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你们搞过最小的女孩子

      林若初死了,在自己十八岁生日这天,死于一场车祸。

      林若初站在自己被撞得面目全非的尸体旁边,静静的看着,趴在自己尸体上哭的撕心裂肺的,自己应该称作为母亲的女人。

      想着原来人死后,是真的有灵魂的,而且死后除了不能触碰东西,却跟活着的时候一样能看到、听到人世间的一切。

      这倒不是林若初天性凉薄,看着自己的亲人在为自己的死,十分悲伤的时候,还有心情想东想西。

      而是林若初在活着的时候,从来没有见过自己这个生母,实在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因为自己的死而这么伤心。

      林若初回顾自己这短暂的一生,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

      林若初出身于富豪之家,自幼从来没有为钱财发过愁。而且从小到大运气十分好,可以说除了父母的疼爱,简直想要什么就会得到什么。

      但林若初在父母缘上却十分浅,在林若初出生前,她父母俩人就因为感情破裂而分开了。

      所以林若初出生后,就成了父不疼母不爱的存在,一直是由保姆照顾着。并且在林若初的记忆里,甚至都没有见过自己这对父母。

      林若初有时候想着,幸好这是富豪之家,请得起保姆,要不然自己说不定更可怜。

      有时候又觉得,既然自己还没有出生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劳燕分飞了,这些年来也没有关心过自己,当初为什么还要把自己生下来。

      林若初是随母姓林的,若初这个名字,据照顾自己的保姆说,也是自己母亲取得。

      若初二字,取自清代著名词人纳兰容若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听起来意境很美,但其中蕴含的意义却并不算好。

      不过,就像还是会为林若初取名,会为林若初的死而感到伤心一样。林若初的母亲对她还是有一定感情的,尽管这感情很复杂。

      相较之下,林若初的父亲对这个女儿的态度却更加漠然。就像现在,自己的女儿死了,虽然人也来了,却也只是冷漠的站在一旁。

      林若初看着自己这对父母,想着他们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分开,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个女儿漠不关心。

      就像林若初这个名字一样,林若初的父母也曾有过甜蜜的时候。两人之间的开头像一部偶像剧,据说他们两个人是大学同学,在进校门的时候碰上了,当即林母对林父一见钟情。

      苦苦追求了大学四年,在毕业的时候终于感动男神,得尝所愿。两家又门当户对,在没有外力的阻碍下,两人毕业没多久,就结婚了,并且很快林母就怀孕了。

      但人生毕竟不是偶像剧,很快两人便分开了。林若初这个曾经的爱情结晶就成了拖油瓶,两人都不待见。

      但听着林母的哭泣声,林若初渐渐觉得索然无味,没有了探寻真相的想法,无论当年究竟怎么回事,都跟自己没有关系了,自己已经死了。

      最后看了眼自己的身体,林若初就离开了这里。随后林若初的灵魂一天天的到处飘着,却既没有黑白无常来带她入地府,也没有碰上其他的鬼魂。

      刚开始的时候,才变成灵魂状,对一切感到新奇,林若初觉得还好。时间久了之后,林若初就觉得无聊了。

      最后,林若初还是飘回了自己生前的住处,自己没了,保姆就不用再待在这里了,这房子空了自己待着正好,没成想到飘进去,却发现里面还有人。

      “小姐,小小姐已经没有了,你要自己保重身体。”林若初听出来了,这是自幼照顾自己的保姆陈姨的声音。

      但陈姨原来一直是叫自己小姐的,那她现在她口中的小姐是谁,难道是她,林若初飘过去一看。

      果然,这十八年一直没有来过这里的女人,现在正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手里拿着自己自幼佩戴的玉佩,喃喃自语:

      “陈姨,你说我这个母亲是不是很不合格,若初在的时候,我都没有管过她,若初是不是会怪我?”

      陈姨在一旁,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怕影响到自家情绪本就不好的小姐,忙捂住了嘴,等情绪稳定了才开口说道:

      “小姐,你别这样,虽然你没把小小姐带在身边,但你还是很关心小小姐的,每天都会打电话询问小小姐的情况。

      更何况小姐你之所以这样,还不是因为小小姐那狼心狗肺的生父。

      结婚的时候说的多好啊,没成想到小小姐还没出生就原形毕露了,天天不着家,在外面花天酒地。

      要不是他这样,你能产后情绪一直不稳定,没有办法亲自照顾小小姐吗?”

      也不知是陈姨那句话戳中了林母的软肋,只见他把手上的玉佩放下,就起身准备离开了,边走边说道:“陈姨你别这么说,他也不容易,何况他也不是他。”

      这话引起了林若初的好奇心,正想跟上去,没成想到不小心碰到了玉佩,玉佩里面突然冒出一团绿光,把林若初的灵魂给包裹住了。

      林若初感到绿光包裹着自己的灵魂一直在朝一个方向移动着。

      刚开始时,林若初还努力保持着清醒,后面见绿光不会伤害自己,绿光里面又暖洋洋的,让人十分想睡觉,就真的睡过去了。

      突然,林若初感觉没有那么舒服了,总感到有什么东西在挤压自己,忙扭动身体想要离开,等好不容易挣脱掉束缚自己的东西。

      却突然感到一阵凉意,林若初还没反应过来,“啪”的一声脆响,身体就不受自己控制,哇的哭了起来。

      “恭喜夫人,喜得千金。”先前看着这孩子生下来,不哭不闹的,倒把稳婆吓了一跳,别是这孩子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吧。

      从自己做接生这一行开始,也有数十年了,自己手上接生的孩子个个都十分健康,自从这名声打出去后,尽管自己收费比其他人高,来找自己的人还是络绎不绝,这次不会要失手了吧。

      现在看这孩子终于哭了出来,小胳膊小腿也十分有劲,终于放下心来,这下不会影响自己的金字招牌了。

      林若初听到这个声音,才明白自己重新投胎了。

      “把孩子抱到我身边来,让我看看。”一道温柔的声音传来。

      林若初感觉自己被转移了地方,落入了一个十分温暖的怀抱。

      感受到抱着自己的人的手足无措,林若初努力睁开眼,想看清楚自己这一世的母亲的长相,但眼前却一片模糊,最后还是抵不过婴儿的本能睡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