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恩怨情仇>

      原创水泩道人白酒批发商城今天

      这天,二人来到了甘泉宫入口处。梁清曾用绝世轻功飞越过这片毒气机关,但现在多了一个施馨卉,她也没能力用轻功将其带进去。

      梁清望着眼前情景,对于此次故地重游,不由心生感慨,“当初,我发誓再也不来这里了,没想到老天爷还真会跟我开玩笑。——哎!为了这个妹妹,我只能违背当初的誓言了……”

      “梁清姐,你在想什么?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施馨卉心急道。

      “我们还是在这里等候宫女们出来吧。到时我让她们通报一声。上次,我救的那两个宫女曾邀请我来作客,相信她们会让我们进去的。”梁清道。

      “哦,那我们就在这儿等吧。——梁清姐,褚玉真的在里面吗?”施馨卉显得有些紧张。

      “你希望他在里面吗?”梁清道。

      “我才不希望他在里面呢。”施馨卉道。

      “不在里面,那我们这趟岂不是就白跑了。”梁清笑道。

      “即使白跑了,我也不希望他在里面。这些女子怎会全都这么不知廉耻,我真想将她们统统杀光,免得她们出来害人。”施馨卉道。

      “妹妹,恐怕你所说的害人,是担心害了你的褚玉哥哥吧。”梁清忍不住捂嘴咯咯一笑。梁清这捂嘴而笑的习惯,早在仙缘寨中就已养成。

      “梁清姐,我都急死了,你还有闲心说笑话!没想到你是老不正经。以前,我一直把你当成德高望重的老道看待,没想到你是为老不尊——假正经!”施馨卉被自己反唇相讥之言,也惹得噗嗤一笑。

      “好啦,妹妹,先别笑了。好像有人出来了。”梁清小声道。

      随后不久,树林中走出一个女子。对方见入口处有陌生人,便在林中停下了脚步,不敢继续往外走。

      “你别怕!我们是来甘泉宫做客的,我上次救过你的姐妹,一个叫香芋,另一个叫冷梅。还烦请你再进宫一趟,为我们通报一声。”梁清道。

      “啊!原来,就是前辈你救了她们俩呀,她俩跟大家说过此事。今天宫中只有香芋在,我马上就进去替你们通报香芋和我们的兰香宫主,还烦请二位再稍等片刻。”对方回道。

      一会儿后,香芋便出来迎接她俩了。

      “晚辈拜见前辈!前辈上次的救命之恩,晚辈一直都铭记于心。我们兰香宫主听闻此事后,一直都很想见见前辈,准备答谢前辈大义之恩。刚才,她听说前辈来了,正在大殿上恭候前辈呢。”香芋道。

      “你不必客气。——这是我的弟子。”梁清礼节性地向对方介绍了施馨卉。

      “哦,那二位这就请随我进宫去吧。”香芋道。

      香芋领着二人在林中一阵穿行之后,便走过了那片毒气机关的树林,进入到了甘泉宫。

      “馨卉,你把耳朵捂住。”梁清对施馨卉道。

      施馨卉和香芋见梁清如此吩咐,都面露疑惑神情,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师父,为何要捂住耳朵呢?”施馨卉道。

      “是呀,前辈。干嘛要她捂住耳朵呀?”香芋道。

      “为师的命令,你照做就行了,别问那么多。”梁清道。

      香芋见梁清不愿意说,便没再继续追问。接着她又领着二人继续前行。梁清这才发现刚才自作多情了,原来香芋早就考虑到了梁清心中所想之事,带着她俩绕道而行,避远了温泉池。

      刚才,梁清之所以让施馨卉捂住耳朵,是因为她知道再往前走一段路程,就会听见y靡之声。此事,她不好直接说出来,于是才说了那句莫名其妙之言。

      这甘泉宫由于温泉遍布,所以宫中到处都是烟雾朦胧、云雾缭绕,宛如仙境一般。施馨卉此次前来,乃是第一次。她见到如此佳境,不由在心中赞叹一番。

      香芋带着二人绕行了一阵子,便来到了大殿上。兰香宫主正坐于大殿宝座上。

      这兰香宫主长得十分妖娆妩媚,其眉宇间的那股媚气让施馨卉和梁清一时都没有适应过来,挑逗着她俩的“色相”神经。当然,她二人并非是同性恋,只能说明兰香宫主身上的媚气要比普通女子高出许多而已。

