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想要了是不是

      第0017章、现世报

      聊了一会儿政治之后,三个人又开始聊西域的风土人情。

      “老神仙,你们这次最远到了哪里?”苏岩问到。

      “最西到了疏勒,再往西就是莽莽群山,路不好走,我们便返程了……”

      “已经很远了,老神仙您觉得西域咋样?”苏岩反问到。

      王远知自己没有回答,而是转身看着暖月。

      暖月道:“好荒凉,经常走好久都没有一个人,经常漫天黄沙,经常迷路,要不是老爷爷的骆驼识路,我们都不知道怎么走出来。”

      “是啊,所以那地方真的不好征服,更不好占有,国力强盛的时候还好,可以源源不断地支援,但是一旦国内不稳,那里很容易成为周围国家觊觎的目标。”

      “是啊,所以大唐眼下最重要还是怎样积累财富、增强国力……”

      三个人聊着聊着,清虚观里的小道士端来了饭菜。

      “小岩,可能要委屈你了,这里只有素食,你就勉强吃一些吧……”王远知笑道。

      “没事儿没事儿,我吃东西不怎么挑的,能吃饱就好……”

      吃完饭之后不久,有岐州当地富商来拜访王远知。

      苏岩见老先生走之后,本也打算回自己的房间,不料暖月直接叫住他。

      “喂,你去干嘛?”

      苏岩给她一个你管我的表情,道:“回自己房间啊……怎么啦?”

      “你昨晚答应我的事情呢?”小暖月看他要走,连忙挡在他身前。

      “我昨晚答应你什么事情了?”苏岩故意装傻道。

      “哼,你说咱们再次遇见,你就给我看看你那个连弩,还有那个发光的东西,现在应该遵守自己的诺言……”

      “不给……”

      暖月马上急了:“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还是不是男子汉大丈夫?”

      苏岩笑道:“我是天上的神仙,可以说话不算话的……”

      “不行,天上的神仙也要说话算话,你快去拿给我看,只是看一看,又不要你的……”

      苏岩故意装作为难的样子。

      “快去嘛,我就看看……”

      苏岩像是狠下了心,认真地看着她道:“那你回答我几个问题,回答完之后我就去拿连弩,怎么样?”

      见苏岩突然一本正经的样子,暖月没来由得一阵心慌,有些结巴道:“你……你要问什么问题?”

      苏岩脸上露出奸诈的微笑,道:“你要保证如实回答,不能撒谎,不能隐瞒,如何?”

      暖月感觉自己的小心脏跳得飞快,甚至都不敢直接看苏岩了。

      “你……你问吧?”

      苏岩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一副奸计得逞的表情,他看着小姑娘一脸惶恐的表情,轻声道:“那你告诉我,你的全名是什么?”

      暖月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这……这就是你的问题?”

      “是啊……要不然呢?你以为我会问什么?”

      “没……没什么……”

      “那你回答我的问题吧……”

      没想到暖月有些骄傲地抬起头了,轻声道:“亏你还是个神仙呢,你不知道女孩子家的名字不能告诉别人的嘛……”

      “我都知道你叫暖月了,现在只是好奇你姓什么……”

      “暖月只是我的小名啦,我的大名可不叫这个……”

      “那你的大名叫什么呢?”

      “不告诉你……”

      “好,你不告诉我,那我就不让你看我的连弩……”

      暖月没想到苏岩这么不要脸,她有些气急败坏地看着苏岩,恨不得上前狠狠揪住他的耳朵。

      努力克制了自己好久,暖月终于放弃了暴走的念头,嘴角也勾起一个狡猾小狐狸一样的弧度,笑着说道:“不看就不看,反正接下来这么多天都要在一起,找机会我去偷过来。”

      这次轮到苏岩傻眼了,没想到这个小姑娘还有这一手。

      她要真的去偷自己东西的话,那个箱子里,那个包里的东西都有可能暴露,那样的结果是苏岩暂时不愿意承受的。

      “你说你,一个堂堂的千金小姐,怎么能偷东西呢?你不知道偷东西是一个非常不好的行为吗?一旦小偷的名声传出去,你以后还怎么嫁人?”苏岩连忙教育她。

      这次轮到暖月给他一个白眼,道:“我本来就没想着嫁人啊……嫁人有什么好的……天下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小姑娘,这话打击面有点广啊……你爹爹不是好人吗?皇帝陛下不是好人吗?王老神仙不是好人吗?我不是好人吗?”

      “爹爹是个好人,皇帝陛下是个好人,老爷爷是个好人,你不是……”

      “我怎么就不是了?”

