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app安装无限看

      可就在这惊悚的一刻,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一把飞刀以闪电般的速度,已拦阻住贺振远砍向高圆圆的那一刀。只听一声大响,两刀相撞之后,贺振远的身形已由不得自已,反被击来的大力向后倒退了三四步远。在惊恐之状中,好不容易才站稳了身形。

      那高圆圆见贺振远的大刀砍来时,已知自已根本是根本无法躲闪。人此时仿佛已失去了智能,变的完全麻木一样。可是在听到一声响后,已感觉自已的身腰被人一挽,身子仿佛旋了一圈。惊悚之后再定神一看,竟然是肖龙出手相救。只见肖龙的左手正挽在自已的腰间,用他的身体正护着自已。

      高圆圆此时仿佛是忘记了刚才那惊魂惊悚的一幕,温馨地把头倾靠在肖龙的胸前,好像完全陶醉在这幸福难忘的一刻。

      谢凤和肖瑶怕贺振远再出手反击,两人急忙也冲向前来,不由分说地架起高圆圆急速地退了回来。当高圆圆见父亲瘫倒在地时,可慌了手脚,急忙抱着他的头部大声疾呼起来。

      高占威不知是心灵的感觉,还是什么原因,竟然睁开了眼睛。当看到眼前的女儿时,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仿佛还在梦里的恐惧之中一样。当回首看了看四周,才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人顿时也有了气力,并立即站起身来,抱住自已的女儿,生怕她再丢失一样。

      那贺振远虽在恐慌中站稳了身形,可也是异常愤怒。没想到又再次被眼前这个小兔崽子坏了自已的大事,便也顾不得许多,便转身对身后的手下喊道:“段筱组!给我灭了这个小兔崽子。”

      贺振远的话音才落,那段筱组的十名镖师已以极快的速度把肖龙团团围住。

      “贺振远,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你今天也休想跳脱。我不想大开杀戒,我们两人来个自我了断。”肖龙看了看眼前的这十人说道。当肖龙看了看眼前这十人时,心里也不禁有些惊讶!没想到振远镖局竟然还有这样的高手存在,心中也不禁暗自作好了准备。

      “肖公子,虽然我很惊讶你的武功竟然如此精进,连我也畏惧三分。但我就不相信你能够以一己之力,对付我这十个高手。”贺振远不无得意的说道。

      “呵呵!能不能,等一下就会知道,也容不得我手留情了。”肖龙此时也不再多想,便回应道。

      “小兔崽子,你也别太得意,等一下就让你知道我们的厉害!”那十镖师中的头领,见肖龙竟敢如此轻视自己,心中不禁恼怒起来。

      “呵呵!好,我们就见识一下真章吧!我到要看看你们到底有何能耐!”肖龙故意轻视地说道。

      “你们速战速决,不必留着,知道吗?”听着肖龙对自己的十个镖师如此轻视,贺振远心里已不是滋味,于是严历地吩咐道。

      “是,总镖头!”回应完贺振远的话后,十镖师中的头领站出来说道:“小兔崽子子,就让我段筱先来会会你!”

      肖龙看了他一眼,摇摇头说道:“凭你?你们还是一起上吧!免得说我没有给你们机会!”

      “哼!你个小兔崽子,你也太目中无人了,你还是先会会我再说!”段筱看肖龙居然敢如此轻视自己,心中甚是恼怒。冷哼一声后,瞬间只见他手中的刀直逼肖龙而来。

      “哼!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呈献,吃我一招。”肖龙也冷哼一声,大声喝道。伴随着喝声,只见手中的飞龙刀轻轻向前一搭,就轻易地挡住了对方攻击过来的一刀。

      段筱组的这十名镖师都是贺振远手下最强的一组镖师,段筱既然能做为十镖师中的头领,足已证明他是个武林高手。段筱当然有着丰富的实战经验,他见刀的去路已被肖龙的飞龙刀所封锁,便知自己已失去了制敌的机会。当即也毫不迟疑,握着刀的右手轻盈地向外扫了个弧形,随着手的舞动,本是直击向肖龙胸口的,跟着突然就变成了由右至左砍向肖龙的腰部。

      肖龙见段筱反应如此迅速,动作机警灵敏,便知道眼前之人确实有几分了的。当即也不再迟疑,整个人迅速向后退了数步。用飞龙刀护住身前,不让对方的刀伤到自己。

      那段筱见肖龙倒退数步便以化解了自己的这一击,心知此招已又占不到什么便宜。但他并没有收回刀势,而是将刀势一直由右向左继续砍了下去。同时整个人也飞快地欺身数步,使自己和肖龙之间的距离保持在攻击范围之内。当刀砍到左下方时,段筱的整个身子突然一矮,握刀的右手一翻,随即又由左至右向肖龙的双膝横扫过去。