      此刻,施馨卉已在心中担心起来,“世间怎会有如此妖娆妩媚的女子!如果褚玉真栽到了她的手里,恐怕难逃其魔爪了……”

      “启禀宫主,这位前辈就是我俩的救命恩人。她是前辈的弟子。”香芋介绍道。

      “老居士,你们快快请坐。”兰香公主吩咐道:“来人,快去给客人上茶来。”

      随即,她俩便坐了下来。

      “老居士上次行侠仗义,对我弟子的救命之恩,我替她俩再次向老居士表示由衷感谢。”兰香宫主道。

      “宫主不必太客气。贫道只是意外碰见那事,做了点举手之劳之事而已。”梁清道。

      “我听她二人说,老居士的本领非凡,你的轻功令人感到匪夷所思。她们给本宫是这样描述的——当时,老居士藏在寺庙里屋中。那间屋子有些黑暗,里屋与外屋之间有一扇窗子。老居士靠近窗口,人悬浮于空中,然后游荡着身子徐徐而下。大家猛然见到窗口上有一双腿在左右晃荡,都以为是鬼呢。两个恶贼当即被吓破了胆,尖叫而逃了。她俩当时也差点被吓晕死过去。——但不知她俩跟我讲的这些,有没有夸大其词呀?”兰香宫主道。

      “宫主何必这般好奇。只要她俩没事,这才是最重要的。那点雕虫小技不说也罢。”梁清道。

      “宫主,我俩跟你描述的情形绝无半点夸张。当时,我们眼中所见情形确实是那样的。”香芋插嘴道。

      “老居士,你千万别误会了。我并非是在怀疑老居士的本领,只是我还从未听闻过世间上有如此本领之人,于是不免有些好奇,就多问了几句。老居士说得十分在理,她俩被救了,这才是最重要的。”兰香宫主道。

      “师父,别说那么多废话了,还是先说正事吧。”施馨卉突然插话道。

      施馨卉性格本来十分沉稳,但自从上次在峨眉经历了那番惊心动魄之事后,她突然发现自己已深深爱上了褚玉,对褚玉的思念一天比一天强烈,更是急切万分地想立马就找到他。她现在正处于心急如焚中,根本没有耐心聆听双方在此闲聊无关话题,于是才忍不住插嘴了。

      施馨卉突然插嘴,这让兰香宫主感到有些意外。

      “不知老居士此次前来有何正事呀?”兰香宫主道。

      “上次,我听她俩说,宫主得了一位美男子。我这弟子的哥哥前段时间失踪了。那位美男子很可能就是她的哥哥,于是我们这次专程来这里看看。”梁清道。

      “哦——还有这事!不知她哥哥姓谁名谁,哪里人士?”兰香宫主道。

      “还是先请宫主说说,你抢的那个男人姓谁名谁吧。”施馨卉接过话来,语气显得有些高傲。

      施馨卉担心主动说出名字后,对方会故意隐瞒。于是才想让对方先说出来。

      “道姑妹妹,不可对我们宫主无礼。前辈在跟我们宫主讲话,就请妹妹不要随意插嘴。”香芋插嘴道。

      施馨卉一听此话,顿时怒形于色。梁清见状,怕她动怒,赶紧示之以眼色。施馨卉这才暂且强忍下来,没有发作。不过,心中感到十分委屈,“我乃是堂堂正正武林盟主的女儿,还不曾看过任何人的脸色。这小小的一个甘泉宫宫主,居然在我面前耍起了派头,将我看得比她还低一等,简直要把我给气死……”

      “看这位小师父的脾气倒是不小呀。你来找人,怎会有让本宫先说的道理。”兰香宫主派头不减。

      施馨卉这时实在忍不下去了,厉声道:“你到底是说还是不说?!”

