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电影网

      简臣正不知要怎么面对朱管家疑惑又带着希望的视线,阿拾的适时出声,缓解了他的尴尬。

      “管家若是想,阿拾可以将画面还原给您看看。”

      这话一说完,简臣就想抬手拍拍自己的脑袋。

      怎么忘了这件事?

      阿拾是个天才。

      她能以自身为引,连接画面与画面,过去与未来。

      这和穿越不同。

      阿拾这个能力的本质是VR,虚拟现实。

      在这个世界被称作“灵境”。

      她能将她看见的、知道的具像化,展现给她想展现的人。

      她不止能将自己的想法VR,还能将其他人的想法投射出来。

      阿拾的能力在作者已写的内容里是最特别的。

      她为了等颜北商破阶,在殊途等了他许久,也就觉醒了比其他殊途更多的能力,其中最珍稀的一项能力便是灵境。

      殊途“殊”途,本质就是“不同”。

      固守、陈规两个阶级的灵力只是基础阶段,用来固本培元、防身战斗,所以技能都差不多。

      殊途就类似于大学选专业了。

      不过这个专业是被动选的。

      修炼期间,天降什么专业完全是随机的。

      就好像22世纪的异能者,注射了基因针剂,但能否成为异能者,成为什么样的异能者,都是随机,看造化。

      如同简臣的时间穿越能力,不是想有就能有。

      同理,就好比同是殊途的阿拾和颜北商。

      阿拾会治疗、灵境,而颜北商会回溯。

      只见颜北商将手伸了出来,阿拾的手搭了上去,两手交握,仿佛时空转换一般,场景转到了半月前。

      阿拾灵境所展现的一切太过真实,真实到简臣差点以为自己穿越回了半月前。

      那夜,朱老爷熟睡,而门却被缓缓打开。

      门后无人。

      门是自己打开的。

      看见这诡异的情景,简臣不得不往颜北商方向靠,靠近大佬身边总是感觉安全点,尽管这些本质是幻象。

      接着,不远处的书桌上,一张纸飘了起来,而后落在了书桌中央。

      说是“飘”,其实不准确,更有点像是被人拿了起来。

      就像客栈那只鸡腿被一个没有“头”的人一口一口啃干净。

      有一种看不见人,但肯定有人的感觉。

      简臣眉毛微挑,看着有些熟悉的情景,他好像明白了。

      接着,凭空出现了一支笔。

      笔没有沾墨,落在纸上,纸上便显现出了字。

      是以朱老爷口吻写的遗书。

      大体内容是他被鬼折磨得崩溃,最后受不住,决定离开人世,将家产都留给了自己离家多年的弟弟,最后还贴心的附上了弟弟的联系方式。

      都不用看这个情景回溯,光看遗书就知道有问题了好吗?

      还灵异作祟?

      哪个鬼那么贴心,都要杀人了,还帮人交代后事?还这么详细?

      这里的警察……捕快都是不干活的吗?

      简臣在心中不停地吐槽,同时还微微羡慕了一下颜北商的回溯能力,真是厉害,只四周逛一逛,就能获得这么详细连贯的信息。

      遗书写完后没多久,朱老爷的身体就飘了起来。

      这次是真的飘。

      飘到屋子中间,房梁下,朱老爷的身子遍缓缓直立在空中。

      接着,可怕的事发生了。

      一道白绫出现,绕着朱老爷的脖颈,将他挂上了房梁。

      白绫扯着朱老爷缓缓向上。

      朱老爷子的脸越来越狰狞,脸色变得越来越紫红,是窒息的征兆。

      嘴里还发出辞世之前挣扎的呜咽。

      朱老爷的脚下,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倒地的椅子。

      “老爷!”

      朱管家大喊,声声抽泣。

      ……

      “这景象如何不是鬼怪作祟?”朱管家不解。

      颜北商坚持,“不是鬼,是修道者。”

      “修道者?修道者与我老爷有何恩怨?”

      简臣已经从那可怖的场景中回过神,打了一个激灵,而后好心地解释,“你家老爷跟他弟弟,有什么恩怨?”

      朱管家微怔,听懂了他的暗示。

      朱管家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老爷的弟弟是被逐出家的,这件事只有少数几个老人知道。”

      “为什么被逐出家?”简臣再问。

      “是因为……二少爷……就是老爷的弟弟,在当初争家产时,被发现在暗地里修炼邪术……”

      修道者崇尚灵力,但却有底线。

      邪术一类,名门正派的修道者是绝对不会碰的。

      只因为邪术大都违背了自然规律,而修道者被最初的老子一派影响,相信的是“道法自然”。

      而且,修炼邪术之人,常常被邪术反噬,下场都不怎么好。

      “什么邪术?”

      联想到五夫人被附身的情况,这两件事定然有关,肯定不是偶然……难道邪术是招魂?

      一想到青烟说自己以前会招魂,简臣就立马起了警惕。

      可不能让这些人知道这段过去,不然指不定围剿了他。

      虽然最后能成神,但也不必给自己多添麻烦吧。

      而且……那个破作者弃坑了,谁知道他会在这个世界待多久,谁知道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

      管家对着简臣摇头,表示不知,他也不知道那个邪术究竟是什么。

      颜北商朝着仍然很疑惑的管家解释,“这个房间内,确实没有任何鬼怪,但有灵力波动的痕迹。”

      凡修道者施法之处,皆有灵力残存。

      颜北商在空中动了动食指,一道金色的细线便跟着他的食指,浮在空中,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便是那修道者……凶手的灵力。”

      颜北商将细线缠成一个圈。

      阿拾会意,从腰间的一颗小型金色镂空香囊球中取出了另一个布制香囊,将布制香囊打开,颜北商便将细线放进香囊里,阿拾随即将香囊系好,递给了管家。

      阿拾声音如细雨滋润万物般的温柔,“将这个香囊递给灵力监管局,他们自会想出法子捉拿凶手。”

      管家连说了好几句谢谢,然后问:“灵力监管局?”

      “镇上的捕快们只能处理普通案件”,阿拾微微一笑,“您既然怀疑其中有诈,想必是已经报过官了吧?他们怎么说?”

      简臣看着阿拾的笑,也不自觉弯了弯嘴角,只觉得心都要化了。

      好温柔,好漂亮,好温暖。

      突然,简臣感觉到一道极为不和善的视线,他扭头一看,颜北商那厮果然正冷冷地看着他,眼神中有警告的意味。

      简臣冷哼一声,有媳妇了不起?

      暴力狂那什么眼神?

      以为自己会抢阿拾么?

      搞笑。

      他也会有媳妇。

      作者给他配的可是个大美女,以后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嫉妒他呢!

      朱管家这边已经再度开口,“他们说这是自杀,仵作也验过,笔迹也对照过,无任何疑点。”

      “那是因为他死于陈规修道者之手。”

      颜北商笃定,将一开始的结论重复了一遍。

      他的音色跟阿拾温柔的相反,颜北商的声音听了让人只想裹紧了身上的衣服,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