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他2s直播间

      亼刖终究只是将纸条留下,而后离开了。

      她想先找到望肓,确认下他的安危,再独自一人面对那八十道分身。

      可是她并不知道望肓在哪里,只能边找边打听了。

      至于上官惊鸿他们几人,她在信中有请求过父王帮忙栽培他们,有龙王在,应当无需她过多关心。

      数日后,修仙大界......

      “龙族真是不知好歹!千乘仙门紫氏都这么放低姿态去求娶那龙族女子了,他们竟然还毁婚!”

      “那女子好像是龙王捡来的吧,你不知道,那是个心高气傲的主,自觉高人一等,从不出府,也不与旁人说话。别说是我们,就连他们龙族自己人都不见得认识她。”

      “嘿,龙族那群脑袋有包的,哪个不自以为高人一等。就他们那个龙主,不对,他们叫龙王,不也是鼻孔朝天眼睛长在头上的吗?就他那德行,能带出什么好人。”

      “有其父必有其女。”

      亼刖手指微动,正侃的唾沫横飞的两人顿觉喉间一紧。

      龙王父亲虽然的确很高傲,但龙族有龙族高傲的资本,他们与生俱来的修炼天赋绝非常人可以企及的。

      但,这不代表她不介意别人这么肆无忌惮的谈论她的父王。

      她沉声道:“两位若是觉得自己的舌头有些长了,在下不介意替两位修剪下舌头的长度。”

      两人惊愕的连连摇头,亼刖松开了他们,扭头离去。

      “她是谁?”

      “不认识。”

      啪!

      “哎呀谁打我!”

      ......

      暗处,有五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在人群中晃动,有红色灵力闪过,给了那两嘴碎的家伙一人一巴掌。

      五人继续悄悄尾随着亼刖,之恒道:“我突然觉得麻雀还是有麻雀的好处的,只可惜我还没学变身之术,下次定要让师父教我此术。”

      上官惊鸿:“这都跟了几天了,是我们隐匿的太好吗?她都没发现?还是她已经发现我们了,只是想找个契机甩开我们?”

      燕泮:“不知道,都有可能。”

      秋玄:“。”

      温言:“她心里有事,难免会有疏忽。”

      几人沉默半晌后,之恒道:“大师兄,我记得你与师父之间,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仇恨吧。”

      温言瞥了眼之恒道:“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这不是有些奇怪么,明明之前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现在却不提从前半句。”

      这一点,不止是之恒一人觉得好奇,其他几人同样觉得有些异常。

      “活着不好么?”上官惊鸿警告的瞥了眼之恒。

      “活着自然好。”

      上官惊鸿冷笑一声:“当初在人界,你被劫走后,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吧?”

      之恒面色一黑。

      上官惊鸿又道:“长得一副娇滴滴的模样,也难怪。”

      之恒握紧了拳,这事是他心上的一道疤,因为亼刖从来没嫌弃过他,所以他几乎忘记了这件事情。可现在却被上官惊鸿重新提起,将他这道疤揭起。

      温言道:“都少说两句,一会该跟丢了。咦?人呢?”

      “左拐了。”亼刖道。

      “哦。”

      emmm,好像有哪里不对......

      五人齐齐回头,亼刖就站在他们身后。几人顿时心虚的小声唤道:“师父......”

      “你们似乎聊的很愉快。”她道。

      五人摇头。

      亼刖:“跟着我做什么?”

      “我们没有跟着师父。”温言道。

      “我离开龙界已有四日,在修仙大界越过山水无数,虽我知自己心里不平,但你们跟着我这么久,我就算没发现也该发现了。”

      “哎,这该死的缘分,你们说是不?”温言用手肘捅了捅上官惊鸿,上官惊鸿淡漠的瞥了他一眼,往旁边挪了挪。

      让人没想到的是,重逢后一直少言寡语的燕泮点了点头,学着温言的语气道:“哎,这该死的缘分。”

      亼刖:......

      这几个家伙,根本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而她现在的修为有些莫名其妙,不是很稳定,暂时做不到彻底摆脱几人。想了想后她道:“我想自己一个人放松放松,你们现在就回去,待我游玩一番后我自会回龙界。”

      “师父是担心老六吧?”之恒道。

      亼刖:......

      温言:“身为师兄,我们也很担心他。”

      这几个厚颜的家伙,她明明没承认他们是自己座下弟子。

      上官惊鸿凝重道:“师父是要去找死吧。”

      亼刖:......

      他接着道:“我等并非怕死之徒。”

      亼刖微叹口气:“我最后再强调一遍,事情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复杂,我就是去玩一圈,等我玩够了,我就会回去。”

      温言笑道:“师父真是的,有这等好事不叫我们。”

      亼刖:......

      心里第一次抓狂,再这样下去,她迟早会被这几个家伙逼疯。瞥了几人一眼,她拧了拧眉心,抬步朝前走去。

      “师父不问问我们知不知道望肓的下落吗?”

      亼刖一愣,她快速转身。

      “可是我们不想告诉师父怎么办,除非......”

      几人脸上神色不一,秋玄暗暗退后,他举起手,手心是两个金色的大字:魔界。

      亼刖感激的看向他,转身朝人多的地方走去,她要去打听前往魔界的方法。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人,皆不明所以。

      秋玄伸出两指,抵住嘴角一顶。

      众人:......

      这个‘叛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