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bz最新

      上回说到阿九战功封睿王,重登原主顶峰高位;惠帝中毒,阿九动用法力追查元凶。

      训练有素的士兵把整个岳王府围得密不透风,正搂着瑶窈寻欢的盛沐浑然不知。

      王府的侍卫企图阻拦,被阿九的下属直接一个手刀打晕。

      “搜——”

      盛沐听到声响,披衣出来,“钰表妹,大半夜的带人闯本王府邸,未免不妥吧。”话语间带着威胁意味。

      “本王也是奉皇上的旨意。”阿九掏出惠帝私令。

      亲卫呈上两小包东西,狗蛋儿伸手捻了捻,“没错。”

      阿九挥挥手,“带走。”

      盛沐立刻被钳制住,“封辰,你居然敢陷害我?”

      狗蛋儿呵呵一笑,慌了?

      人证物证俱全,盛沐被打入天牢,岳王府被封闭,禁止任何人出入。

      “给他供药的人找到了么?”阿九问。

      下属战战兢兢地回道,“在查,已经有眉目了。”

      “注意效率,下去吧。”阿九蹙眉。

      此时,瑶窈传了信来:毒药其一,为燕如玦所放。

      果然跟盛淇有关系,不过这次他可能要走运咯,也罢,让他再得意一时,从距帝位一步之遥到沦为阶下囚,想想就有意思。

      “主子,供药那人抓住了,也招了,是岳王。”亲卫来报。

      阿九点点头,“走,带人去御书房!”

      “孽子,你竟敢弑君弑父弑母弑弟!”惠帝一个巴掌扇倒盛沐。

      “儿臣并不知道怎么回事啊!”盛沐还想脱罪。

      “事到临头,还敢狡辩?”惠帝神色不奈,“岳王盛沐,褫夺一切封号,爵位,封地,贬为庶人,圈禁宗人府,非死不得出。淑妃李氏,迁朝姝阁,禁足致死。”

      盛沐默不作声,他明白大势已去,但自己只下了一种毒啊,另一种,老五,你个小人!

      “父皇,儿臣冤枉啊,是老五啊,老五在诬陷我!”早有禁卫拖了他下去。

      惠帝瘫坐在龙椅上,做皇帝做到这份上也是失败啊!

      “陛下,那岳王原来的姬妾们……”阿九想到燕如玦,小白花还得出来呢,不然戏怎么唱下去啊!

      “有家的,发还本家,没家的,给银子遣散了吧。”惠帝疲惫地合上双眼。

      岳王府,

      一群梨花带雨的美人,聚在一起哭哭啼啼。

      偏僻的小院里,一个满身伤疤,凄凄惨惨的女人却在笑,她就是燕如玦。

      哈哈哈哈,盛沐,你终于可以去死了,淇哥哥,我很快就能见到你了!

      “会见到的,毕竟有情人终成眷属嘛,渣男配贱女,绝绝子!”阿九鄙夷道。

      暗室,

      “下毒的事,终究被发现了,不过除掉了一个竞争最大的岳王,也值了。”盛淇感慨道。

      “剩下麟王黄口小儿,不足为虑,殿下登基有望啊!”燕光拍着马屁,突然想起来,“殿下,我那小女……”

      盛淇打断了他的话,“玦儿,这些日子委屈她了,不过,如今我正妃,侧妃位已满,若让玦儿现在做了我的妾室,日后怎好登后位啊!”

      燕光细想,接受了他的说辞。

      夜深了,盛淇那个大冤种又来了。

      温存一番后,“阿钰,陛下的毒是你发现的?”盛淇试探道。

      “没错,是我,怎么了?毒不是盛沐下的么,难不成是你?”阿九反问。

      盛淇不敢直视阿九清澈的双眼,支支吾吾,半天才说:“当然不是我。”

      “淇,你要皇位也好,要权力也罢,但唯独你不能伤害你父皇母后还有兄弟,答应我,好么?”阿九神情严肃,让盛淇不敢拒绝,只敷衍称好。

      八年来,这是第一次,盛淇觉得阿九与他观点不合。幼年安全感的缺失,让他拼命想抓住阿九,而如今,这唯一的温暖,似乎与他想的不一样了。

      不行,我一定要让光为我所有,为我所动。

      “咦,偏执狂,赤裸裸的占有欲,又有几分是真爱呢?”狗蛋儿不屑一顾。

      阿九享受着狗蛋儿的美甲服务,“这反应我早料到了,他爱的从来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

