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良缘红楼梦

      老人扭头‘看’了他们一眼,接着又看向电视。这时电视又播放起那条新闻,循环着。

      “张显正,你该走了。”

      莫凛边说边走到沙发前,坐下。洛七星则还站在原来的位置,负责地拍摄。

      过了很久,洛七星一度以为面前这一人一鬼打算就这么坐下去的时候。老人突然开口了,声音很正常,就像普通老人一样,甚至有些慈祥。

      “说好要回来给我过六十六岁大寿的,还要带我最喜欢的红酒。你看到了吗,那个货架上的就是。红酒,我只喝的惯这个。

      看见那个穿红衣服梳着两个羊角辫的小姑娘了吗,那是我孙女。”

      电视上,女播音员左侧播放的是一段现场的视频。洛七星随着老人的话看向电视,货架边红色公主裙的小女孩儿突然倒下,接着超市一片混乱哀嚎。

      洛七星眼里盈满泪水,虽然她从未拥有过亲情,但这种感情却是与生俱来。她突然意识到面前的老人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白发人送黑发人,一下子失去三个亲人。甚至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即便死后都成了鬼魂,却依然远隔重洋。

      一声叹息穿过空荡荡的客厅,传入洛七星的耳朵。

      莫凛重复道:“你该走了。”

      “走?去哪儿?”老人显然没有听懂,他抬起泛着青斑的手想要抓住莫凛的手臂,却从中穿了过去。他诧异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这名叫张显正的老人,显然并没有意识到他的死亡。

      这时,原本坐在沙发上的莫凛身形陡然消失,站立在了张显正前面。他的周身笼罩在淡黄色的光晕中,右手缓缓抬起,掌心对着张显正。

      随即,金色的光芒在莫凛聚拢,结成一个圆形阵印,勾勒着繁复古老的纹路。老人脸上的尸斑在光芒照射下消失不见,凸出的瞳孔也恢复生前的样子。

      此时的他仿佛渐渐恢复了生气,意识也伴随着金色流光重新注入躯体。他又回到了7月6日那天傍晚......

      张显正任职晋中市M大学教授,退休后他拒绝了学校的返聘。因为他就要去国外和儿子、孙女一起生活了。兢兢业业了一辈子,现在他希望能享受下天伦之乐,过过含饴弄孙的小日子。

      一家人约好了7月8日,儿子回国给张显正过寿,之后在国内游玩几天,也好将祖国大好山河刻在记忆里。

      7月6日。

      张显正向往常一样,清早起来在花园里练了会儿太极。之后拎着八哥,去跟对面楼栋的老里头下了几盘象棋。

      中午儿子来了个越洋视频,说要给他准备他喜欢的红酒。视频中,穿着红色小公主裙的孙女乖巧地叫着爷爷......爷爷.......

      快挂视频时,贤惠的儿媳过来叮嘱他晚饭后还有一顿降压药,一定要记得按时吃,不然红酒只能抿一口。呵呵,还信不过他这个老头子,不过这都是孩子们孝顺的表现。

      张显正笑着挂断了视频,脸上的皱纹都乐开了花。

      傍晚时,去老李家和几个老朋友聚了个餐。他马上就要出国了,这些老家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唉,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这一别也许就是永别吧。

      等回到家时,已经到晚上八点钟了。他打开电视,拨到新闻频道,这么多年看晚间新闻已经是惯例了。

      想起儿媳的嘱托,张显正勾了勾嘴角,拿出自己的降压药接好水正准备吃。一则海外新闻播放起来,女播音员没有起伏的声音响起,打碎了张显正的团圆梦。

      视频并不清晰,现场也很混乱。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条红色的公主裙,那是他的小孙女西西。那条公主裙还是两个月前,他亲自去商场挑选好,邮寄过去的。

      他双手紧紧地捂住了胸口,眼前骤然暗了下来。突兀的手机铃声在空荡荡的客厅响起,一遍又一遍,却始终无人接听。液晶电视还在继续播放着......

      不知过了多久,老李在小区几个保安的带领下,冲了进来,接着是医生护士,他们来了又走了。他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一切,老李头发凌乱梳到头顶中间的几撮毛发都掉了下来,哭哭唧唧的。

      嘿,有多少年没见到这老家伙这副不修边幅的样子了。

      之后,他继续坐在沙发上,等西西他们回来。

      莫凛收回手掌,看着身躯渐渐变得透明的张显正,“想起来了?”

      张显正站起身,抬头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微微点头,目光一片释然。

      “原来我已经死了,”说完,他的嘴角浮起一丝浅笑,“这样也好。”

      待他说完,突然在他的两侧出现两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子,脸被斗篷遮住看不真切。‘两人’向着莫凛拱手,“有劳莫凛大人,张显正我们带走了。”

      说罢,便要将张显正带走。

      “慢着。”莫凛出口阻止,他的手中突然凭空出现一片红色布条。摊开手掌的瞬间,布条被红色火舌燃尽,接着布条便到了张显正的手中。

      张显正看着手中的红布,那正是来自西西的红裙。他显得有些激动,又有些不解的看着莫凛。

      莫凛看着张显正,道:“去十区吧,你会见到你想见的。”

      张显正向着莫凛深深鞠了一躬,声音颤抖到:“谢谢您,大人。”

      莫凛不在意的摆摆手,冲着两名黑衣人道:“帮我带句话给那位。”

      “大人请讲。”

      莫凛摸了摸高挺的鼻梁,声音含糊道:“谢了!”

      “大人放心,我们一定会将话带到。”黑衣人躬身带着张显正,消失在客厅。

      “切~”莫凛抓了抓头发,这下欠了那人一个人情,须得尽快还上。接着,他大步流星走向还录着像的洛七星,见她泪流满面的样子。皱了皱眉,状作凶狠道:“喂,新来的,哭什么?”

      “赶快把视频存好,转给那个‘地狱监督官’,别忘了让他赶紧结账。”

      洛七星吸了吸鼻子,将录像视频存好。打开了‘天使’APP聊天软件。

      她刚登陆,发现竟然有666+标红的未读消息,其中660条都来自那个名为‘不正经的办公群’的群聊,剩下几条是‘新闻推送’,当然推送的也是一些下面的时事。

      先将任务视频发给了‘地狱监督官’,过了5秒,对方迅速回了个‘货已收到,钱已转账,两讫。’

      莫凛窥完屏,迅速掏出自己的手机,是真正的手机。发现收到一条到账1万元的信息,他脸上迅速洋溢起了明媚的笑容,“新来的,老大请你吃饭,走着~”

      接着,便大步流星向外走去。

      洛七星连忙跟在后面,边走边点开了‘不正经聊天群’。

      接着,她被群里欢快的聊天内容狠狠地震撼住了......群如其名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