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丝瓜芭乐幸福宝榴莲

      在卢老六向黑石女下跪,花鸡哥门外吹箫之际,齐平还在梦境里疯狂进行炼成尝试。

      梦境的场景重现,是无法与虚境存在沟通的,在没有“白日熔炉”威能辅助的前提下,齐平的成功率其实很低。

      炼成的材料是普通的白色稀有或者白色史诗品质,用这种材料炼成苏冠义期望的那种决定性的东西,近乎痴人说梦。

      “看来我不应该追求成功率,应该把注意力集中于这些符文和仪式上来。不能与虚境有效沟通,就很难实现成功。”

      两个梦境过去后,齐平觉得自己已经基本掌握其中表象的信息,就干脆沉沉睡去。

      次日清晨,碰碰的敲门声响起。

      齐平开门一看,原来是卢达明,他依旧是穿着制服,戴着金丝边眼镜,看上去彬彬有礼。

      “齐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申请的机械工程、能源工程和编程三个专业都获得了学校同意,在明年的六月,学校将会为你单独组织一次考试。同时经过秦副校长的批示,你可以免于法学院的日常学习,自由安排你的时间,只需要参加期末考试就行。”

      卢达明连气都没喘的说完,将两份文件递给齐平,齐平拿起文件仔细的看了看,分别是《关于同意齐平同学免学时的通知》《关于同意齐平同学第二、第三、第四学位申请的通知》。

      前一份文件盖着律政院的公章,后一份则盖着学校的公章,毫无疑问,齐平的计划成了。

      他看着忙碌的卢达明,感谢的说道:“给您添麻烦了,卢老师。”

      “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是我的学生,而且是我最欣赏的学生,我不可能看着你就去当一个普通警督的。而且这个机会能争取来,主要不是靠我,而是靠你自己。是你和秦庆兴的关系,决定了这一切。”

      齐平点点头,笑着说:“不管怎么说,都得感谢您。”

      两人客套了一会,卢达明这才面带笑容的离开,只要齐平顺利毕业,拿到法学的杰出学位,卢达明的升职梦想肯定能实现,比如律政院院长助理,就是个不错的位置。

      齐平望着卢达明离去的背影,和善的笑了笑,无论如何,卢达明对自己一直不错,陷入囹圄时是卢达明来救他,需要信用点时卢达明几乎给自己所有信用点,如果自己不能拿到杰出学位,既对不起前身,也对不起卢达明的努力。

      其后免不了去电玩城找秦庆兴感谢,陪他玩到中午,这里就不赘述了。

      齐平在电玩城也得到了一个消息,一个秦庆兴不让自己告诉任何人,石原安泰被秦晓彤报复了,当场扯断命根,现场极其惨烈。

      秦庆兴似乎有些郁闷之气,跟齐平吐槽了很多,关于他这个堂姐。

      这位堂姐秦晓彤,出生时本来体弱多病,她母亲被一个反集团组织用秘法诅咒了,她出生没多久,母亲就死了,而她自己本来也很快就会死去。

      但她的外公,当时还是科技探秘部生物医疗署署长的那个人,救了她,给她注射了不太稳定的格鲁亚试剂,并在其后的十年,一直泡在生理营养试剂中,连续注射了多次格鲁亚试剂,最终在最稳定版本的红色格鲁亚试剂救助下,恢复了基本健康。

      而在这中间,她的外公也成为了科技探秘部的副部长,这位位高权重的老人,用了各种办法,终于将她受到的诅咒大部分根除,但总有些残留,让她有些时候,会比较倒霉。

      至于她的性格,因为从小母亲早亡,父亲疏于管教,外公溺爱,更是自小无法无天,这几年表面上已经有所收敛,但实际上依旧恶劣,逼迫人下跪、打脸、一言不合殴打他人、凌辱更是从未断过。

      服侍她的下人竟然有人被她鞭打的昏迷了半年,实在是十足的恶女,即使外公同样是副部长的秦庆兴,也曾经被她用鞭子抽过。

      齐平一听,立刻眼前一亮,比较倒霉的话,也许会有操作空间,也许鉴定术需要升级,看的更加完全,这样或许能针对性的布置,让对方来不及使出绝招,直接被打倒,失去还手能力。

      在回去的路上,齐平就一直在思考这件事,同时也更加频繁的使用自己的鉴定术,不管是任何见到的活物、死物,都要鉴定一番,毕竟想升级一项技能,除了使用目标券就只能多练习了。

      等到了图书馆,看了一下午的能源工程书籍后,齐平趁着天还没黑,走到了苏冠义家中。

      苏冠义今天没有外出,事实上他不大可能外出,毕竟身体重伤,虽然伪装的很好,但事实上没那么容易好。

      齐平一见到苏冠义,下意识的一个鉴定术,却发现苏冠义的状态竟然变成了【轻伤】。

      竟然恢复的这么快?

      齐平在心中想着,但并没有说出口,孔雀没想到他这么早来,本来在自己卧室内吊着嗓子,见齐平来了,她兴奋的穿着拖鞋,一只手攥着棕熊玩偶,踏踏踏的跑来。

      眼睛弯弯的如同残月,嘴角上扬,双手高举:“齐平哥哥,抱!”

      齐平见到孔雀,感觉自己的心都要化了,当下抱起,开开心心的当了一个妹妹奴。

      他抱着孔雀在空中转了五六圈,这才停下,开心的问道:“小孔雀,想不想我。”

      孔雀用力的抱着齐平,开心的大声说:“想,每天都想。”

      说罢偷偷看了眼父亲的神色,又加了一句:‘除了爸爸,我就最喜欢齐平哥哥了。’

      苏冠义本来心里酸溜溜的,一听孔雀这话,马上精神昂扬,当下也不酸了,心情顺畅。

      “齐平,你今天还是要用工坊?”

      齐平点点头,同时看了眼孔雀手中的棕熊,他心中想道:今天估计不一定能造出来苏冠义满意的东西,但是这个棕熊说不定可以试一试,只要借助弧月和瞳中之扉的力量。

      苏冠义不知道他的想法,刚想让他抓紧去工坊,就被孔雀用漂亮的黑珍珠般的眼睛一瞪。

      “齐平哥哥才刚来,我要他陪陪人家,爸爸快去工作,快去工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