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女生尿

      而他之前发出的神识攻击,也是因为前世遗泽,重生回来的时候神识还保留有一点,只不过肉身太弱了,要付出点代价才能使出来。

      他前世的实力已经修炼到修真界的天花板了,收集到的武技不知几何,但他现在眼界也高了,不像之前在修真界摸爬滚打,一得到什么武技,有时间就会修炼来防身。

      他想了许久,才终于选定了前世曾修炼过的一套拳法和一套掌法,六道轮回拳和奔雷掌。

      正当林子墨想要找个地方练习这两门武技的时候,白雨葭的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

      现在已经是半夜了,林子墨以为她是出来上厕所,没想到白雨葭去厨房拿了一把刀出来,在漆黑的房间里,那刀反射过来的月光是那么的刺眼。

      林子墨闭眼装睡,他不相信白雨葭会害他,不过多年来的习惯,他还是保持警惕。

      不一会儿,林子墨感觉到刀锋已经抵在自己的脖子上了,那丝丝凉意让他全身紧绷,不过他还是没起来。

      他是有把握脱险才会这样,他从来都不敢将自己的性命交给别人决定了。

      白雨葭没有直接动手,而是先叫醒林子墨。

      “卧槽,姐,大半夜的你干嘛?吓死人了。”林子墨假装被吓了一跳,接着若无其事地说道。

      “别动,先把你自己脚绑起来,快点。”白雨葭挟持着林子墨道。

      “姐,别闹了。”

      “快点绑。”白雨葭不客气道,手中的刀又按下去几分,另一只手扔了两条裤子在林子墨身上。

      意思很明显,叫林子墨用裤子将自己绑起来。

      林子墨无奈,一边将自己的脚绑起来,一边思考:工具不是特意准备的,应该是临时起意而不是蓄谋已久,那到底是什么事让她这样做呢?

      林子墨一时间想不出答案来,也只能照白雨葭说的做。

      林子墨绑完后,白雨葭说道:“手伸出来。”

      林子墨知道这其中肯定有古怪,也不问了,就依着她的要求,看看她到底要干嘛。

      白雨葭一手拿刀抵住林子墨的脖子,一手拿起裤子绑林子墨的手,绑完后,刀还是不肯放下来。

      “说,你是谁?我弟去哪了?”未等林子墨发问,白雨葭就抢先质问道。

      “姐,你说什么呢?我不就是吗?”

      “经历大事之后性格改变可以理解,但是你实力,还有外貌和气质的变化未免太大了,说,你伪装成我弟到底有什么企图?”

      “姐,你脑洞未免也太大了吧。”

      “那你怎么可能连我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

      “我知道啊。”

      “那刚才那些外卖怎么说?我虽然不讨厌,但是也不喜欢,我说喜欢吃的时候你连反驳都没有。”

      “我……”林子墨欲哭无泪,她没想到白雨葭这么细心,不过现在想想怀疑他被调包了也是正常的,毕竟他现在的变化真的挺大的,细细想来还真的全都变了。

      “说不出话了吧,老实交代,你们究竟有什么目的?”

      “姐,你听我说,这外貌是我修炼了其他功法的缘故,这个苏静雅可以作证,她全程都在一旁,不信你可以去问她。”

      “我明天就去问,那其他的呢?”

      “还有你喜欢和讨厌吃的东西我都知道,你喜欢吃……”林子墨将他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白雨葭又问了几个只有他们两个知道的事情,林子墨也都说了出来。

      白雨葭这时候已经信了大半,毕竟如果林子墨真的被抓了,他虽然纨绔,但也不会傻到将所有事情都吐露出来,这样他就没有利用价值了,而且也不会有人知道他遇险了。

      “至于实力和性格,其实现在这才是真正的我,以前都是我装出来的,你也知道我父母和我哥的事,保不准哪天就轮到我了,所以我只能这样了,我爷爷将我赶出林家应该也是跟那些人有关。”林子墨又搬出了这个借口。

      “那你怎么不早跟我说?难道你连我都怀疑吗?”白雨葭突然发起了脾气,跨坐在林子墨肚子上,丢掉刀,两只手同时揪住林子墨的耳朵。

      “不是,姐,你要是知道了还不得时不时就来找我练招,我怕那时候被人看见了,功亏一篑。”

      “哼!”白雨葭也知道自己是真的忍不住会找林子墨,所以哼了一声就不说话了。

      “姐,你先起来。”林子墨提醒道,两人现在的姿势有点暧昧,而且白雨葭的睡衣太短了,林子墨如果视线往下移,可以看见白雨葭春光乍泄。

      白雨葭也意识到了,她起身,转移话题道:“那你怎么不继续装下去了。”

      “这不是被赶出来了嘛,装下去不得被人打死,再说了,我觉得我现在的实力足以自保了。”

      “自保?你现在什么实力?”

      “快到武皇境了。”林子墨说了一个可以让白雨葭放心的境界。

      不同于苏静雅,白雨葭根本就没怀疑林子墨说没说谎,林子墨既然都隐忍了那么久,现在肯定是有了把握才主动暴露的。

      “姐,现在你都知道了,我就暂时不住这里了,等解决了再说。”林子墨觉得还是一个人方便一点,毕竟淬炼肉身不是一时半会的事,在白雨葭这里也不太方便。

      “你这是嫌我太弱了?”

      “不是,你怎么这么想?我是怕你有危险。”

      “你这样对我跟你爷爷将你赶出林家有什么区别,还是说你没有拿我当你姐,我今天刚说以后这是我们的家,你这就想走了。”白雨葭说到这,神情有点落寞。

      林子墨知道她又想起了她跟白家的伤心事,具体是什么事林子墨不知道,他只能猜出事情挺大的,不然跟家人关系一向很好的白雨葭不会离家出走。

      “好吧,我不走了,以后你自己一个人出去的时候小心点。”林子墨心软了,如果前世他没被人追杀而流落修真界,那白雨葭就是他唯一的家人了,也不知道白雨葭之后过得怎么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