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观看一本书道

      这是一个地域无边无际的辽阔大天地。

      山林、大海、生灵、万物应有尽有,形态各异。

      天空上有一轮磅礴宏伟的巨阳。

      随着时间变化,从弱光到强光,又回到弱光。

      当弱光消失,巨阳变成了巨月,散发柔和的光芒普照大地。

      依然是由弱至强又回到弱,再变回巨阳,如此反复循环。

      一座耸入云宵的山峰上,冰雪覆盖。

      冰层上随处可见蓝色的水晶兰。

      更有雪树密林,水雾弥漫,一副九天仙境的场景。

      密林中,有一间圆形蓝水晶院子。

      亭台楼阁悬空,由一黑一白两根柱子撑起。

      院中院的设计,最上面是一个亭子,吊着两个秋千。

      一男一女正一人一个坐在上面荡秋千

      女的一袭丝滑白雪流纱薄裙,脚下一双透明水晶高跟鞋。

      男的一身白色长袍,细腻柔软。

      女子率先打破平静道:师兄,我们整整被困三个阴阳纪元了,还是没能找到丝毫消息吗。

      苦笑一声,青年道:这天地太大了,大到哪怕以我们的实力都到不了边界。

      说到这里,忽然叹息道:哎!修炼太难了。

      女子闻言,似也认同青年的说法,默不作声起来。

      青年见状,似早以习惯,道:前些日子与三阴国发生些摩擦,师傅受伤了,我去探望一下。

      说着,便直接起身要离开。

      就在这时,女子道:师兄请留步。

      青年一震,忽然转身看向女子,眼神中似有无尽的期待。

      女子看到了,却不作任何表示,道:我的阴阳元界即将破碎,我要遁入轮回中去主持大局了。

      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出现,你们保重。

      青年一惊,旋即想到什么,问道:当你归来之时,可否给师兄一个机会?

      女子闻言,一如既往的平静道:我不知道。

      苦涩一笑,青年道:我等你。

      有些无奈,女子道:你这是何苦,阴阳者,早以看破阴阳。

      师兄,你堕落了。

      说着,玉手朝前一点指,一个时空隧道出现,女子也不等青年回应,便直接走了进去。

      然就在这时,青年道:我一路追寻你的脚步至此,又在此等你三个阴阳纪元了,这次谁也不能阻止我跟你在一起。

      说完,便决绝的跟了上去。

      ……

      一团白光从无尽广袤的时空隧道中飞行。

      身外伴随着一道道颜色各异的雷霆轰击。

      每轰击一次,白光便小一圈,颜色暗淡一分。

      当白光穿越到时空尽头时,只剩下一点白色的灵光没入一个人心中。

      ……

      混沌中

      一座恢宏银色大殿。

      不,准确的说,是九座大殿拱卫中间的一座圆形宝塔。

      塔身散发九色光芒。

      上面有九个不同的神像。

      个个都是一副睥睨天下,蔑视苍生的模样。

      突然。

      咔!

      仿佛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一般,在这寂静的空间内显得格外刺耳。

      只见。

      塔中一枚悬空透明菱形水晶上显出一道裂缝。

      就在这时。

      咔!

      又是一声裂响。

      水晶上的裂缝赫然又多了一条。

      这像是炸锅了般,吸引到了某些人注意力。

      突然。

      九个神像华光一闪。

      赫然变成了真人。

      很有默契的,谁也没问,就凝重的看着水晶。

      这时。

      一个仙风道骨的中年人道:不知何原因让宇宙之心破碎。

      如今只剩三千年了。

      各位神主,可否开启九神造化之地了?

      一个阴气萦绕的妖媚女子撇嘴道:仙主这话说的可是无聊之极,还有其他选择吗。

      仙主笑道:说出来总比闷在心里好。

      如此。

      我等可要比比速度了。

      再会!

      说着,也不等他们回答,便直接退出神像。

      其他神主见状,也没有耽搁,纷纷离去。

      ……

      地球,某医院手术室内。

      一个护士装的女子躺在手术台上,双眼紧闭,面色苍白。

      主治医生是个年青人,拿着电击除颤仪施救,焦急的问道:仙仙怎么这样?

