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诚勿扰20130309

      姜雨嫣一边往青云空了的杯子里面续茶,一边嗔了他一眼,“怎么?现在怪我当年做的无情了?”

      姜雨嫣又往自己的杯子里倒了一杯浓茶,“若不是你当日赶来告诉我那两位贵妾的存在,我说不定真的会被他的诚心感动,随他走了。”

      青云笑了笑,声音很是笃定:“你不会的,即便我不来,你也不会走的。”

      姜雨嫣挑了挑眉,“为何?”

      “因为你不爱他。”青云朝着雨嫣温柔一笑。

      “是啊!我不爱他,所以即便他做的再多,也不能敲开我的心门。”提起往事,姜雨嫣带了几分怅然若失,“因为我爱你,所以即便当初你弃我而去,我还是愿意一次又一次地原谅你,跟随你。”

      “雨嫣......”青云伸手想要握住雨嫣的手。

      姜雨嫣却飞快的拿起面前的茶杯,错开了青云伸过来的手,浓浓的茶水一口饮下,苦瓜茶的味道充斥了整个咽喉,“算了,往事莫要说起了,我与你现在这样便很好了。”

      “好!”往事如烟,提起便是一桩难言的伤心事,青云也不愿过多的提起。

      “今日你过来,可是公主有事吩咐?”直到苦涩的味道慢慢的散去,姜雨嫣才重新问向青云的来意。

      青云颔首:“公主,想要见你。”

      “嗯。”姜雨嫣同样颔首。

      良久的沉默之后,各自面前杯盏中的茶水都饮尽了,姜雨嫣与青云默默的并肩而行,直到将青云从楼中偏僻路送出楼外,姜雨嫣才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中的姜雨嫣,在摇曳的烛火下静静的望着自己墙上的影子,端雅倩丽,所以才会有当年的风流佳话吧。

      其实,当那位少年将军满心期许的跪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姜雨嫣扪心自问,是动心了的,然而情伤难愈,自己在青云处所受的伤害难以忘怀,那如骄阳一样的少年在自己这里受到的伤害也会刻骨铭心吧。

      与其凭着一腔的激情随他而去,还不如相忘于江湖,让这份少年情谊成为永远的美好回忆。更何况在她最无助最痛恨的时候,她已经为自己做了更好的打算。

      ......

      当年,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七个月的时候,姜雨嫣躲在青楼当中静静养胎,楼里的管事知道她的情况,已经数日不曾敲开她的房门了。

      只是今日,她的房中却迎来一位不速之客。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后,便是管事讨好而谄媚的声音响起:“公公稍侯,雨嫣姑娘此刻怕还是在睡着,有劳公公等候了!”

      姜雨嫣本是想向往日一般推却了的,但是管事在门外却刻意点明了来者的身份。

      公公?与宫中有关?姜雨嫣曾经帮着青云藏匿过冷宫废妃的孩子,也曾与尚家小将军有过一段露水姻缘,一时之间,姜雨嫣的心中划过无数的可能性。

      “雨嫣姑娘,你可醒了?有贵客来访!”

      门外,管事还在不停的敲着姜雨嫣的房门,姜雨嫣拢一拢自己松散的头发,随意挽了个朝天髻,套上一件家常的月白色长裙,款款拉开了门。

      “久等了,雨嫣今日有些懒床了。”

      管事日日见倒是还好,初次见着姜雨嫣的公公却是愣怔在了当场,饶是在宫中见惯了各种各样的环肥燕瘦,他还是被姜雨嫣的长相惊到了。

      直到管事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袖,公公才回过神来,朝着姜雨嫣微微一躬身,笑道:“雨嫣姑娘见笑了,奴家实在是没想到您会这么美,一时之间贪看住了。”

      姜雨嫣莞尔一笑,微微欠身,伸出手虚扶了公公一把:“贵人说笑了!”

      转头又向管事投以疑惑的目光,“贵人是?”

      管事心里觉得好笑,面上却不能表露出分毫来:“这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张公公,今日是特地来找你的。”

      “哦,雨嫣见过张公公。”姜雨嫣听说了张公公的身份后,心里更加没有底了,只能陪笑道:“不知道张公公有何贵干?”

      张公公却是盯着姜雨嫣已然凸起的肚子,呐喃自语道:“可惜了,可惜了,可惜了!”

      被张公公过于直白的目光盯着发毛,姜雨嫣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肚子,呈现出母亲对孩子天然的保护模样,小心翼翼地问道“公公在可惜什么?”

      张公公回过神来,摆了摆手:“没什么,奴家自言自语罢了。”

      说完大概是觉得自己在此处的表现实在是过于扫皇家的面子了,手握成一个拳头抵在嘴巴处,轻轻的清了清嗓子:

      “奴家这次来是奉了皇后娘娘的懿旨,宫中将要为公主们请教养夫子指导琴棋书画,听闻雨嫣姑娘的琴技乃是京城一绝,故召姑娘入宫觐见。”

      皇后?弹琴?公主?

      姜雨嫣尚在沉吟之际,一旁的管事便喜滋滋地应下了这份差事:“公公放心,雨嫣收拾片刻便与您一同进宫。”

      张公公意味不明的眼光扫过姜雨嫣绝美的面庞,心里划过一阵阵的惋惜,这样一张好脸蛋,若不是怀了身孕,只怕是后福不浅呐。

      姜雨嫣觉得这样带着审视的目光无端端令人胃里翻腾,遂退后一步躲开了张公公的目光,偏过头行了个礼:“公公稍候,雨嫣随后就到。”

      张公公打了个哈哈,率先走了出去。

      管事紧跟其后,谄媚的求他指点一二,关上门的那一刻回身看了她一眼。

      “呕——”

      等到两人先后从房间中离开,姜雨嫣再忍不住胃里的恶心,捂着胸口一阵干呕。

      等到胃里好受些了,姜雨嫣才用杯中的清水漱了漱口,拿着绢帕擦了擦嘴角,坐在了梳妆镜前。

      头发蓬乱,眼睛通红而肿胀,嘴唇干涸而苍白,就这样一张脸绝称不上美人,也不知道张公公刚才在惊叹些什么。

      随意取了桂花头油将头发梳的平滑了些,又在唇边与双颊处点了浅浅一层胭脂,姜雨嫣对着铜镜了才显得有些精气神的美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在脸上蒙上自己惯用的面纱,抱着琴走下楼去。

      “公公。”

      闻声,张公公回头,望见这样一个淡妆素雅的女子抱着一把古琴自楼上缓缓而行,眼睛里一个恍惚,口中不确定的问道:

      “怡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