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戴套玩新婚人妻

      京都即使到了黄昏也依旧热闹非凡,人山人海,锣鼓喧天。

      轩辕殿主走在最前面,厉沉渊在中间,一行人出现就引起了许多的关注,已经寒冬腊月,周围路人穿的格外厚实,三人穿的可谓是单薄。

      轩辕殿主依旧一身红衣,腰间挂着一块玉珏,手中一柄佩剑。

      厉沉渊一身墨绿色束腰低摆衣裙,悬浮于地面三厘米,黄昏时柔和的日光照在她的身上,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金光,柔和了竖瞳的凌厉。

      傅浔依旧一身白衣,站在厉沉渊身侧,淡黄色的光芒映着厉沉渊侧脸,不似那般苍白,他一时不舍得移开眼,内心的跳动十分剧烈。

      厉沉渊扭头看了他一眼,这么热切的目光,想忽视都难,半晌后,伸出手在傅浔眼前晃了晃,打断了某人痴迷得让她有些不自在的目光。

      厉沉渊看着他,说道:“小孩,你听到轩辕说的话了吗?”

      傅浔眨了下眼,看着厉沉渊回答道:“没有。”

      厉沉渊眉头抽了下,从牙缝中挤出一句:“她让你回家准备好,过年的时候他们都会去你家拜访。”

      傅浔面上依旧淡然,内心恍然大悟一般,对了,先带她回家,点了点头说道:“您去我家住吧,比较方便,您的眼睛时效是十个时辰。”

      厉沉渊回道:“都行。”说罢往前走了两步,看着摆出来的夜市小摊,有些想念几百年前和轩辕一起逛夜市的时光,那时轩辕还是一个十分弱小的人族,修士都不是,她第一次见轩辕是在海边,轩辕即将被人沉海,她原本打算不插手,倒是那村子的人却想将她一起沉海,只为讨海里那些泥鳅的欢心。

      大佬怎么能被沉海呢,于是她杀了在场的人,顺便放了轩辕,只是血渗下海洋,引来了多个种群,其中一个鲛人见轩辕一个人坐在尸体堆里,十分可怜,面色苍白,受惊不已,神色呆滞,就将她带回了海底,还给了轩辕一枚鲛人泪,让轩辕可以不被淹死。

      再一次见到轩辕时,她们都在海底,她和那个鲛人还很热情得招待她,哪怕当时她浑身是人血,手里还拿着滴血的刀,她记得轩辕帮她换了血衣,洗好了给她,还拿出了一件鲛丝做的衣服送给她,那衣服她很喜欢,是雾蓝色的。

      和他们住了一段时间后,她便上了岸,之后她就好一段时间没见过轩辕了,再一次见到她时,轩辕将一颗带有半抹元神的鲛珠给了她。记得那时轩辕很狼狈,整个人眼泪仿佛都流干了,眼睛红的吓人,她抽噎着,说道:“我知道您很强,我也十分感谢您当初救了我,我能不能拜托您一件事,求求您了。”说着轩辕跪在她的面前,磕了好久的头,求她帮她保护好这颗鲛珠,如果轩辕再次找到了她,她便将鲛珠还给轩辕,如果没有,就在千年后试着召唤鲛珠中的元神,那时她一定会出现,并且还让她抽出她的情根,她说她不想爱上别人。

      她忘了她最后怎么想的,她答应了,她收下了轩辕带的鲛珠,抽出她的情根,将她的情根收进鲛珠内,与那半个元神一起封存了,就放在她的阁楼内收藏间的花瓶里。

      这次她见到轩辕还有些惊奇,虽然在她眼里她还是很弱,但是在各族修士中已经很强了,不像当年那般。

      只不过轩辕应该已经轮回了多世,不过按照之前的要求,她这记忆在她这还有备份呢。

      厉沉渊走到了一个卖糕点的小摊上,小小的桌子上摆着一些看着不是那么精致的点心,老大爷十分热情地招呼着:“姑娘,小伙,尝一尝吧,都是今天下午刚做的,新鲜又好吃,可甜了呢。”

      厉沉渊拿出了一支银制叉子,各样尝了一口,觉得大部分都还不错,刚拿出钱包准备掏银子,边上那骨节分明的手便已经付了钱,十分自觉地接过包好的糕点。

      厉沉渊看了看他,将手中的叉子碾成银灰,说道:“小子,挺上道啊,没少陪姑娘逛过街吧。”

      傅浔幽幽地看着她:“才没有,您想多了。”

      大爷看着二人,笑了笑,大声说道:“我人老了眼睛不太好,但是我看二位真是郎才女貌,看着就十分搭配啊。”

      厉沉渊轻笑:“大爷,你的年纪还没我年纪的零头大呢。”

      大爷:“哈?”啥玩意?

      傅浔:您是话题终结者吧。

      傅浔觉得大爷还是很有眼光的,给了大爷一张字条,说道:“您拿着这个去傅家,以后的糕点傅家全包了。”

      大爷笑的更加灿烂,真是遇到了好人呢,好人一生平安。

      ......

      傅家门口一群人站着,不断有小辈伸头张望,不停地问身后的父母:“父亲,母亲,大哥哥怎么还不回来呀,宁姐姐都回来了。”

      “再等等,就快到了,你们大哥哥今天传的音,不会有错的。”

      终于在一群人期盼的目光中,一个看着气质温柔的女子出现在了傅家门口,看着众人,身后正是一身白衣的傅浔。

      众人看着傅浔身前的女子,有些惊呆,真漂亮啊,比宁楚念还好看。

      傅浔看着厉沉渊态度十分平和有些吃味,轻咳了一声,说道:“母亲,让你们久等了,先进府吧。”

      傅家主母回过神来,这才热切地说道:“小浔回来了呀,这是带的朋友吗,真漂亮啊,我还是头一次见这么好看的人呢。”

      厉沉渊微微颔首,就算打过了招呼。

      一群人招呼着进了傅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