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秀视频怎么取消关注

      在安那柯斯提区湿地附近的位置,一群退伍老兵们,因为经济危机,走投无路,于是在这里搭建起一座座贫民窟,有的是帆布支起来的帐篷,稍微豪华一点的则是用木头和报纸组成的挡风的小屋。

      这种地方也被戏谑地称之为胡佛村。

      但2万多退伍军人,聚集在这个地方,对于总统来说显然是很丢脸的。

      在这里等待着命运发生改变的,退伍老兵们,已经经受了好几次戏耍,早已经凉透了心,但是他们还不明白,接下来等待他们的是更加残酷的现实。

      现役军方高管,麦克阿瑟接到了命令,吩咐他去处理老兵问题。

      之所以选择他作为解决问题的人,正是看中了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作风,以及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态度,而后人会明白这个善于打败仗的官二代,这一刻丝毫不会让胡佛总统失望。

      尽管,另外一位军官艾森豪威尔有些犹豫,但麦克阿瑟已经坚持咬定退伍军人们里通卖国,和境外敌国勾结,并以此为由,将一批年轻的士兵,带上军队用的喷火器后,闯入了那个老兵们组成的贫民窟。

      此时此刻大约有两万名退伍老兵及其老婆孩子陆续到达这里。他们用捡来的旧木板搭成简易帐篷作为栖身之地。

      就在老兵们,酣睡之时,晚上10点左右,贫民窟内几乎所有的棚舍都被挨个点燃,火焰冒出50英尺高并蔓延到周围的树林,导致了附近6所消防站的不知情的消防员都赶来救火。

      胡佛总统甚至能在白宫内看到远处的冲天火光,并立即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木头,帆布搭建的简陋贫民窟很容易被点着,大火迅速蔓延。

      政客们成功了,原本坚持,不愿意退后半步的老兵们,不得不来,在还不及穿上衣服的情况下就从自己的小屋里跳了出来,并连忙躲到看似安全的河边,现场一度混乱。

      突然逃亡的人群中一对因为本能从大火中逃出夫妇,突然想起来他们的孩子还困在火海中。

      可是,还不等他们冒着危险折返回去,这时候那个小孩已经因为烟雾窒息而死。

      整个事件造成了,数百名老兵以及其家属儿童的伤亡,同时还簸箕了周围的平民甚至是警察。

      当退伍军人们,在机枪火焰喷射器,以及火灾的包围下漫天大火中哀苦求生逃命。

      华盛顿的许多富人们却驾驶者游艇来到安纳斯夏河岸旁饶有兴趣地观赏期这魔幻的场景。

      “我很忙,没有时间会客,那些假装传达总统命令的人休想打扰我。”麦克阿瑟指挥军队来到退伍老兵的营地,然后放火将这里烧为灰烬。

      但是此时此刻的叶卡捷,却还不知道这件事,她刚刚得知自己会被调往新的工作单位的喜讯,并急迫地想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自己的父亲,那位在战场上立过功,身体因此残疾的老军官欧勒。

      欧勒并没有把退伍军人请愿的事情,向女儿透露过半句。

      原本老战友约瑟夫,也准守承诺,将这件事隐瞒,可是当他听到了,麦将军火烧胡佛村的事件后,开始担心了起来,并向叶卡捷说明了情况。

      然后两人火速赶往了欧勒所在的那个贫民窟的位置,而这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白天,现场已经是一片废墟和残骸。

      当叶卡捷赶赴现场的时候,大火中躲到河边来不及穿上衣服的狼狈的老兵们,陆续回到废墟前,查看情况,看看能否找回一些值钱的财产。

      这里顿时又变得拥挤起来。

      “我的父亲名叫欧勒,曾经是一位中尉,一只脚有残疾,你们是否看见了他······”

      叶卡捷着急而礼貌地对着这群陌生人询问道。

      得到的答复,大多数简单地摇了摇头。

      不过很快,她还是问到了一个重要情报。

      “你是欧勒中尉的女儿?

      我认识你的父亲,他是我们之前的老上级。

      他帮我们来到这里,可是我们却没有住在一起,我只知道他一个人住在最东边的某个位置。”

      叶卡捷根据线索,朝着那个方向赶去,区间时不时对周围的人解释道:

      “我是欧勒中尉的女儿,我正在寻找我的父亲。”

      突然一个人脸色不对,拦住了叶卡捷,并结巴地说道:

      “你······你······

      你是欧勒中尉的亲属?!

      ······那么

      你还是回避一下吧,我们会妥善处理。”

      叶卡捷一时间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只是继续沿着那个方向在密集的人群中往前挤着。

      突然刚才那个人跳起来对周围人大喊道:

      “快阻止她!!

      她是欧勒中尉的亲人!!”

      周围人似乎很快就明白了什么,十分默契地开始阻拦叶卡捷。

      叶卡捷见状下意识蹲了下去,尽管这些人张开双臂想要阻挡叶卡捷,却没能成功,叶卡捷在人们的腿中挤了进去,并最终来到了一个呗众人围观的地方。

      隐隐约约周围能听到议论声,

      “他一个人?

      当时怎么没有人帮他?”

      “那是因为,大家连自己都没有时间顾虑······”

      就在之前的火海产生的废墟中,一群老兵围在一个地方,神情悲伤。

      叶卡捷最终挤进了这里,并且看到了改变了她一生的一幕。

      人群的中央,一个不明身份的人,已经被被烧成了一块焦炭,孤独寂寞地蜷缩在那里。

      叶卡捷一开始还没有意识到那副焦炭是谁,直到她处于本能的好奇,走了上去,仔细观察后,才发现焦炭的身上挂着一个已经坏掉的怀表,那真是老军官和普通士兵最大的区别。

      而那副特别的怀表,叶卡捷再熟悉不过,因为这正是父亲欧勒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

      “他,他是老军官欧勒。”周围了解状况的人,也纷纷从其他细节中推断了出来。

      叶卡捷恍然大悟,继续看着这幅焦炭,她这一刻才明白到,曾经高大威武的父亲,现在已经只剩下这样的一个躯壳,一个十分渺小的躯壳,用大一点的手提箱就能装进去。

      以抱紧的姿势静静地躺着,而地面上还能看到经过挣扎打滚后的一些痕迹。

      那躯壳仿佛十分轻盈,原本的身体的大部分质量已经消失在天空。

      叶卡捷感到思绪已经无法控制,并最终昏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