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木美?合集迅雷下载

      陆英、陆鸣秋俱是看得血脉喷张,陆鸣秋悲愤交加,只觉天旋地转,不自禁喊道:“爹,爹。”当首汉子听得三人哭作一团,眉头微蹙,又提刀向陆松走来。陆松见他如此,心知不妙,只是方才见得陆喜被杀,脚下已软,他将两个孩子牢牢护在身后,哀求道:“好汉,好汉,我真把身上银子全给你了,我下山之后,定然什么都不说。”汉子却浑然不顾哀求,转眼便走到陆松身前,一脚将他踢翻,两个孩子也顺势滚落到旁。陆英、鸣秋看他方才杀了陆喜,此时又要害陆松,登时起身冲那汉子而来,汉子却直出一脚,正中鸣秋小腹,将鸣秋踢翻在地。左腰间却吃陆英一拳,虽是小拳,但那汉子见弟兄在场,自己竟为孩子打中,勃然大怒,便提刀欲杀陆英。

      陆松见状,哪里便肯,如疯子一般急忙冲上,拳打脚踢。汉子虽尽数挡下,却更为愤怒,一刀刺入陆松腹部。陆松低头见刀贯腹部而过,眼现绝望,只是陆英在前,心中不舍,左手挥出,要牵陆英,却是再够不上。汉子拔出刀子,陆英旋即便栽倒在地。陆英见陆松被害,哭声大作,扑上来去扶陆松,陆松眼见陆英扑来,想要说话,已是不得,他心忧陆英安危,忧愤交加,两手搭在陆英臂膀,颤抖一阵,便耷拉下去。

      陆英此时眼见父亲命丧身前,咬牙切齿,涕泪横流,又提起拳头,冲那汉子去。汉子正欲提刀结果陆英性命,却听匪众中出来一人,急道:“二当家,且慢。”二当家手中朴刀顿停,问道:“李荣,干嘛?”李荣谄媚上前,压低声音道:“咱们大当家和夫人成婚已经好些年头了,日日愁没有孩子,如若将这两个孩子送上山去,说不定他看着喜欢,好好教导,留着做了义子也说不定。”话虽轻声,陆英却听得真切,当即破口大骂道:“谁要做你们这乌龟王八蛋的义子。”

      二当家皱眉道:“这两个孩子刚死了爹,对咱是深仇大恨,留在山寨,岂不是祸患?”李荣笑道:“等上了山,大当家见到两个孩子心中欢喜,好吃好喝供着。俗话说,有奶就是娘,长此以往,还愁他们不回心转意?”二当家听得有理,道:“只是他们二人上山之后,大当家不喜欢,那不是凭空多了两个累赘?”李荣笑嘻嘻,又将声音压得极低:“那杀了就是,既对大当家没用处,那留着也是没用。若是大当家喜欢,收作义子,那我两人岂不是大功一桩?今日打劫不利之事,自可以抹去,更何况夫人这般美貌,若是知道我们二人有心,定会另眼相待。”

      二当家闻言,心痒难耐道:“好,且带着他们上山,看看大当家心意。”又对两个孩子道:“你们两个娃娃福气恁好,本来今日就要死在这里,多亏我菩萨心肠,现在不杀你们,这份恩情,你们来日定要相报。”陆英、鸣秋哪里肯依,只是望着陆松、陆喜尸首哭,又破口大骂,汉子听得心烦:“这两个趴在地上的劳什子爹,又穷又酸,不要也罢。”当下令众人取来绳索,捆了他们手脚,又撕下他们衣服,塞在他们嘴上。

      山贼们便撇下两人尸首,扛着陆英、鸣秋,沿着山路蜿蜒而上,过了半个时辰,才到五马山头。山头处,高竖着一座木质瞭望塔,底下是木头搭就的围墙,围墙正中是一道寨门,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五马山寨”四个大字。山寨中早有人在门口迎候,见二当家归来,登时便去报信。一个黑脸汉子急忙从院中奔出,来迎二当家,喜道:“二弟这趟下山劳苦功高,收成怎样?”

      二当家一说收成,立马灰头土脸:“蹲了一天,就碰上个破落书生和庄稼汉,从他们身上搜了一两不到碎银,真是流年不利,活见鬼了,最近碰上的都是穷鬼。”大当家问道:“那书生和庄稼汉呢?”二当家双眉一挑,道:“早叫我一刀送去见西天弥勒了。”大当家赞许道:“好,二弟做得极是。上次你出门,便心慈手软,放了个老家伙下山。谁知这厮竟引官兵来捉我们,幸好我们提前在山上安插了探子,远远发现,这才躲过一劫。”二当家听他说得陈年旧事,顿时不悦,尴尬道:“是,是,是小弟当初考虑不周。”

      大当家正欲宽慰几句,却见弟兄提着两个孩子,便问道:“这两个孩子哪里来的?”二当家一听问起孩子,暗暗夸还是李荣会来事,当即答道:“是那书生和庄稼汉的儿子。”大当家不解:“他们俩,能生出儿子?”二当家自知语失,指了指陆英,又指了指陆鸣秋,补道:“这……大当家,他们俩不是一家的,这一个是书生儿子,那一个却是庄稼汉儿子。”大当家这才恍然大悟,却仍有疑问未解:“既然杀了他们的爹,又为何把他们俩掳上山来?”二当家以为大当家嗔怪,便道:“是李荣这小子出的主意,说……说……”他犹豫半天,却不敢说寨主和夫人生不出孩子。

      大当家会意,只是不好当着众位兄弟的面坦诚,心想夫人上山七年之久,至今未得一子,对自己也是冷言冷语,说不定送两娃娃陪伴,能让她心肠软下来。这么想着,他暗暗赞许李荣这小子事情办得妥当。只是这两个孩子亲眼见到爹爹为寨中人所杀,将来会不会报复?须得试探一番。

      他令手下松开两个孩子,又取出他们口中的布条。待布条松开,陆英便破口大骂起来:“直娘贼,破山贼,你们杀我阿爹,我陆英将来定要报此血海深仇。”陆鸣秋脸上犹有泪痕,却不做声默默哭着。见这两个孩子的反应,大当家便心思已定,当即取过朴刀,便欲一刀解决了陆英,却听一声女子“慢着”,刀至半空,停了下来。

      大当家回头望去,只见一个女子正缓步走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