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行太保戴宗

      第二日,林尘二人草草收拾,也是继续朝着岛内深处走去。

      一路上,有不少血迹,有妖兽的,也有修士的,周围也是有着些许阵法的痕迹。

      以整座岛屿入阵,难怪这么多年从未有人发现,纵是发现,想必也陨落在岛外围了。

      相必是因为岛中的隐匿大阵消散,才被路过的修士发现岛内的不凡的吧。

      不过事到如今,说这些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二人继续深入。

      越往里走,戾气越重,多年无人深入的岛屿深处,妖兽横生,虽生性凶残,却是没有诞生出灵智,不然也不敢开放这场历练。

      妖兽虽然危险,却敌不过人心险恶。更何况进岛的大多数人都是散修,散修修行,需要更多的资源来弥补先天的不足。

      也因此,不得已行更多的杀戮,久而久之,不仅适应了这种刀尖上舔血的感觉,甚至更有甚者,以此堕落,沦为魔修。

      不过这种魔修在林尘眼里,与真正的魔修相去甚远,不过是修行路上的一群可怜人罢了。

      来路几乎已被清洗一空,稍有价值的灵草,妖兽,却也是被洗劫一空。

      二人毫不费力地来到了岛屿深处,期间刻意避免与人正面冲突,倒是没有出什么意外。

      岛屿中心,林白两家的修士和更多的散修正聚集在一起,像是遇见了什么难事。

      二人走近,也是明白了他们停滞不前的原因。

      众人前方千丈之余处有一大门,像是一个地宫的入口,任谁都知道,这地宫,应该就是那位明心大能陨落之地,里面才是这次岛屿历练的核心。

      不过,明眼人也是看出来了,这百丈之余,布满了迷阵,杀阵。

      稍微动脑,也看出来这哪里是明心前辈的陨落之地?分明是那位明心与众人一般,也是来岛内找寻机缘的,为了防止被人发现,才匆忙布下了这一路阵法,却未曾想身死道消。

      众人只此,也是不想继续下去了,强如养道之境都陨落其中,何况他们这些刚刚踏入仙途之人呢?

      见众人踌躇不前,林白两家的代表却是发话了。

      “众位不必惊慌,先前所谓明心遗址之事,确有不妥,不过也是真的。那位不知名的明心境界的前辈,确实陨落其中,他的遗址就在前方地宫一层,我两家在此承诺,地宫之物,谁得到,便归谁,我两家不仅不会出手抢夺,也会尽力为诸位守护。”

      “眼前这百丈之余尚不能过去,还谈什么入地宫呢,你们两家,分明是想让我等开路罢了。”其中一位散修提到。

      那人看了一眼说话之人,却是没有生气,继续说道,“来路虽有危险,不过诸位也能看见,这一路走来,诸位的收获和付出也是成正比的,而眼前的阵法,虽有危险,不过也并非有迹可循,只要大家勠力同心,进入地宫,也不是不可能。”

      “那叫你们两家的的大人前来,如此阵法,不也是手到擒来,何必便宜我们这些散修,让我们卖命呢?”另一人说到。

      人群中也是骚乱骤起,不少人打起了退堂鼓,不愿继续待下去,想去别处寻找资源。

      也有不愿放弃者,开口问道“不知你们准备如何破开这阵法?”

      “肃静!”那人大喝一声,继续说道,“实不相瞒,这正是家族长老给我们的一个考验,我们得到的任务便是,想办法进入这地宫一层,一层宝物,归各自所有,当中自然有凶险,但诸位放心,我们两家之人会走在最前面,诸位只需要护住两侧即可,事有不对,诸位可自行撤离,而那位明心境大能,便是陨落在这地宫一层。”

      “我们也不勉强诸位,愿意去者便留下,不愿去者,可去别处找寻资源。”

      说完,在场却是只有极少数人选择了离开,其中之人,或已有收获,或爱惜性命,毕竟地宫一层,也不知有什么凶险,怕是这林白两家在场的弟子也不知道。

      连明心都能困杀的地宫,却是不值得冒险。

      不过更多的人选择留下来,既然两家长老都放心让这辈的弟子前来历练,再加上那人说了,两家之人会走在最前,纵是有危险,也是值得冒险的。

      良久,在场的人员几乎已经确定了,两家之人便列好阵型,在两家的领队之下,便欲要入阵。

      白家领队,自然是带着面纱一袭白衣的白秋墨,林家之人,却是一副生面孔,不知名字,不过见其周围的元气波动,确是悟道三层巅峰无疑,应当是这一辈林家道四之下的最强者了吧。

      “最后提醒诸位一句,进入地宫,生死有命,一层之内,虽也可能九死一生,但尚有生机,诸位不要冒险进入二层,以诸位的实力,必定是十死无生,诸位好自为之。”刚才发言那人又站出来说道。

      众人见状,大多神色凝重,却也有少数,不以为然,觉得此人不过是在掩饰。

      林家为首之人见状,也是有些不悦,开口说道:“你们觉得他在开玩笑?”

      凛冽的眼神加上毫不掩饰的杀气,瞬间让在场众人心中一阵,不敢言语。

      众人方才惊醒,此路过去,可是连明心境界之人都能陨落的,纵然早已不知过去多少岁月,却也不是自己应该掉以轻心的。

      在两家的带领下,众人也是跟随,朝着深处走去。

      林尘见状,却又是不急,等到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叫上木玲雪,尾随而去。

      两家选择的路线,大致是没有错的,不过在林尘看来,也是有些冒险。

      果不其然,一路走来,却仍是有人不幸踩入杀阵之中,不幸陨落,众人见状,也是愈发提高警惕,不敢丝毫掉以轻心。

      林尘二人居于队位尾,虽有眼神之中透出讥讽者,也有几人一脸不屑,认为两人只是为了躲避危险,刻意留在最后的,林尘倒是不在意。

      等到那么几人不幸遇难后,这些人也是一脸沉重,再没心情考虑二人“贪生怕死”的行为。

      林尘可没去关注每个人的路径,自然不会提醒,纵是知道,也不会去管,进来之人,大都做好了觉悟,林尘指出,反成了众矢之的,何必自讨没趣呢。

      平日一跃而至的千丈之距,如今也是走了小半个时辰,才堪堪走到中途,速度,却是比刚入之时快了不少。

      最后,也是耗费将近一个时辰,才将众人送到这一道入口之处,不过,死者也有近十人。

      明心随意布下的阵法,对于悟道四之下的修士,也如天堑一般。

      众人大都停下休整,没有冒进,只有极少数几人,迫不及待,却是直接进去了。

      两家之人见状,也没有阻拦,这走到入口也如此艰难,里面的路,又岂是好走的。

      林尘二人走到之时,大多的散修都已经进去,只有两家之人,因为在前头开路,耗费心神,没有进去。

      而远处的白秋墨,见林尘二人到来,看了一眼,没有多说什么,却是陷入了沉思。

      林尘也不犹豫,带着木玲雪便欲进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