      燕如玦看着阔别已久的定安伯府,落下了眼泪,一年前,自己还是娇贵的伯府小姐,一年后,浑身疮疤无数,十七岁活的像二十七岁,眼角已有了细纹,鬓间已长出了白发。

      没关系,淇哥哥说过,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都会娶我哒!想到这,燕如玦晦暗的双眼亮起了光芒。

      “父亲父亲,淇哥哥他……”

      燕光摇摇头,将盛淇那番说辞重复了一遍。

      燕如玦目光黯淡了一瞬,但马上又充满希望。

      某处,

      “这东西真有用?”盛淇半信半疑。

      巫师模样的人叽里呱啦说了两句,负责翻译的人表示肯定有效。

      阿钰,你很快就会只属于我了。

      “盛淇这不要脸的又来了,这次别拿我出去应付奥。”狗蛋儿害怕阿九又让他去顶雷。

      “阿钰,我好想你啊!”盛淇一把搂阿九入怀。

      狗蛋儿哀怨的眼神,突然警觉起来,“不对,这小子给我下蛊!”

      “把他体内母蛊搞出来,研究研究。”阿九又施时间静止之术。

      狗蛋儿三下五除二结束战斗,瞅了两眼虫子,“两情蛊,双方若两厢情悦倒没什么,顶多子蛊有很大几率会听母蛊的话;但若是不心悦对方,则起不到控制作用,蛊毒发作时,还会强制双方相互吸引,最可悲的是,两人都是清醒的,若一天不靠近对方,都会心绞痛而死。

      “收下这份大礼,改日转送给他们。”阿九说完,打了个响指,时间又流动了。

      “阿钰,吻我。”盛淇提出要求。

      狗蛋儿被迫营业,装作很听话的样子。

      之后他又提出了各种过分的要求,狗蛋儿直接撒了一把致幻粉,仓皇逃离。

      阿九擦拭着嘴角的血迹,全然不当回事儿。

      清早,盛淇头昏脑胀,浑身酸痛的爬起来,寻思着蛊虫作用起效,高兴极了。

      “狗蛋儿,把蛊虫的起效期延长到三月以后。”阿九玩味地说道。

      “好嘞!”

      宫宴,

      燕如玦许久未见识宫中的华贵了,摸着一切都新鲜,过去的一年好像做梦一样。

      “燕小姐,这是给您的”一名相貌平平的侍女偷偷塞给了燕如玦一张纸条。

      她打开一看,“玦儿,章华台后殿右侧最后一间房见,淇。”

      淇哥哥没忘了我,真好,我太开心啦!

      在房中的盛淇越来越燥热,见门开了,燕如玦进来,直接饥不择食的扑了上去。

      没错,纸条是真的,盛淇的确想约她见面,说些话安抚下。而阿九只是悄悄加了点料而已,比如上次的闷倒驴,还有改良过的两情蛊。

      “哎,我怎么这么善良呢!助鸳鸯成双,嘿嘿!”阿九趴在房顶,沾沾自喜。

      “你们,你们。”惠帝气得一下子晕了过去。

      两人跪在殿外不敢动弹。

      “奉皇上口谕,既然两厢情悦,那燕如玦就入平王府为妾吧。”

      燕如玦一听,欣喜若狂,连连行叩拜礼谢恩。

      “两厢情悦?那就在一起啊,看看过的舒服么?”阿九摇了摇头。

      话说,燕如玦二嫁为妾,平王府的日子也不好过,上有正妃,侧妃,同阶的侍妾不计其数。她们颇瞧不上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明里暗里都要欺负她一番。

      洞房花烛夜,

      依旧是侍卫代劳,盛淇又跑到阿九这来忏悔求安慰。

      女人们的招数都冲着燕如玦而来,她心中委屈,盛淇也只是给她画饼,继续海誓山盟。

      燕如玦第一次怀疑,这段感情的真实性。

      而惠帝这边被气晕过后,身体越发不好,大臣日日威逼立储,盛淇也在暗中准备,仿佛稳操胜券,皇位在手。

      他能成功么?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下章大结局,一定要来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