      辅助护士道:不知道,就听说是忽然晕倒,心脏骤停。

      青年看着仪器上的一条直线,面色难看,咬牙道:让你好好休息就是不听,非得熬夜,老子电死你。

      这像是发了狠,然而却丝毫没有效果,直线还是那么直。

      就在青年的表情逐渐变成苦涩时。

      突然。

      一点白光没入女子心中。

      顿时。

      机器上的直线开始变的弯曲。

      这一幕让手术室的众人惊喜非常。

      渐渐的,渐渐的,一切正常了。

      青年擦去额头汗珠,道,行了,送回普通病房观察就行了。

      病房中,只有女子一人。

      忽然。

      睁开了眼睛。

      一股记忆讯息奔涌而出。

      我叫白仙仙!

      话音刚落。

      轰!

      轰轰!

      轰轰轰!

      一顿连炸,天变了,仿佛世界末日了一般,天空灰暗起来。

      然这一幕似不在此一地发生。

      而是全地球同时上演,惊天动地。

      人虽然没有出去,但是外面的动静还是传了进来。

      他们在恐慌!

      对!

      尖声厉叫,一副天将塌的恐惧感。

      随手一淘,将手机拿到手中,刚想发个朋友圈啥的。

      却发现没的信号!

      这一下才是真的惊到了。

      所谓头可断,血可流,手机不能变板砖。

      刷的一下就坐了起来,刚想动,却有一道天籁之音仿佛从无尽空间外传来。

      感觉上就在耳边,又那么飘忽。

      岁劫三千,寻木种,救白魂,破昆仑。

      谁!

      什么意思?

      白仙仙惊叫道。

      然而,没有任何回应,如石沉大海,一点浪花都没有。

      这诡异的一幕让白仙仙坐不住了。

      一翻身,走到护士站台。

      却发现他们围在一起听收音机。

      这里是国足新闻,对于目前所发生的一起,民众们不要慌。

      通信暂时正在抢修中,有什么进展将直线播报。

      听到这里,白仙仙大概明白了什么。

      心道:天果然变了,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预知未来的。

      忽然,淡笑一声,叹了一口气。

      摇摇头,便直接离开了医院。

      刚回到家中,手机收音机便响了起来。

      这里是国足新闻,非常时期,非常对待。

      请广大民众们不要去荒野。

      根据最新消息,野外有许多几千年前就灭绝了的动物。

      这些动物的攻击性很强,看到请绕道。

      谢谢。

      眨巴眨巴眼睛,白仙仙有些愣神,自语道:这是要围城吗?

      刚想用手机查一下车票。

      却忽然反应过来,苦笑一声,道:信号都没的,这板砖就是个收音机啊。

      似是为了解决白仙仙的问题。

      收音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这里是国足新闻,因为现在各地磁场严重干扰,地面出现裂缝。

      所以先封闭所有交通工具。

      请落在荒野村庄的民众尽快赶到镇上或者城中,注意防范。

      待时局稳定后再考虑去留。

      嘴角狠狠抽搐。

      白仙仙道:好家伙,一点机会都不留吗。

      算了,管你天塌地陷,洗白白再说。

      洗完之后,就着浴巾,躺在沙发上。

      收音机又响了起来。

      这里是国足新闻,由于荒野之中出现了大量野兽。

      根据最新消息,以有不下百起遇难者报案。

      介于此事,国家决定放开枪支弹药供给。

      民众可凭身份证明去购买。

      滴滴滴!

      这里是国足新闻,根据最新消息,荒野之中存在巨兽,大小足有十几米长。

      特此,禁止民众出城。

      滴滴滴!

      这里是国足新闻。

      根据最新消息,有野兽攻击村庄。

      请还未撤离的民众们赶紧撤离,尽快赶到就近城中。

      所有城市请开启一级战斗准备。

      如非必要,国家将空投支援。

      请民众们尽量不要慌。

      听到这里,白仙仙将手机一丢。

      酝酿起接下来的计划。

      岁劫三千。

      这个好理解,只是数字单位是什么?

      三千天?

      三千年?

      三千万年?

      如果是三千天,那就是不到八年。

      这么短的时间你让我去哪里做这么多事啊。

      寻木种,救白魂,破昆仑。

      什么是木种?

      白魂是这个躯壳的本来灵魂吗?

      那我是谁?

      因何而来?

      昆仑到是好理解。

      可你要我炸碎一座山?

      那是人干的事?

      无语问苍天。

      苍天不得闲。

      就在这时。

      一个男声传来。

      仙仙,你在家吗?

