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可by金花玉露全文下蒌地址介铰

      松里泽停了下来,摸了摸自己额头上肿起来的小包。

      这时绫音说到。

      “小泽,再来。”

      绫音不等松里泽准备好,再对着现在正在揉自己额头的松里泽扔出了第三块木柴。

      松里泽听见绫音的声音后,赶紧放下双手,握紧刀把。

      这时绫音扔出的第三块干柴已来到了松里泽面前了。

      松里泽还没有准备好,这次根本没有成功的把短刀抽出刀鞘,就再次挨了干柴一击。

      这次松里泽不敢再去揉自己的额头了,忍着疼痛,松里泽做好着迎接下一次袭击的准备。

      果然第四块干柴飞了过来。

      这次松里泽没有再匆忙的出刀了,松里泽在自己内心里默默的数着。

      “等等,再等等,近一点,再近一点,一、二、三,出刀。”

      这次松里泽成功的命中了目标物干柴了,不过时机可能把握的晚了一些,松里泽不是用刀身命中的目标,而是用自己握在刀把上的右手命中的目标。

      顿时,松里泽的右手就红了一块,而且连这把短刀都脱手而出了。

      这会松里泽知道该如何做了,赶紧蹲下捡起这把短刀来,果然刚刚起身把短刀收进刀鞘里的松里泽,又听见了干柴划破空气的声音。

      这次松里泽没有机会再去观察干柴飞过来的轨迹了,只能听着干柴破空的声音,迎着那道破空的声音的方向,快速的拔刀斩了过去。

      这次松里泽反而成功的用刀身命中了干柴,只不过没有把这块干柴给劈断,只是把它砸落了而已,这种感觉就像松里泽手中的不是锋利的刀剑一样,反而是一根木棒一样。

      松里泽没有理会这一结果,快速的收刀入鞘。

      得益于松里泽超强的记忆力,再加上先前多次在绫音的亲手指点下,松里泽每次的动作还是很标准的。

      很快,绫音手中十几把干柴就一扔而空,松里泽之后又命中了几次目标,不过都没有顺利的劈开干柴来。

      绫音这时对松里泽说。

      “小泽,把干柴捡过来,给我。”

      绫音没有再去柴房重新拿干柴,而是让松里泽自己把刚才扔出去的干柴给她捡过来。

      就这样,持续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松里泽终于是成功的把这一批干柴给全部一刀两断了。

      现在的松里泽满头的小包和右手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瘀痕。

      绫音这时走进正屋里,从里面拿出来了一个小药瓶,里面装着紫色的药水。

      绫音把药水扔给松里泽,让他自己给自己上药,接着绫音就走进了厨房去了。

      松里泽打开药水的瓶盖,先对着右手上的瘀痕涂抹着,松里泽只感觉这紫色的药水冰冰凉凉的,涂抹在手上很是舒爽。

      接着松里泽又对着自己额头上一头的小包,涂抹着,当松里泽涂抹完毕之后,绫音拿着一些东西也走出了厨房。

      绫音来到松里泽面前,对着松里泽说。

      “小泽,接着。”

      绫音扔给了松里泽一个小包裹,松里泽打开一看,只见里面装着的是一些干粮和一个水杯。

      绫音指了指屋后的那一片山林,对松里泽说。

      “小泽,还是先前那句话,中午之前回来,把箩筐装满,知道了吗?”

      松里泽点了点头,转身走出了院子的大门,向着那一片小山林走去。

      松里泽一路上看着路边的一些树枝,他没有偷懒去捡,他继续走着。

      很快,松里泽相中了一个目标物,那是一颗干枯的小树,上面的枝叶都已经掉光了。

      松里泽近身,走到小树面前,侧身面对着小树,松里泽回忆着拔刀斩的姿势,缓慢的做着准备工作。

      “蹭”的一声,短刀出鞘,很是顺利的就命中了目标,小树的一截枯枝掉落了下来。

      这太正常不过了,之前绫音给松里泽练习的是移动靶,现在只是命中静止不动的目标而已,怎么可能不命中。

      松里泽没有急着去捡那截枯枝,而是继续对着这颗还没有自己高的小树发动着拔刀斩。

      “蹭、蹭、蹭。”

      连续几道拔刀斩的斩落,这颗小树已经变成了一颗光溜溜的树了,现在在松里泽面前的这颗小树就像是一根木棍了。

      松里泽没有继续对着小树下手了,松里泽收到入鞘,俯身下去,捡起斩落的枯枝,就往背后的箩筐里扔了进去。

      这时的箩筐里底下一层将将的装满了,松里泽继续沿着崎岖的山路,向着山林里走去。

      没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松里泽就把自己背后的这个大箩筐装满了一半了,很是顺利。

      松里泽在一处路边的大石头上坐下来休息了一会儿,他拿出了那包干粮和水杯,一边吃着早饭,一边回味着自己先前的出刀的动作。

      松里泽遵守着绫音的叮嘱,没有深入这片山林,就在这片山林的外围活动着,没有深入进去。

      而且松里泽的内心之中,有着一股感觉,在隐隐的提示着他自己不要再深入密林了。

      松里泽沉浸在了练习拔刀斩的这种简单的快乐之中,他在路上还不时的对着空地在练习着拔刀斩。

      他自己在给自己加着担子,松里泽不光要完成绫音交给自己的任务,还要更加完美的完成这一任务。

      松里泽此时背着的这一大箩筐已经装满了一大半了,他换了一条路,向着绫音家走回去。

      这山间的路,说是路,其实都是夸张的说法,这些山间的土路很多就是一些野兽踩出来的兽道。

      回去的路上,松里泽的拔刀斩已经很是熟练了,往往一刀下去,就能斩断好几支枯枝,效率很是高效。

      清晨的阳光很是明媚,松里泽踏着轻松的步伐沿着小路快步的向家里走去。

      松里泽由于失忆的缘故,再加上绫音的悉心的照顾,松里泽已经把绫音家,当成了自己的家了。

      松里泽背着满满的一大箩筐的枯枝,回到了家中。

      松里泽回到院子里,把箩筐放在地上,看着院子中间的绫音。

      此时的绫音已经结束了剑术的练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