      施馨卉此言一出,众人皆惊,现场气氛骤然间变得凝重起来。

      只见施馨卉突然转过身子,背对众人,以手抚脸一番,恢复了真容。接着又转回身子。众人窥其真容,不由大吃一惊。

      大家吃惊的原因,除了施馨卉容貌绝美这个原因以外,还有就是她这番易容术太过神奇,让大家感到不可思议。

      在众人吃惊之际,施馨卉接着又道:“我是云鹤山庄施盟主的大女儿。我们山庄有名弟子失踪了,今日特来寻他回去,还望宫主能行方便。”

      兰香宫主突然破惊为笑,“真没想到啊!没想到是施盟主的大小姐光临本宫,失敬——失敬!我早就听闻过施大小姐貌若天仙,今日一见,还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施大小姐,你这番乔装改扮也太神奇了。你刚才动怒时的情形,我现在回想起来,好像面目神态没有一丝破绽。”

      兰香宫主之所以如此盛赞易容术,那是因为一般的乔装改扮之术,当人有情绪表现时,其面目神态一般都会显得不自然,不协调,容易让人看出来。

      “宫主不必客气。我们今天来到甘泉宫,并非是来找茬的,所以还请宫主多行方便,说说你所俘获的那个男子情况吧。如果他不是我们山庄的弟子,我们也不便多加打扰你了。——至于宫主所问乔装之术,请恕我不便多说。”施馨卉道。

      兰香宫主对施馨卉最后所言那句话,付之尴尬一笑。

      “还望施大小姐不要见怪,算我多问了。你们今日来我甘泉宫,就是我甘泉宫的贵客上宾,大家就别谈什么打扰不打扰了。——不过,施大小姐不愿主动说出人名,难道是怕我隐瞒你不成?如果你是这种想法的话,那可能就更加得不到真相了,因为我可以随便给你乱说一个人名。”兰香宫主道。

      兰香宫主此言一出,又该轮到施馨卉尴尬了,因为她的心思被兰香宫主给看穿了。

      “谁怕你隐瞒了。她叫褚玉……”施馨卉后面之言是在描述褚玉的体貌特征等。

      兰香宫主听完施馨卉的描述,不由畅怀一笑。她这一笑,其妩媚妖娆之态就愈加彰显。施馨卉见她这番笑态,虽然心中有些火气,但也隐忍了下来。此刻,她觉得褚玉八九不离十就在甘泉宫。

      兰香宫主笑定后,道:“哎呀,万万没想到我那男人居然是施盟主的弟子。——不过,这也奇怪了,他怎么从来都没向我提起过这事呢?难道是他呆在我这温柔乡中,不想回去了,所以才会故意隐瞒于我,不向我提起他的身世来历?”

      施馨卉一听此话,心中犹如五雷轰顶一般难受,顿时被气得胸闷梗气,还有些天晕地转,不由在心中大骂褚玉道:“褚玉,你这个王八蛋!我真是瞎了狗眼……”

      施馨卉难以控制心中的万分伤痛,一个箭步冲出大门。梁清见状,怕她做出傻事,立即就跟了出去,追上了她。此时此刻,施馨卉满脸早已泪流纵横,开始抽泣不止。

      “妹妹,你先别这样。我们还是把事情全部搞清楚了再说。”梁清劝道。

      施馨卉猛然扑在梁清怀里,抽泣道:“还有哪里不清楚的,他小子现在乐不思蜀。真没想到他是个好色之徒,算我看走了眼——”

      “妹妹,你先稳稳情绪。不管他是哪种人,至少当时他舍命救了你。再说了,我们也应该先弄清楚事情的缘由呀。”梁清一边抚慰着施馨卉,一边言道。

      施馨卉听梁清如此说,觉得有道理,便开始抹掉眼泪,平复自己的情绪。随后,她俩又回到了大殿上。

      此时,宫女们都在殿堂上议论偷笑着。

      “馨卉妹子,你这是怎么啦?褚玉只不过是你们山庄一个弟子而已,你们山庄的弟子那么多,难道就缺他一个人吗?——你们云鹤山庄对弟子如此关怀备至,我想世间上除了你们以外,再也找不出有如此人情味的帮派了。”兰香宫主笑道。

      兰香宫主此话,大家听起来明显感觉有调侃之意。施馨卉没有止住心中的伤痛,又情不自禁流泪出来,于是就没有及时开口答话。

      “馨卉妹子,褚玉在我这里,我不曾欺负过他,你就别那么伤心了。说实话,我喜欢他得不得了,你就放心吧。再说了,他找到我这样的女人,你应该替他高兴才是呀,怎么反而伤心起来了呢?”兰香宫主接着道。

      施馨卉心中憋住一股气,猛然抹掉眼泪,道:“他真的没有提起过自己是云鹤山庄的弟子吗?”