      肖龙见他的刀法突变,已知无法继续避让。当即来了个腾空飞跃,向着段筱的上方腾跃而过,飞龙刀也顺势向他的头部攻去。

      段筱没想到肖龙会突然腾跃,自已想要变化位置几乎已是不可能,要想安然躲过这一击也是极为困难。无奈之下,只得把上半身快速地向下一压,然后又向右一偏,才避过了要害之处。可是仍被刀锋划破了衣服,在左肩上留下了一道深深地伤口。可在这一瞬间,肖龙的刀又削了回来。段筱已顾不及肩上的伤口,就地快速一滚,向旁边退去,尽量跟对方拉开距离。两人又在刹那间都站立相对而视,相距已然只有丈余。

      “没想到你这个小兔崽子倒是有些能耐,竟然能够伤到我。”段筱看了看左肩上淌着血的伤口,用气愤的眼神看着对面的肖龙说道。

      肖龙用衣袖把刀锋上的血擦掉,故意又以一种轻蔑地眼神看着段筱,回应道:“段筱,我想要取你性命易如反掌,刚才只不过闲着无聊陪你玩玩罢了!让你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哼!你个小兔崽子,刚才让你三分,你却不知好歹!今天我就让你尝尝真正的厉害!”看着肖龙那蔑视的眼神和话语,段筱不由的怒火中烧。

      “段筱!让你速战速决,难道忘记了吗?”贺振远见段筱还想单打独斗的样子,不禁威严地大喝道。

      被贺振远这么一喊,本来有些失去理智的段筱也随即清醒了不少,当下回应道:“是,总镖头。”然后一脸严肃地向自已的下属大声喝道:“九组镖师听令!遵总镖头命令,速战速决灭掉敌方。”说完又看向肖龙说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既然你想找死,那我们就成全你好了!”便又冷哼一声道:“行动!”

      紧接着其属下镖师都相继以一种严肃地语气回应道:“是”便迫不及待地把肖龙团团围在中间,一起向他发起了攻击。

      在段筱的指挥下,十人开始是缓缓地旋转运动起来,速度是由慢逐渐地开始增快,并又同时向肖龙发起攻击。十人快速地运动旋转,他们不断移动地模糊身影,已让肖龙看不清他们到底谁是谁,也完全看不清自已是在对谁应战。

      肖龙也已无瑕去分辨、去多想,只是本能地握起手中的飞龙刀。看也没看,就如闪电般地向着声音发出处劈去。

      “砰、砰!”数声,刀与刀的撞击声在不断响起,已见几把刀被大力撞开。显然攻向肖龙的那刀已被阻拦,同时也避过了紧随而来的另外几把刀的攻击。

      见肖龙能躲过多次的连续攻击,段筱他们的攻势变得也越来越猛。随着对方攻势地加快,肖龙也只好由最初的应付而转变为主动的出击。只见飞龙刀拖着一排长长地刀影,把双方的刀光剑影融合在了一起。

      随着阵势的不断变化,和连续不断地攻击。刀光剑影又一次次地分离,又一次次的融合。飞龙刀和回旋阵的剑网交织在了一起,交织过后。飞龙刀又弹了回来马上又攻向另一方,就这样攻击了数十个回合。

      此时只能听到刀剑兵器相碰所发出的砰砰响声音,完全看不清双方是怎么对战的,双方的攻击和阻挡速度已完全无法用肉眼可见。

      那段筱等十人组成的回旋阵果然不同反响,在他们纯熟地配合之下,急速运转其阵势。用他们纯熟地配合把其威力发威到极致,不断地向肖龙发起一次次的攻击,又能成功地阻挡住飞龙刀的反击。

      肖龙见自己的每一击都被对方化解,不能破开那剑网,当下也加大了攻击速度,场中兵刃砰砰响声也变得更加地激烈起来。

      贺振远看到段筱他们已把肖龙团团围住,双方斗的是不可开交,并仿佛已看到胜利在望。心情突然变的十分高兴,于是转过身向旁边的人下令道:“发信号,全面出击。”同时也提刀向高占威迎了上去。

