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名看看2019台湾大陆免费视频

      天水郡,八十万居民,十五万黑甲军,毗邻陇西郡,天水城位于天水郡中心,天水郡山峰连绵起伏,巍峨挺立,险峻挺拔,蔚蓝的水,新奇秀丽,时而柔情无限,时而咆哮奔腾。

      匈奴帝国近期又开始蠢蠢欲动,在长城河套狼山,派出零星骑兵作难,侵扰。开始试探大楚帝国战力,经常有边境居民被害,粮食牛羊被抢,大楚帝国皇帝,准备派兵征讨匈奴帝国,太守司马忠收到军令征兵征粮,打造武器,天水郡太守韩康邀请司马太守共商大计,韩康和司马忠是世家好友,探讨血魔教,万尸教作难问题,南蛮万象国,还有朝廷征兵征粮大计,。也是世家好友一年一次的聚会。

      司马太守认为血魔教的问题的请教张野,带着司马夫人,司马雯雯,张野,羽化蝶,赵护卫和二十个卫兵,骑着马和马车一起赶向天水郡。张野为了多一些对付血魔教的手段,派人仿制了一个佛像放在山泽村,把金色观音莲花像,放进储物袋,带在身上。金色观音莲花像,可是法智大师的一生心血。

      日落后,一群人在客栈休息,司马雯雯很感谢张野救命之恩,吃的,喝的,用的,只要是好东西都先给张野拿来,

      “张将军,吃个水果。”司马雯雯提着一篮水果送来······

      “雯雯小姐,你叫我张野吧,随便点。”张野说道······

      “好吧,我叫你,野哥哥。”司马雯雯说道,和丫鬟一起回去休息了·······

      羽化蝶教训道“野师弟,你最近给我老实点。”·······

      “蝶蝶师姐,你想多了,雯雯小姐,只是感激我救命之恩,她怎么会看得上我这个乡下之人。只有蝶蝶师姐对我最好,不嫌弃我。”张野说道,又不能拒绝司马雯雯,送东西的好意。

      经过半个月,长途跋涉,终于来到天水城,城墙林立,高楼无数。繁华喧嚣,人来人往。

      太守韩康,长子韩浩,一副满腹经纶,才华横溢的打扮,吴将军,曹大夫和一些官员出城迎接,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太守韩康说道,和司马太守一起商讨国事,

      张野和羽化蝶,司马雯雯一群人,来到一处大的庭院。欣赏着小院的风景。

      韩浩跑了过来带着四个护卫,一个护卫端着一盘东西。急忙上前找到司马雯雯

      “雯雯妹妹,一路周车劳顿,辛苦了,我对你很是想念,彻夜难眠。”韩浩说道·······

      “雯雯妹妹,我为你写了一首诗,念给你听。”只见韩浩闲庭信步,摇着扇子,四个护卫,拿着大蒲扇,使劲的扇风。此时“韩浩梦想在司马雯雯面前吟诗”的时刻终于展现····

      《忆相思》

      “鱼沉雁杳天涯路,始信人间别离苦,

      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韩浩念道·······

      “这夏天没到,扇那么大风干嘛,不怕感冒啊,这是是你写的吗?很不错。”司马雯雯说道······

      “当然是,你浩哥哥,满腹才华,精妙绝伦,举世无双的我写的。”韩浩自卖自夸道········

      “只要你爱听,我天天念给你听。”韩浩说道·······

      “雯雯妹妹,这个是紫灵果,甘美可口,吃了浑身充满精气,年轻漂亮有活力。”韩浩拿着一盘只有两个紫灵果,给了司马雯雯,

      “紫灵果,很贵的,一个要一百两银子,只有皇宫里的皇子,公主才能吃的上。”司马雯雯说道···

      “只要雯雯妹妹喜欢,爱吃,我天天给你买。”司马雯雯说道

      司马雯雯拿着紫灵果,还是什么好东西都给张野,向张野走来,递给张野,张野拒绝几次,最终还是被司马雯雯塞给张野。

      “这是给你吃的吗,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太守之子,得罪我,你吃不了兜着走。你小子也配吃这种东西,一百两银子一个,”韩浩心疼的走了过来,从张野手上夺过来,又拿给司马雯雯,

