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市人事网

      蛇山黄鹤楼。

      “一元道兄的功力深厚,举手投足间,贫道气机便被滞涩,大道领悟果然卓绝!”一个手握纯阳剑的长髯道人向老头子拱手道。

      “谷元道长客气,道长的纯阳剑法与丹道修为都已经是卓绝,放眼天下,已经无人出其右者!”老头子微笑的作揖道。

      两人都在客套,虽然,轻轻的过了几招,都是那么飘逸自然,任谁都看出那是表演套路,用现在的话说是商业互吹的必要手段。

      “一元道兄莅临我这纯阳道场,必然是有所指教啊!”对面的谷元山人笑眯眯的说。

      “老道我也不能免俗,自然是为了这千古名楼而来,另外听说贵派斋饭不错,特地来尝一尝,最好是在名楼专门赏着景色吃。”老头子笑呵呵直说来意,而且老头子好嘴的嗜好在修行好友之间那是出了名的。

      “这个简单,我派在名楼上设有专门招待俗家雅客的位置,待一会儿,贫道亲自带领一元道兄游览名楼。”谷元山人也很好说话,一听是来赏景品茶,自然乐的欢迎。

      “如此,有劳道兄了!”老头子也不推辞,与谷元山人一齐走进道观。

      我爱后面跟着一一拜见道观里的神仙,尤其是纯阳子的道像,这可是纯阳子的本家道场,怎么也得见见主人。

      论辈分,许多神仙都得跟老头子和我平辈论交,甚至,有些成道晚,地位低的小神都受不起我们的一拜,所以,只在几个大殿略微停留,就直奔黄鹤楼而去。

      与此同时,潜藏在林元抚周围的清廷探子已经将我和老头子到访的消息传回京城,这未免让猜忌心重的道光皇帝对林元抚的态度多少起了些波澜。

      此消息也被驻守京师的国师们知道,火速派了四五个妖魔鬼怪前来武汉,搜寻我们师徒的下落。

      听者或许以为清廷对我们师徒的重视并没有多少!然而,这并非如此,主要是我们的目标小,清廷广撒网的情况下,力量显得薄弱,对于搜捕而言于事无补。

      当然,这种情况也分对什么人,老头子修为超绝恐怖,是所有修行界不敢招惹的一个存在,若换做平常修行者,清廷都能做到掌控全局的力度,这也是为什么就算是大门派也只敢偷偷摸摸的暗通款曲,却不敢对清廷淫威有半分不满。

      纵然我们在黄鹤楼吃喝赏景落在魔头们的眼里,任谁也不敢动弹分毫,只能眼看我们逍遥,而尴尬的装看不见。

      “师父,那个城墙上的士兵与山上游景的书生都是什么身份?”我指着楼上能看到的几个明显是监视者的魔修问道。

      老头子目运金光,转瞬即逝,开口道:“城墙上的士兵是关外五仙教的一只黄皮子,山上的那个书生则是邙山荒坟的林灵老鬼,这么多年不见,也不知道长进了没有,还有你看不见的地方还有一个无影老鬼看着呢!”

      果然,来一趟林元抚这里还真是捅了马蜂窝,牵一发而动全身啊。

      “那怎么办?”我问老头子。

      “哼,老规矩,捡落单的抽冷子就做掉而已,不过可惜,我们的手法他们太熟,已经学会抱团了!”老头子有些惋惜。

      “这……,我们可不可以做一个局,到时候把他们引来一齐杀了?”我试探的问道。

      “你小子又出馊主意,清廷诡计多端,到时候还不知道谁埋伏谁呢?所以我们不能跟清廷硬碰硬,我们只有别让他们摸到踪迹,才有机会做掉他们的高手。”老头子看傻子似的看着我。

      显然我的江湖经验不如老头子丰富,当时自以为是的一个主意就被老头子随手给扫到了垃圾堆里。

      稳妥起见,我就不多嘴了,等着老头子的吩咐。

      老头子也不着急,慢慢的在楼上坐着喝茶,毕竟以他在道门的身份与声望,免费在天下道门白吃白喝的资格还是有的,不一会儿,纯阳宫的掌教真人便领着一群火工道士,摆上了一桌子素菜。

      谷元山人亲自举着一杯屠苏酒向老头子表达敬意,然后说道:“一元道友尽管在此地休息,有什么问题可叫火工道人通知贫道,贫道还有俗务缠身,不能久陪还请见谅。”

      “好说,谷元道友先去忙吧,贫道这里倒是不必人陪,况且,如今招了些尾巴,过于亲近,会对道友会有不利。”老头子笑着说。

      “道友误会,这些事情贫道还是能处理的,虽然,外面那些人地位、功力都不弱,但他们不敢对纯阳道有什么企图,贫道以为这些他们还是能掂量的清楚的,即便是贫道收留道友,只要不公然造反,官府朝廷也不敢如何。”谷元山人一脸郑重。

      “如此,倒是贫道多虑,只可惜,贫道没有道友如此的世俗影响力,否则,也不至于如今这般如丧家之犬!”老头子自嘲一声。

      “呵呵,俗家是根基,也是拖累,若贫道有道友的洒脱,恐怕早就云游四方去了!”谷元山人也是一脸向往的看着老头子。

      “好了,实在是不能陪道友赏景遣怀,告辞!”谷元山人作揖道别。

      “福生无量天尊”老头子也是一个道礼。

      “看来,在这武昌是不能动手了,否则,会给谷元老道招祸。”老头子有些遗憾的说。

      “可惜了这次离间林元抚与清廷的机会。”我也叹道。

      “没事,多疑的皇帝心里肯定心存了芥蒂,本来他林元抚与我的这点缘分就够他操碎心的,加上我这次突然拜访,只怕总是林元抚有天大的本事与才华,欣赏与提防都会简在帝心啦!日后一旦出事,有的是他倒霉的时候。”老头子呵呵一笑说。

      “想必他也能看的出,做事会更小心,其实这样根本无济于事,只要芥蒂存在,不小心则是明目张胆,小心则是心里有鬼,纵使他跳进黄河也难洗清的!当然,黄河的水里全是泥!”老头子诙谐的一笑说:“说到黄河,我倒想起一件事情来,徒儿啊,咋们不必在考虑去哪儿祸害清廷了,先跟为师去趟河南,解决一段遗留问题。”

      “师父河南还有事情?”我是真不知道有什么,所以问了一句。

      “是谷元道长用秘法传音告知的一间事情,那里似乎出现了影响世俗的诡异事件,为师有责任去看看。”说完,下筷子招呼起一碟小素菜,知道嘴里直道“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