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暖花开cc

      叶法善:“这尸毒,贫道怎么从没听说过,并且还如此古怪!”

      葛林立刻开始解释起来:

      “这尸毒确实罕见,天师不知也正常。其实这尸毒顾名思义就是孕育在尸体中的毒,如果一人在入葬时胸口还有一口阳气未灭,又偏偏葬在了至阴之地。年久日深下,那口阳气就会和墓中的阴气相结合,就会形成这种独特的尸毒。谁接触到这种尸体,就容易被染上。染上这种尸毒的人,体内阴阳之气被打乱,就会神志不清,甚至变成半人半尸的怪物!”

      这种东西叶法善还真是第一次听说,但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先弄清楚始皇陵的状况:

      “这人可还有救?”

      葛林:“其实如果只是简单的尸毒的话,烈日暴晒数日,把体内的阴气驱散就可以了。但这人中的尸毒却非常厉害,我已经用符箓和烈酒驱散了大半,但想要他苏醒过来,彻底无事的话最起码还要三天!”

      顾杏也正是认出了这个尸毒的凶险,知道必须要用到符箓,所以才要阁皂山的人来帮忙。

      叶法善听完是暗叫了一声,三天之后再去大概就只能给高力士收尸了。

      所以叶法善只能是硬着头皮瞎编:

      “葛真人,这古墓中还困了一些军士急等着营救,可有什么办法预防这尸毒?!”

      葛林沉思了一下才说到:

      “预防很难,但贫道可以配一些九阳丹,只要尸毒入体不深的话,服下之后能大大缓解尸毒的发作。但如果像这位军士这种中毒已深的,就还得配合正气炎阳符一起使用。”

      叶法善听完也是立刻说到:“那就请葛道长尽快多配一些九阳丹!”

      然后叶法善就示意李隆基到无人处,才问到:“陛下,力士有没有说具体在骊山哪里啊?!”

      李隆基也不傻,立刻想到了一个线索:“力士只说了在骊山北麓,但那些军士都是骑兵,在其附近一定有简易的兵营安置马匹!”

      叶法善却是暗自庆幸,有这个线索应该找起来不难,要不然骊山山脉绵长,一时之间还真没那么容易找一座古墓。

      然后李隆基终于咬了咬牙说到:“道元,如果三日后你和力士还没回来,我就派大军踏平了骊山!”

      李隆基这话的意思很明确,如果叶法善此去也被困在了始皇陵,那李隆基就要冒天下之大不韪硬来了!

      管他群臣反对,死后洪水滔天,先挖开再说!

      叶法善听完这话倒是颇为感动,但现在可不是煽情的时候。

      他一个闪身就赶到了上阳宫。

      此时佛道两家的斗法刚刚结束,葛林则已经在组织阁皂山弟子一起配置九阳丹了。

      叶法善对着剩下的茅山和龙虎山弟子立刻下令,众人只得集体开始绘制正气炎阳符。

      都是符箓三山的弟子,符箓之术尽管复杂,但都不可能不会,只是众人都好奇,叶法善怎么忽然要那么多的正气炎阳符啊!

      叶法善随口解释了两句,张高马上接着说到:

      “天师,可需要人手相助?!”

      叶法善知道,这次去不知道要几天,但斋醮大会可一天都停不了,而如果只是几人的话又没什么意义,还不如自己一个人,进退也方便。

      所以叶法善也只能先拒绝:“不用了,明日开始斋醮大会就劳烦张真人代为主持了!”

      之后整个道门都开始忙碌了起来,佛门众人尽管好奇,但现在双方这个立场,自然不会有人来多问。

      叶法善却没闲着,就在上阳宫中打起坐来,脑海中开始回忆各种书籍中对这千古第一大墓的记载来。

      《史记》中记载:始皇初即位,穿治郦山,及并天下,天下徒送诣七十余万人,穿三泉,下铜而致椁,宫观百官奇器珍怪徙臧满之。令匠作机驽矢,有所穿近者辄射之。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人鱼膏为烛,度不灭者久之。二世曰:“先帝后宫非有子者,出焉不宜。皆令从死,死者甚众。葬既已下,或言工匠为机,臧皆知之,臧重即泄。大事毕,已臧,闭中羡,下外羡门,尽闭工匠臧者,无复出者。树草木以象山。

      班固的《汉书》、郦道元的《水经注》也都有过记载,尽管有差异但无一例外都写到过始皇陵内机关重重,生人勿进。

      想想就是了,历史上秦始皇那是什么脾气啊,对自己狠,对别人更狠,敢进他墓的怎么会有好下场?!

      叶法善真是搞不懂,高力士怎么会忽然利欲熏心,对这座大墓动手的。

      “叶真人!”、“叶真人!”。

      就在叶法善闭目在思索时,却是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睁眼一看,站在自己眼前的竟然是之前分手的善无畏。

      叶法善下意识的以为,善无畏这是准备再跟自己继续论法。但还没等叶法善开口拒绝,善无畏已经继续说了下去:

      “叶真人,过会儿是否有要事要远行啊?”

      叶法善还真奇了:“老和尚,你是怎么知道的?”

      善无畏:“老和尚耳朵还行,刚才叶真人跟众位真人交待时,和尚碰巧听到了。”

      叶法善发现自己真的是忙晕了,刚才跟道门众人说的时候,那些和尚可不是还在这大殿中嘛!善无畏听到自然也很正常。

      叶法善:“那老和尚找我有何事啊?论道怎么都得等我回来了!”

      这时候善无畏却是从袖中取出了一个红布包裹递了过来,然后说到:

      “老僧不知叶真人此去何事,但此物对真人此行或有帮助!”

      叶法善听完一愣,但还是先接过了对方手中的包裹。

      包裹包的严严实实,但叶法善从手感判断,里面应该是本特殊材质的书册。

      叶法善本想拒绝,但想到对方也是一片好意,并且此行凶险未知,或许有帮助也未知。

      所以就先收在了袖中,说到:“多谢老和尚了!”

      善无畏也没再多说什么,微微一礼就告辞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