      “小子,离我雯雯妹妹,远一点,我们是青梅竹马,天生一对,”韩浩对张野说道····

      “不许你这样没礼貌,对野哥哥这样说话,野哥哥是我最敬佩的人。”司马雯雯说道····

      “这小子何德何能,有什么本事,成为你最敬佩的人,雯雯,咱们可是青梅竹马,你为了他吼我,小子你给我等着,到时候哭着求我原谅你。”韩浩小心翼翼的拿着两个紫灵果走了,把紫灵果看得很重要,小心翼翼,愤怒的端着,紫灵果走了。

      张野觉得很无语,自己什么都没做,很无辜,很冤枉,

      “野哥哥,你要理他,他就是一个小肚鸡肠,心胸狭隘,爱财如命的人。”司马雯雯说道········

      晚上,太守韩康宴请司马太守,旁边坐着大小官员,还坐着曹大夫,

      “来,举杯,恭迎司马太守远道而来,这两位是谁,如此面生?”太守韩康问道····

      “这位张将军,也是四合派的真传弟子,张野,是我女儿的大恩人,这位小姐是四合派的掌门的女儿,羽化蝶。他们特地万里而来帮我,驱鬼降魔,诛杀血魔教。”司马太守得意洋洋的说道·······

      “司马兄,福气不浅,难怪看你,红光满面,谈吐不凡,气宇轩昂。”太守韩康说道·······

      “浩儿,你要向他们多多请教,能拜入四合派学习,来帮助为父,别总是搞没用的,吟诗作对。”太守韩康说道,韩浩很不服气,想找个办法一定收拾一下张野·····

      只听太守韩康,酒过三巡,说出心里的苦。匈奴作难,朝廷税银,兵马钱粮,殚精力竭,很是头痛。心慌胸闷,恨不得把心掏出来,剁成碎块,彻夜难眠,血魔教和万尸教。时常作难,百姓怨声四起,朝廷不作为。驱鬼除魔,只见韩康说着不舒服,曹大夫,拿药,每日依靠白酒和药,韩康说着心里难受,一个侍女拿出“冰块水”给韩康,才能批改公文,咱们都是皇帝的老臣,要为朝廷皇上排忧解难,为大楚帝国作出政绩来。

      突然,只见韩康,双手抱着胸,说着心里绞痛,呼吸困难,曹大夫上前按压,推拿,活动韩康四肢,始终不见好转,韩浩哭着,“快救救我父亲”

      张野上前,拿着韩康的右手掌,扎了两针,只见韩康清醒过来,说道心胸不痛了,就是感觉堵,心跳过快,感谢张野救命之恩。

      张野说着,是心胸血液流通忽快忽慢,加上“蜜汤”刺激,蜜汤能一时解决心率,也会导致心率失衡,导致心率过快,心里绞痛,呼吸困难。心部有太多寒气和压抑之气。以后不能吃“蜜汤”,“蜜汤”只能缓解一时,犹如引鸩止渴。

      张野让太守韩康脱下上衣,扎了三针,运用四合功法“吸掌”从背部吸出一团白色的寒气,又吸出吸出了灰色的温热的压抑之气,太守韩康感觉到二十几年从未有的舒畅,如获新生。

      “多谢,张神医的救命之恩,不然我这条老命就归西了。”太守韩康劫后余生说道·····

      张野拿出储物袋的丹炉和药草,当场炼制了三颗通心丹给了太守韩康,没有辜负葛药师为人治病的嘱托。

      过了两天,张野和羽化蝶,正在天水城里,闲逛。只见后面跟着韩浩和十个护卫,拉着四条大灰狗,张野和羽化蝶正在古巷子里,只见四条大灰狗呲牙裂嘴的冲了过来

      “师弟,韩浩那小子又在使坏。我去教训他们”羽化蝶说道····

      “看我来,和他们玩个有趣的,整治他们,”张野和羽化蝶装着被狗咬,跑来到一直屋子,张野拿出丹炉,炼制好了,迷魂丹,失魂丹,扔了一颗迷魂丹,冒着蒙蒙的白眼,大灰狗晕了过去

      只见韩浩追了过来,看着大灰狗都倒在地上,很惊讶奇怪。

      张野又扔了一颗失魂丹,大黑狗都醒了,追着韩浩和护卫,满大街的跑,身上破破乱乱,蓬头垢面,哭爹喊娘,破履烂衫。

      “张野人,你太奸诈了,张野人,你给我等着,我饶不了你”韩浩喊道····

      晚上,一个官差骑着马来到庭院“张将军,羽化蝶小姐,我们丢失了两百头军马和羊,有的军士看见似乎是魔教修士所为,在作难,请你前去查明情况,商讨对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