      “没有呀,我干嘛要骗妹子呢。不过,在我的眼里,男人如衣服,姐妹如手足。如果他是馨卉妹子的男人的话,我倒是能忍痛割爱,把他还给你。如果他仅仅是贵庄的弟子,那就别怪我自私而不给妹子你人了。你们山庄若是缺人手,那就请另外再收其他弟子吧。”兰香宫主道。

      兰香宫主在言此话时,侍女们都在偷偷发笑。施馨卉一听此言,显得有些尴尬,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她思考片刻后,才想好了回话内容,“他是我的未婚夫,你让我先见见他吧。如果他真的是乐不思蜀,我们立刻就离开甘泉宫。”

      “馨卉妹子,你说他是你的未婚夫,那也就是说,他还没有成为你的男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请恕我不能拱手相让了。你们还是不要相见了吧,免得破坏了我跟他的恩爱感情。”兰香宫主此话一毕,又忍不住一番畅怀大笑。

      施馨卉重回大殿后,兰香宫主就改了口吻,称她为妹子。施馨卉见对方语气很友好,先前心中的怒火本来都平息下来了。然而,兰香宫主此番话语和其笑态顿时又惹怒了她。

      施馨卉突然拔剑出鞘,准备用武力胁迫兰香宫主。梁清见此情况,便跨步上前拦住了她。

      “还望宫主能给贫道一些薄面,让施大小姐见见褚玉吧。俗话讲:冤家宜解,不宜结。如果大家都拼得个鱼死网破,贫道觉得也无甚必要。”梁清道。

      梁清此番话里藏刀之言,兰香宫主也听出来了。不过,她听了后,还是先发出了一阵妩媚之笑,然后才道:“馨卉妹子,希望你别生气。刚刚,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我们这里从来就没有名叫褚玉的人来过。”

      “还请施大小姐息怒!我们宫主刚才确实在跟你开玩笑。那个男子不叫褚玉,而且他早已离开了甘泉宫。”香芋接话道。

      “你们在撒谎!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要戏弄我?!”施馨卉怒道。

      “馨卉妹子,你先别动怒,我真没有骗你。刚才是我的不对,但我并没有戏弄你的想法。我只是一时兴起,想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不过,我可以跟你说句实话吧,如果我上次俘获的那个男子真是你未婚夫褚玉的话,那你这辈子肯定要守活寡了。”兰香宫主道。

      兰香宫主此言一出,宫女们都诡异一笑。

      “我不明白宫主此话之意。”施馨卉道。

      “那个男子是个假男人啊!——当初,宫女们在蜀地帮我俘获了那个男子,我见他相貌出众,谈吐也不错,便动了心,愿意跟他做巫山云雨之事,结果对方却对我万般不从。当时,我还认为他跟自己一样,心性高傲,洁身自好,于是我开始对他万般的好,希望用真爱打动他,跟他结为百年之好。谁知我对他付出了好长时间的耐心,他都不为所动,不愿与我同床共枕。后来,我便失去了耐心,用特殊方法,使其就范。当我使出特殊方法后,那男子便老老实实地乖乖就范,为我宽衣解带。然而,当我和他都脱光之后,他的生理一直都不来反应。那时,我才知道他是个假男人。他生理有先天缺陷。哎,我没想到他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啊!当时,我一气之下,便把他踢下了床。第二天就让人将他送出了甘泉宫。”

      梁清和施馨卉听了兰香宫主此番讲述,内心都感到有些害臊,因为兰香宫主所言之话对她二人来说显得非常露骨。当然,二人明白兰香宫主所言的特殊方法是玉女秋波功。

      虽然兰香宫主还是冰清玉洁之身,不过由于她所处生活环境的原因,天天都能耳濡目染情色之事,所以对那些情色之事早已处变不惊。也所以当她在讲这番话时,神情显得非常自然,并不显一丝尴尬害臊之色。

      “前辈、施大小姐,我们宫主讲的这件事完全是事实。我们甘泉宫真没有名叫褚玉的人来过。”香芋道。

      接着,其她宫女都纷纷附和着说,甘泉宫没有褚玉这人来过。香芋连番插话的原因是担心施馨卉真动怒了,大家伤了和气,毕竟一边是她的救命恩人,一边是她的主人。

      众人插嘴言话完后,兰香宫主又接过话来,“馨卉妹子,你若是看得起本宫的话,以后就叫我兰香姐吧。我在江湖上也没什么朋友,我觉得今天能认识老居士和馨卉妹子,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一件事。你们二位就在我甘泉宫多住几日,我要好好答谢老居士,也想跟馨卉妹子多叙叙感情。还望二位千万不要推辞。”

