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高H荡肉高H军营里的男人们

      待那一队捕快彻底消失在城门口时,白季才收回了视线。

      司姓,似乎不是那么常见。

      而且……

      那为首的公子,本身似乎就有些奇怪。

      他一身的制服,显然要比其他捕快,小上了一号,显得更加纤细精致。

      但是偏偏穿在他的身上,还处处显得得体,显然是为他个人精心裁制。

      更是在一些袖口裤脚处,做了一些不太显眼的改动,让那一身制服完美地装饰并衬托出了他个人的气质。

      这背景,确实不小。

      另外,就是那少年一身,除了露在外面的脸和手以外,也就其领口处,偶尔可以看见他的脖颈。

      显得有些不协调……

      太白了。

      是脸上和手上因为常年暴露在外的原因晒黑了?

      摇了摇头,白季不再多想。

      直感对于信息的天然敏感性,让他下意识地就在对方出现的第一时间扫过了对方的全身,对于这些基础信息的收集,也就在情理之中。

      倒不是出自于他的本意。

      反正他只是来这郡城找爹以及贩剑的,只要自己奉公守法,对方的职责应该是和自己没有什么相交之处的。

      点验完毕,没有差错,白季一行人也就顺利地入了城。

      城内相较于城外,就显得一派祥和。

      即便是那些脾气暴躁的江湖人士,在经过了城门口处的些许盘问见闻后,也是微微收敛了些许性子。

      目前也不知道老爹带着贵人去了哪里,带着两大车武器满城乱跑也不是个事。

      白季随意地找了客栈……

      客满。

      又找了家……

      哎~又客满。

      在城中晃悠了半天,白季才带着两大车武器和三个气喘吁吁的仆人,来到了一家看起来门庭有些败落的客栈住下。

      时间还早,让仆人们自己休息,白季直接出门。

      对于他来说,安阳郡的郡城算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对于现在的郡守性情,他也是一无所知。

      对于城内的地方规矩、风土人情等等,更是一无所知。

      趁着现在出门晃悠一圈,打探打探,顺带着找找便宜老爹,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

      “哎,你听说了没……咕噜咕噜……”

      “你也听说了?咕噜咕噜……”

      白季离得远,听不清那些人具体说些什么。

      只不过在他们的话语中,白季隐隐约约可以听到两个字总是被重复——秘宝。

      秘宝?

      啥秘宝?

      这个时间段,能有什么秘宝?

      嗯……

      自己好像一无所知呢。

      这是个人声鼎沸的酒楼。

      大批量涌入的江湖人士,让城内众多酒楼客栈的生意,一时之间火爆无双。

      或许是时间还早,白季还没有看到多少喝多了上头打架闹事的。

      倒是无数的声音满满地充斥着他的脑海。

      不过好在白季虽然听力属于寻常人的范畴,却可以使用直感帮助自己梳理获取重要信息。

      在许多桌上的小声哔哔中,白季听到最多的两个字,就是——秘宝。

      难道附近有什么宝物要在最近现世?

      武学秘籍?

      凤血龙元?

      龙脉源气?

      有可能么?

      白季的屁股在板凳上小心挪动,试图靠近最靠近自己的那一桌江湖人士。

      “喂!”

      然而一个身影挡在了白季通往真相的路途上。

      “客官您在这坐了半天,就点了一碟花生米?”

      白季仰头对着过来的酒保眨了眨眼睛,有些迷茫地问道。

      “咋?”

      “不是我们店大欺客,只是您也看见了,这几天生意火爆,我也不能让您一个人霸占着一台桌子耽误我们生意啊,老板会扣我工钱的。”

      “那……两碟?”

      白季伸出了三根手指,末了收回一根才试探性地问道。

      酒保瞪大了眼睛看着白季,忽然觉得这是不是对家派来闹事的。

      看着酒保逐渐不善的脸色,白季也很识趣。

      “走走走!我这就走!”

      说着,端起那一碟还算实诚的花生米,起身就走。

      出了门,白季回头看着一片热闹的酒楼大堂。

      心中暗自难过——

      我常常因为囊中羞涩而和你们格格不入。

      走出门两步,到了路边的一处阴影里,白季走到那缩在阴影中的一个小小身影面前,轻轻蹲下,将手中的瓷碟放在了这身影的面前。

      被声音惊醒了的老妇人先是看见了突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的瓷碟,抬眼看去时,只见满大街人来人往的背影,一时之间,也找不着恩人了。

      白季并非临时起意来到这家酒楼,只是因为在酒楼附近看到了那个老妇人的身影。

      城门口时,那位被打了十个板子的背刀猛男在那些捕快走后,最后对着那老妇人看了一眼的目光,让白季有些在意。

      既然恰好路过,那不妨就看看。

      而如今,观察了片刻后,白季也懒得再等。

      如果那猛男耐不住性子,早就来了。

      到现在还没来,可能就是打算等到晚上。

      白季可不打算在这里傻等到晚上。

      至于酒楼里,那些江湖人士所说的秘宝……

      可笑,能被这么多普通江湖人士知晓的秘宝,能有什么好?

      低级的,白季看不上。

      高级的,白季拿不到。

      溜了溜了。

      如果真的有秘宝出世,少不得一场争斗。

      趁着要发生争斗,自己卖点武器打个广告岂不美哉?

      看着白季离去的身影,对家酒楼二楼上一间包间中的人收回了目光。

      最后,这目光又看向了在街角阴影中妇人身前的那一小碟花生米,微微摇了摇头。

      在窗外射进来的光线中,这身影一身黑红相间的制服有些显目。

      酒楼一楼中,下意识地清扫了下桌面就打算去迎客的酒保忽然一愣。

      他觉得自己清扫了个寂寞。

      等等!

      我碟呢?

      连忙追出门的时候,酒保难以在人来人往的人群中,看到那持碟跑路的身影。

      吃碟花生米还要顺走一个碟,这辈子也吃不上三个菜!

      亏他还长得人模狗样!

      呸!

      ……

      日落西山。

      蹲守了一天的司星辰收回目光。

      那位似乎犹有怨气的江湖人士并没有出现。

      也可能是在等待晚上?

      但无论如何,她需要先回家吃饭了。

      不然爹爹又要派人满城找她。

      司星辰不愿意听到满城里都回荡着一个名字——

      小姐。

      她不叫小姐,也不叫郡守之女,她叫——司星辰。

      至于这里……

      司星辰瞥了眼那位犹自蜷缩在角落里的老妇人,心里想着。

      等晚上吃过饭再来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