害怕他是因为说了什么不由心的话惹了温衍生气,又偷偷躲起来自己生闷气,还是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和wind说了什么吗?”

      段闻峥瞥了他一眼,还是说道:“你真的觉得我们抽到邓锐秋他们是巧合?”

      薛澜一怔。

      他没想到事情会忽然牵扯到刚刚的那局比赛,面上的绯红褪去,忙正『色』问道:“你是说……是柯经理?”

      薛澜虽然平时琐事不愿太多计较,却并不是脑袋转不过来弯的人,是以段闻峥稍作提点拨他就大概想通了事情的不对劲。

      可柯经理为什么要让他们和邓锐秋打呢?这看起来对他也并没有什么好处。

      段闻峥像是看出了薛澜的疑『惑』,解释道:“邓锐秋想再跟我们打一场,大概是因为他们觉得找到了可以突破我们防线的办法。”

      薛澜闻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就是声东击西,引君入瓮后将所有火力丢压在段闻峥身上。

      “但我不认为他可以在这种换签的事情上动摇柯经理的决定。”段闻峥继续说道:“换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等同于作弊。”

      薛澜略一沉『吟』,抬起头:“雷霆战队的霍经理?”

      段闻峥像是没猜到他竟然会这样一点就通,似奖励一般的『揉』了『揉』他的脑袋。

      “这件事温衍去处理了,你就不用管了,专心打比赛。”

      薛澜惊讶的抬起头,没想到段闻峥忽然开始认真,刚刚宝贝wind单独表扬,如今他的cp竟然已经开始联手协作了?那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日子不是也不远了?

      段闻峥见这小孩的视线凝在自己身上,挑眉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薛澜眨了眨眼睛:“就是……你怎么忽然认真起来了?”

      “可能是因为……”段闻峥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像是遥遥的回忆起了某些片段:“因为开始发现自己也会有力所不能及的时候。”

      “现在还只是青训营,我们遇到的不过是想迈进职业这条路的人,并不是真正的职业选手。”薛澜似懂非懂的目光让段闻峥眸下一片温和,他靠坐身椅背,耐心的解释道:“但进了俱乐部之后就不一样了。”

      薛澜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他似乎明白了段闻峥的顾虑,和那种力所不能及的感觉。

      就像如果他早一点发现邓锐秋那时的目的在段闻峥身上,他是否就能赶到。

      但这个世界上最让人无可奈何的,也莫过于是“如果”了。

      “我不想在那个人需要我的时候我却什么都做不了,所以,这次我想认真打游戏。”

      段闻峥打量着面前好像忽然开始有了心事的小孩,声音也不自觉的放缓。

      “不知道他愿不愿意等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