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とおる参演的作品

      夷州古战场乱葬山三角坡,乃南域百越之地,自古以来偏离中土,为中州众仙门不屑,古时有道飞鸟无落处,万径少人踪,然而今时这昔日瘴气迷雾绵延百里阡陌灌丛无人问津,白日烈阳不透地方竟被烧成了不毛之地,迷蒙浓雾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未烧尽的棺木残焦漂出的霭霭黑烟,夷州人人谈之色变的鬼窟也从不见天日的幽暗中显现,原来竟是中土正邪两道为首的八大门派联手围攻夷州万鬼窟。

      “韩老鬼,你好大胆子,竟然敢到我水云宗盗走先辈尸身!”高空之中那众多人影中为首数人中的女子,身着天青色连衣裙,手持白瓷水净瓶的水云宗宗主柳轻眉厉声怒斥道。

      “哼!韩老魔,本尊佩服你不择手段,但是挖坟挖到我魔宗,简直就是在虎口拔牙,自寻死路!”面戴血色龙首面具,一袭血色长袍的魔宗龙首在水云宗宗主对面接着怒喝。

      “韩铭道友,你修炼鬼道已是有伤天和,更万万不该盗走中土八大门派的先辈遗骸,今天老道必要替天行道,以正沧桑!”手持拂尘,身着纤尘不染的八卦道袍的天一道宗主王作乾淡然道。

      “哈哈哈,呸,你们少在这惺惺作态,这几百年来我门下弟子但凡是跨入中州就遭到你们八大门派的联手追杀,凭什么中州的灵山福洞全被你们占了,如不做你们附属便遭到你们的排挤打压,取走你们先辈尸骸也不过是礼尚往来!你们若是真的敬畏先人尸骨又怎会让老子有机可乘,你们先辈的一身精气又怎么会消失,明明是贪图老子的《双子神尸决》和镇魂宝玉,恐怕诸位刚把各派先人遗体取回,回头就炼成不死傀儡了吧?啊哈哈哈……少在这惺惺作态。”

      众人大怒,亦知晓想让鬼窟中占尽地利的韩铭老鬼乖乖束手就擒也是决计不可能的,便不再言语,纷纷施法以求速灭这传承千年的万鬼窟。

      “好好好,灭我宗门,屠我弟子,毁我师承,老夫不好过,你们也别想得到半点好处,阴冥不死功、尸爆!”韩铭老鬼发指眦裂,眼见门下弟子纷纷抵挡不住八大派的进攻,或身死道消,或跪地求饶,也是知道自己辛辛苦苦支撑的万鬼窟就要烟消云散,止不住心中怒火便是要操纵盗自中土各大派的先辈尸身炼制而成的尸傀自爆跟八大派同归于尽。

      “不好!”

      “该死!”

      “快退!”

      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整个万鬼窟瞬间被淹没,爆炸中心竟化作一片虚无,一大片空间都支离破碎,无数空间碎片切割着四方,紧接着便是空间的不断挤压和自我修复。中心区域仅留下一个黝黑宽若万丈深不见底的洞穴。剩下一些见到在万鬼窟落难纷纷落井下石,仍在外围的弱小门派,许久“咳咳咳”空间突然闪出五道身影,竟然是先前围攻韩铭的八大派众人,只是原来的浩浩汤汤的众人,此时仅剩下几人,其中数人皆是一身被炸得破烂犹如乞丐,但是周身皆有灵光熠熠宝物护身,另有二人却不见有狼狈之象,一者时戴着血色龙首面具周身灵韵法宝还是熠熠生辉的魔宗龙首,一者时一袭天青色连衣裙不见半点褶皱只是原本手中的白瓷水净瓶却布满裂纹灵性全无的水云宗宗主,。

      “哼,咳咳咳,真是晦气,没想到韩老鬼居然会这么狠心!”魔宗龙首气恼说道,道宗主王作乾说道“当务之急是救援损伤弟子,围剿余孽!”魔宗宗主接着说道“接下来的事情本尊就不参与直接回中土了,哼!”言罢抽身便是遁走化作一道血色遁光,水云宗宗主思索片刻道“这可不像他魔宗的风格,吃了那么大亏,不将这万鬼窟灰飞烟灭可不像他的作风,”王作乾接着说道“正是如此,魔宗十二脉,除了一直神秘不见踪影的鼠首,剩下的十一人就以龙首这厮最是凶残,如此果决的就走了,要么是韩老鬼的功法秘籍被他得到了,要么就是身受重伤,怕我们趁机将他留下,不得不走。”柳轻眉目光一寒,森森道“当今正邪两道,十二首魔宗以一宗之力就逼迫中土众仙门不得不联合起来与之抗衡,这两种情况无论是哪一种我们都不能过这次机会,此次我们都不能让龙首轻易回到中州!”

      王作乾犹豫着“可如果是这厮的陷阱,示敌以弱…?”

      柳轻媚急切道“王道友,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以后了没有那么好的机会了!”

      “也好,韩老鬼即已伏诛,此前联合的协议就全做废了,当下必须替天行道!”言罢,四道流光冲着魔宗龙首离开的方向飞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