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交友平台app

      “这么说来,还有比这更为稀有、品믃质也更高的茶存在,且是紫色的?”慕容曦虽爱茶,꫄却爤没有研究,也没买过茶,喝的茶要么是别人送的,要么是皇上赏赐的。

      他虽做了些准备,怎奈何纳兰若初是行家,前世在职场的她经常为了生意上的事需要陪那些老家伙喝茶,她便看了很多这方面的知识,也会陪义父品茶论道。

      ུ“是,这种茶名为‘紫娟’,ኛ紫芽,紫叶,紫茎以及茶汤皆为紫色。此茶富含花青素,有降血压的功效,价格很是昂贵,但좔喝起来味道并不᷾好,这‘碧云仙’在味道上更胜一筹。”纳兰若初想몫起曾经抱着怎样的心情品尝那昂贵的ො茶,那味道깱,不喝也罢。

      慕容曦看着这个举止大方、侃侃而谈的小女人:她果真如此不同,没有胆小甚微,没有矫揉晴造作,虽螥不䱲懂她说的一些字眼,但不影响他对她的欣赏。

      “没想到纳兰小姐对茶道是如此精通,曦䎦有些班门弄斧了,惭愧!”这话慕容曦说的很是真诚。

      “只是爱好此道而多看了些书罢了,你也不必自谦,每个人计都有自己所擅长的领域,你不也擅长打仗嘛!”纳兰若初对于军人一向是崇敬的,没有他们的付出,就蟾没有百姓的安稳生活。单᳐这一点,她都不会讨厌慕容曦,甚至在心底对他哙有着该有的尊敬。说到底他也没有对她做什么过分的事,宫宴上的事虽因睪他而起,但最后还是他的妥ᖊ协才给了她一年的时间鋨,不然结果可能会比现在更糟。而且听了老爹和哥哥的介绍膰,觉得这个昭王还是个可交之人,不Ꮝ管他㛜们的关系以后往哪方횁面发展ứ,他都是一梉个很好的合作对象。

      ᱿ 纳兰若初有着前世的经验,太清楚有个强硬背景的重要性除盬了,何况是顙在这个皇权至上的时代。她虽不想和皇室之人有瓜葛,但奈何,人在屋瘞檐㰣下不得不低头,谁让现在的她如此弱小呢。

      쐨 而慕容曦听了纳兰若初的话也陷瞕入了思绪中:她虽为뵞女子,竟能说出“每个人都有自己所擅长的领域”的话,可ꫭ见不是个胸襟狭小之人。他之前嫌弃女子麻烦,与他来说也是拖累,而这个女子绝对不会是他的拖累,以她的聪慧,甚至是能与⧘他并肩而立的봟存在。

      两人都沉浸탎在各自的思绪中,气氛一时安同静的有些诡秘,直到小二敲门问:“客人,可否上菜了?”

      菜上来后,荼纳兰若初냶让春婳和墨言一起上桌用膳,对此春婳已经习惯了,而墨言却受宠若惊,说什么主仆有别,不肯上桌。慕容曦虽诧异于纳兰若አ初会和下人同桌而食的举动,但也很快释然,这女子本就⥓与众不同,也蝔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于是他发话让墨言也坐下一起吃。

      两人都是很有涵养之人,一向奉行賬食不言寝不语,㒉几人安静的用着膳食,只有墨言如坐针毡、小心谨慎的吃了个摬半饱便放下了碗去了킴门口䑡,剩下三人不急不慢的吃锋了半个时辰才停紜下。

      出于礼貌,纳兰若初没嫂有马上告辞,而是坐在一旁的矮㍡几上用行云流水般的动作泡起了茶,慕容曦觉得她泡茶的动作很是赏心悦目,便也坐了过去,端起纳兰若初推过来的茶盏慢慢品着,动作也甚是优雅从容。站在一旁的春婳看着这样安静的品着茶两人,突然觉得画섁面好美。

      “纳兰小姐很爱看书?”慕掚容曦打破沉默的气氛。

      “嗯,風雨文学,书中自有颜如玉不是么?”纳兰若初ꔬ展颜一笑,眉䂓眼弯弯,梨涡⼱浅浅如朝阳般璀鑓璨,她不知这摄人心魄的一笑对慕容曦有着ﶸ怎样的诱惑。

      筀 慕容䵥曦自认不是个注重容貌之人,但对面女子的一㾺笑,如那繁花盛开,晃了眼,惑了心。好在他戴着面具,看不见脸上的表情,只是那举着杯盏顿住的手暴露了他此Ὢ时的心境,直到纳兰若初再次开口:“不知曦公子平时有何消遣?”没有手机,没有电视的时代,这៷些人是如何打发쌰时间的?这个在府里养病两年都不出门的男垹人㹥只怕多半也是看书打发时间吧?

      ᚵ慕容曦缓过神来,略做思考:“多半也是看书、写字,偶尔习些音律,画些画儿,下棋之类的。”

      果然还是跑不出“琴棋书画”一类的,纳兰若初想起在现代她看的书,那真叫五花八门:《心理学》,《갺厚黑学》,《经济学》,《攀资治通鉴쓱》,《易经》,《孙子̝兵法》,《三十六计》,在大学四年里锟,别人谈恋芎爱逛街的时间,她都拿来看书了。

      她记得爱因斯坦的一句话——人싋的差异产生于ꔭ业痊余时间,业余时间能成就一个人,也能毁灭一个人。她的业饇余时间都用来读各种书籍了。最后还因鄫此得了颈椎,她又买来银针和关于穴位的书籍,自己在自己的身上扎针,想想她的胆子真够大,还好没有出意外。

       她之所以爱好广泛,是受了义父的影响。从两岁澬启蒙起,义父便教⛢她学这䟅学那,琴棋书画皆是义父亲自教导的霾,她不知义父为何什么都懂,他的书房里什么书都䌎有,连ꁸ在现盉代不뮋曾见过的䜕阵法姭古籍ᓨ孤本都有。长大后更是觉得义父很神秘,还豒屡屡告诉她现在她所学的一切以后有大用。现在正如他所说,她来到这里,以前所学还真是有用的很쇿,难道义父知道她有一天会来这里?如果是这样,那真嗨是不可思议了?义父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她从小没有父母,伙只有义父呢?她好像也从没向义父问过这个问题。

      톓 慕容曦见纳兰若初沉思不语,放엊下茶盏问道:“纳兰小姐平时都看些什么书?”

      纳兰若初被他的声棺音唤醒:“看的比较杂,有什么书就看什么书,不过有一本兵法书曦公ⶎ子可能会感兴趣。”❏她想到这个时代应该꣯没有깝《孙子兵懋法》,慕容曦作为将军,一定会喜欢兵法。

      果然,慕容曦一听到兵法书就来了兴趣,语气也变得愉悦起来:“说说看,是何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