      这边高占威一看势头不对,知道贺振远想决一死战,并立及也向神武镖局的人发出了迎战令。两边在倾时之间,就暴发了空前的大混战。

      高占威知道这一战是躲不过的,此时也不搭话,也不想给贺振远寻找机会,便提刀迎了上去。随即腾空跃起,并大喝一声:“吃我一招!”。伴随着喝声,已从空中直落而下,以一种难以想像的速度把刀向那贺振远砍去。

      贺振远深知这一招的厉害,要想阻拦,却已为时已晚。到了此刻只能迅速后退,以免让自己受到伤害。

      于是当即把手中的刀舞起,接着把刀用尽全力向高占威腾空下落的方位横砸了过去。

      只听到‘砰’地巨响一声,两刀交织在了一起。两人都不由地一惊,四目冷对了一下,身影随即又分开。

      贺振远硬接了高占威这一击后,人也不由自主地倒退了几步。然后慌忙撑着刀费力地站立住,强忍着胸口地疼痛,扫视了高占威一眼后,嘴角挂起了一丝地微笑。

      高占威这一刀也是用尽全力向贺振远砍来,想一刀击败于对方。可没想到贺振远也竟然用大力进行了反击,自已也等于硬生生地接了他这一招。只感觉喉咙一甜,噗地一声,一口鲜血从口中喷了出来。然后赶忙把头转开,把一口快要喷射出的鲜血硬吞进腹中。

      “高占威,你确实是条硬汉子,贺某佩服。不过今天就凭你这份能耐,想要胜我已是不可能了。而且你也在劫难逃,你的死期已到,你还是束手就擒,我还可以留你一个全尸。你若现在还要和我贺某纠缠下去,那贺某也只有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了。”贺振远边调整气息边说道。

      “贺振远,你不要枉妄自大了,鹿死谁手现在还没有一个定数,所以你不要高兴地太早。”高占威挺直了腰微微一笑说道。

      “那贺某也就和你见个真章吧!”贺振远厉声地说道,然后抬起手中的刀就准备攻向高占威。

      “来吧!我到要看看贺大镖头到底有什么的惊人能耐?”高占威这时也把手中的刀抬了起来,置于身前做了一个防守动作。

      看着贺振远向自己攻来,高占威又强打起精神,忍着胸口地闷痛,挥刀便于他战在了一起。虽然已负有内伤,但拼起来命的那个狠劲是丝毫不减。

      “好你个高占威,没想到你在负伤之下,竟然还以如此威猛。”贺振远一边凶狠地攻击,一边说道。

      “呵呵!”高占威没有搭话,只是轻笑一声,又猛地一刀砍向贺振远。

      贺振远可是经验老道,不是挥刀直接抵挡。而是身形微转,突然收转刀头砍向高占威的腰部。迫的高占威不得不变动方位,改变手中刀的去路,以抵御贺振远的攻击。两人就这样不知不觉就已战了几十个回合,可谁也奈何不了谁。

      贺振远可是想着急于取胜,见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当下便又加快了攻势。

      随着贺振远攻势的加猛,高占威应对起来也越来越感到困难。

      这时,又听到“砰”地一声,高占威拼尽自己的全力挡住了贺振远的再一次凶猛攻击。在贺振远的大力攻击下,已不得不连退数步。此时高占威的脸色阴晴不断,仿佛伤势又加重了一般。

      贺振远见此不由地哈哈大笑,并高兴地说道:“高占威呀、高占威,你不要不知天高地厚了。今天让你偿偿我自创的振远刀法,也让你见识什么是无敌于天下的刀法。”说着又仰天大笑起来。

      “嗨!”突然,高占威拼尽全力腾空跃起,并大喝一声,手中的刀已雷霆之势,又如急风暴雨般地向贺振远攻了过去。

      贺振远见状,笑声也骤然而停,当下不得不连连后退。同时手中的刀也不忘阻挡攻击而来的刀势。用全力对着向自己攻击而来的绝命一刀,想打偏刀的来势。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在自己全力一击之下,高占威的刀势竟然大力不减,依旧还向自己直砍而来。见此,贺振远只好再加大手中的力度,也是拼尽全力把手中的刀回击过去。

      两人都是以死相搏,已到了千钧一发之即。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在两刀相交之时,由于双方的力道太大,两把刀都同时从两人手中飞驰而去。

      两人手中的刀都脱手而飞,双手也都无了兵刃。两人都在一楞之下,双手又不由自主地同时击出。四掌相印,拼起了内功。内功相搏势均力敌,两人顿时都纹丝不动,便如同两尊雕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