      我下班看你来了。

      闻言,白仙仙知道这是谁了。

      我没事了,谢谢你。

      我在洗澡,要很久的,你改天再来吧。

      然而,青年不相信,道:以医学的角度,你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期。

      是需要再观察观察的。

      白仙仙道:放心啦,我没事了,改天再聊,我洗澡去啦。

      说着,还故意起身,将房门重重一关。

      青年闻声,眼睛一眯。

      忽然声音并不大的道:那我进来等你啊。

      说着,竟不知在哪里弄到的十字钥匙。

      轻轻一扭。

      叮,房门被打开了。

      白仙仙大惊,道:你怎么会有我家的钥匙!

      青年明显也是一愣,这被人抓个正着确实尴尬。

      不过占着脸皮厚,看着浴巾中的人儿。

      笑道:仙仙,你知道吗,我们认识两年了。

      从你刚来做实习护士,我就注意到你了。

      我很幸运,一年前你终于答应做我女朋友了。

      说到这里,忽然将房门关上了。

      可是你一直不咸不淡,不温不火的。

      让我心里痒的难受你知道吧。

      尤其是今天。

      你竟然因为熬夜,差点就醒不过来了。

      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和自责吗。

      若你不答应也就罢了,偏偏你又答应了,却又什么都得不到。

      我是个医生,知道什么时候是最好的时候。

      知道什么时候是期限。

      我不想再等到下一次悲剧才追悔莫及。

      今天是在医院,下次呢!

      所以,既然我们都是男女朋友关系了,而且我也等你那么久了。

      你就嫁给我吧。

      说着,还主动走上前去。

      白仙仙见状,面色一紧,道:你先出去,我来例假了。

      青年笑道:别骗我了,这样的把戏只能哄哄孩子。

      你的假期可是被我牢牢掌握的。

      说着,似越走越快。

      白仙仙见状,心里一慌,滋溜一下就往房间跑。

      却好死不死的,刚刚自己把房门关上了。

      于是刚打开门,却被青年搂住了。

      笑道:不用这么急吧,我们慢慢来。

      白仙仙眼神躲闪,用力想要推开,却发现毫无用处,道:真的,今天不方便,我还有些不舒服,咱们改天好不好。

      青年笑道: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今天是个特殊日子,我们当牢记,你说对不对。

      白仙仙央求道:求求你了,下次吧,我都答应你了,这事跑不掉的。

      青年笑道:既然迟早都有这一天,那就没什么好拖的啦。

      说着,抱着白仙仙就往房间的床上走去。

      白仙仙拼命挣扎,道:求求你了,下次吧。

      突然。

      啊!

      白仙仙惊叫一声,被青年甩到床上。

      紧接着又包围上去。

      白仙仙一脸惊恐的哀求道:求求你了,下次吧,我身子不舒服啊,想吐。

      然而,青年却忽然脸色一沉,道,都多久了,你还忘不了前任是吧。

      他有什么值得你惦记的。

      你知道你已经拒绝过我多少次了吗?

      超过百次啊,我都懒得再记了。

      既然有理由分开,就没理由复合了。

      你清醒些吧。

      说着,便吻了上去,手还不老实起来。

      白仙仙急的眼泪汪汪。

      一边拼命阻挡,一般哭腔道:这是最后一次,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然青年闻言,手法更刁钻起来。

      又因为穿的是浴巾,这跟没穿有区别吗。

      这像是一道平地惊雷。

      白仙仙慌忙之间,伸手一抓。

      将床头一个正方形的台灯抓到手中。

      直接用力一砸。

      哦豁!

      啊!

      青年瞪大眼睛,有些不敢置信似的盯着白仙仙。

      然后直接死不瞑目!

      白仙仙见状,面无血色。

      一把将青年推开。

      坐起来,看到其头上的一个血洞。

      忽然收紧浴巾,将头埋在双腿间。

      嘤嘤大哭了起来。

      心里慌到方寸全无,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了。

      大概持续哭了一刻钟。

      白仙仙苍白着脸,耸着鼻,跑去洗了把脸。

      换上一套白衣。

      就在这时,收音机又响了起来。

      这里是国足新闻。

      最新消息,野外有特殊的仙草。

      能够让野兽变异、变大、变强。

      民众们不要去冒险进入野外,非常危险,请注意安全,待在城中不要出去。

      咽了口唾沫,似有了决定。

      带上一支单筒望远镜,用背包装上一些零食和衣物。

      便直接跑跑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