      “你说话不算话……”

      “那我也是好人……”

      “你不是……”

      “我是……”

      “你快去拿你的连弩,否则我真的会偷的,我功夫很厉害,对付你绰绰有余……”

      “我给你看连弩,但是你得保证不许再碰我别的东西……”

      “好,我答应你……”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为了防止暖月真的动了偷自己东西的念头,苏岩只得无奈得去把那把连弩拿了过来。

      暖月拿到连弩之后马上爱不释手,仔细地打量,认真地看,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

      看了好一会儿之后,她带着恳求的语气问道:“我可以试一下吗?”

      苏岩看了看周围道:“这里是人家清虚观的地盘,万一你射中了什么贵重东西怎么办?”

      “没事儿的,照价赔偿就是了……而且就算我要赔偿,他们大概也不会接受的……”

      “要不明天天亮之后,咱们找个空旷的地方吧,你看这屋子也不大,展现不出它的威力……”

      “没事儿,我对着屋子的柱子射一箭,看射进去的深度就知道它的威力了。”

      苏岩看了看那个一抱粗的柱子,看上去精美无比,不知道暖月怎么下得去手。

      “咱先说好,如果那些道士要是追究起来的话,你可不能把我带上啊……”

      “放心吧,本姑娘一人做事一人当,不会牵连你的。”

      得到苏岩的首肯之后,暖月用力拉上弦,对着那根柱子扣动了扳机。

      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短箭深深的插入了柱子。

      暖月连忙跑过去,小脸上再次出现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个连弩看着不大,为何力道如此猛烈?竟然整个箭头都深入到柱子里?”

      “那当然了,这可是世界上最厉害的连弩……”

      暖月再次仔细地打量连弩,似乎想要看出它隐藏的秘密。

      “不要再看啦,再看你也看不懂……”

      暖月有些沮丧,紧接着脸上又露出谄媚的笑,对着苏岩道:“我能把它拆开看看里边吗?我想看看它的内部结构……”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拆开之后就安不上了,想都不要想……”

      “哼,小气……”

      暖月的眼神里依旧是深深的喜爱和恋恋不舍。

      “好啦,给你看了这么久了,该还给我了……”

      暖月点点头,做出要把连弩还给苏岩的手势。

      就在苏岩要去接过连弩的时候,苏岩又快速把手缩了回来,一脸得意道:“要想要回去也行,你得回答我几个问题……”

      苏岩紧紧握住自己的拳头,做出恶狠狠的表情,对着暖月道:“不回答。”

      “那我就不还给你……”

      面对苏岩充满威胁的眼神,暖月毫无惧色,脸上带着胜利的微笑,一副不服气你来咬我的神情。

      苏岩这才明白了唯小人与女子为难养也这句话的含义,也深刻体会了现世报是怎样一种感受。

      “好,你问,你问……”

      “你得保证不撒谎,不能隐瞒,如何?”

      “好,不撒谎,不隐瞒……”

      暖月一副小人得志的表情,思考了一下,认真地问道:“你今年多大啦?”

      苏岩狠狠给她翻了个白眼:“十七岁了……”

      “生日是哪一天?”

      “腊月十七……”

      “家是哪里?”

      “蜀中……”

      “给我作首诗……”

      “不会……”

      “不行,必须作……”

      “姑奶奶,你以为作诗跟放屁一样,想什么时候有就什么时候有?”

      “呸呸呸,粗鄙,必须作一首,否则我不给你……”

      苏岩忽然有些后悔,不该答应老神仙跟他一块去长安。

      自己只想到了跟他们在一起的便利,却忽略了要时时刻刻跟这个小魔女在一起,自己这简直是羊入虎口。

      等到了长安一定要远离这个小魔女,最好再也不见,苏岩暗暗决定。

      他叹了一口气道:“好,好,好,作,作,作,你说个题材吧,作完赶紧把东西还我……”

      暖月一副胜利者的姿态道:“你也去过西域,也见识过那里壮阔的景色,我本来想写几句描述一下自己的心情,可是无奈才华不够,怎么也写不出来,所以既然你会写诗,我想听听你怎样描述的……”

      不就是边塞诗嘛。

      苏岩看了她一眼道:“听好了啊,只说一遍……”

      “你说,我能记住……”暖月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表情。

      “白日登山望烽火,黄昏饮马傍交河。行人刁斗风沙暗,公主琵琶幽怨多。野云万里无城郭,雨雪纷纷连大漠。胡雁哀鸣夜夜飞,胡儿眼泪双双落。闻道玉门犹被遮,应将性命逐轻车。年年战骨埋荒外,空见蒲桃入汉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