      施馨卉心想:“听她们的语气,虽然不像是在说谎,但我也不能就这样轻信了她们。她让我多住几日,我何不应承下来,顺便在宫中再调查一番,好查个水落石出。”

      施馨卉心想到此,便插剑入鞘。“承蒙兰香宫主看得起,刚才小妹鲁莽之处,还望宫主原谅。既然宫主有如此情谊,我也愿跟宫主成为朋友。”

      施馨卉此话虽然没有明确答应住下来,但话语中并没有拒绝之意。大家一听便知是默许之意。梁清此时猜到了她的想法。

      “多谢宫主的美意,贫道还有要事在身,所以不便多留。另外,我还有事跟施大小姐交代一番。”梁清道:“施大小姐,你随贫道到屋外说话。”

      接着,梁清跟施馨卉一起来到门外,开始小声交谈起来。梁清此番神秘秘之举,兰香宫主虽然心中充满好奇,但在如此情形下也不便询问。

      “妹妹,依我看,她们应该没有说谎,你就别留下来了。这里容易看到不堪入目之事,听到不堪入耳之声,我们还是走吧。”梁清道。

      “梁清姐,什么不堪入目之事,不堪入耳之声,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样子?”施馨卉道。

      “这Y秽之所,还能见到什么好事。先前进来的时候,我让你塞住耳朵,就是怕你听见那些Y声浪语,简直令人恶心死了。”梁清道。

      这时,施馨卉才明白了梁清不留下来的原因。她听了梁清这番话,一时也感到左右为难,因为她担心会碰上梁清所言的那些事。不过,她内心一番挣扎之后,最终还是决定留下来。

      “梁清姐,我们这么远来一趟不容易。如果不查个水落石出,我也不甘心。梁清姐,你就委屈一下,跟我一起留下来住几天吧。”施馨卉道。

      “要留,你自己留。反正我一刻时间也不想多呆。”梁清道。

      “梁清姐,我的好姐姐,你就留下来吧,就当妹妹我求你了,好不好?——再说,你找萧勇那么多年,也到处都找遍了。上次,你来这里来的时候,虽然没见到他的踪影,但说不定他以前来过呢。”施馨卉道。

      施馨卉在请求梁清留下来的过程中,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了萧勇之事,她想以此来引诱梁清,让其留下来。梁清一听,还真有些心动了。

      “明明是你求我,你却故意拿萧勇来说事,我真是服你了。天下那么大,他怎么可能到过这里。——看在你如此求我的份上,我也只好忍一忍了。晚上,我们找个清静地方露营,免得听到乌七八糟的声音。”梁清道。

      “好,就这样办,晚上我们出来睡觉。”施馨卉高兴道。

      二人这番商定之后,又走进了大殿。

      “宫主,我说通了我的师父,她愿意陪我留下来住几天。”施馨卉道。

      “原来,你们还真是师徒关系呀。——诶,馨卉妹子,你是施盟主的女儿,怎会拜老居士为师呢?”兰香宫主道。

      “我父亲又不是什么都会,圣人讲三人行必有我师,她怎么就不能做我的师父了呢。”施馨卉道。

      “怪我多嘴!妹妹你别在意哟。你们都不走,我是再高兴不过了。晚上,你们都跟我一起住,我的房间甚是清静。”兰香宫主道。

      梁清听到此处,觉得先前自己又想多了。她上次见过兰香宫主的卧寝,知道对方住所与宫女们住所之间隔了好几间屋子,十分清静。

      兰香宫主见她俩答应下来后,便想跟她俩再私聊一会儿,就将宫女们全都打发出了宫殿。众人离去之后,她便走下殿堂宝座,准备来到她俩的身旁。

      兰香宫主刚走到她俩的身旁,都还没有开始言话,殿外忽然传来阵阵喧哗之声。那喧哗声中还夹杂着悲呛的哭喊声。兰香宫主不由一惊,她感觉发生了意外之事,于是准备迈步出去看一看。然而,就在此时,一个男子突然飞到了大殿门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