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的巨睾男

      而铃木朋子也满意公生的这个状态。

      真的嬉皮笑脸攀关系,称呼‘阿姨’之类的,铃木朋子才会小看这个男孩。

      无论能力与否,一个人的态度才是最为重要的。

      “好,那我带着园子先回去,以后就希望你能照顾点她。”

      照顾,是有界线的。

      有意提点男孩,铃木朋子关上车窗,眼神最后的时候瞟向毛利兰。

      “分内之事,义不容辞。”

      如果园子出事,姐姐也会担心的,公生必须帮助,算是分内之事。

      如果铃木出事,因为早期投资的人情,公生没有理由逃避,这也算是分内之事。

      回答,是双向的。

      车内的铃木朋子算是认可这个回答,轻微点头,车窗也彻底关严。

      缓缓启动,毛利公生与毛利兰目送着车尾消失在视线内。

      “喂喂,弟弟,刚才朋子阿姨说让你照顾园子,是不是那啥?”

      好奇宝宝状态,小兰靠近旁边的男孩,询问道。

      帝丹校门口也没有其他人,两人恢复姐弟打闹的亲昵状态。

      “不要瞎说,我是给铃木集团打工的,不可能走到那一步。”

      就算公生有机会走到那一步......

      也会拒绝!

      “为什么,园子其实很好看的,她就是想把真正好看的一面留给她喜欢的人,所以才故意露出宽额头!”

      小兰发出蛊惑人的颤音。

      同时掏出手机,翻找照片。

      “你等着,我来找找,我之前拍的,园子打扮之后的样子......我存哪了......”

      在翻盖手机里储存照片。

      公生看着旁边的毛利兰,盯着侧脸,不知道为何,忽然忍不住想笑。

      就是,没有为什么的笑。

      从口袋拿出钱包,有一格专门放着各种美食卷,拿出其中一张。

      还是情侣卷。

      这也是被妃英里笑话姐弟二人出去吃饭和约会一样的原因。

      但是情侣卷便宜!

      “你是不是将照片存到电脑里了?”

      拿出情侣卷,看着卷票上那讽刺的红色爱心标志。

      公生询问身旁的姐姐。

      “嗯,对,昨天晚上把所有文件都存到电脑.......诶,弟弟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时候小兰也回想起来。

      因为昨天晚上玩新电脑很开心,所以将手机内所有照片都导入电脑内。

      也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看向身旁与自己并排,肩膀偶尔碰擦在一块的男孩。

      那种说话的语气,似乎是新一......

      “因为我是你弟弟啊。”

      没有为什么。

      上闹到南天门,下砸到阎罗殿,都还是毛利兰的弟弟,毛利公生。

      小兰注视那双与瞳眸。

      原本想要开口的话,到了喉咙说不出口,最后连带一种情绪咽下去。

      伸出手,踮起脚。

      在男孩的头上摸摸,将杂乱的头发按下去。

      “嗯,公生永远都是我的弟弟。”

      才不像新一呢!

      新一那个推理狂哪有自己弟弟这么可爱!

      ......

      中午的午饭,为了下午更好工作。

      “呐,姐姐,我要去工作了。”

      公生驾驶着机车,旁边的毛利兰手上拿着空手道服。

      今年的空手道大赛会会在三个星期后开幕。

      “嗯,我也需要前往训练!”

      伸出大拇指,向面前的男孩竖起,脸上露出爽朗的笑容。

      小兰的含义,姐弟二人各在自己觉得值得的事情上做出努力。

      以及......

      走上前来,手轻轻放在公生的机车头盔上面,将对方的防护罩盖上。

      后撤一步,目视机车化为银白色的疾驰身影,离开帝丹高中大门。

      “叮铃铃————!”

      小兰听到自己手机响铃,拿出来翻开手机盖,上面写着工藤新一的名字。

      按下接听键,手机贴到耳边。

      “喂,小兰,班上同学说你今天陪一个一年级生出去吃午饭,是不是真的啊?!”

      新一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充满焦急。

      但是除了新一的问话,电话的旁边还有很多侦探迷的尖叫,高呼‘新一大人’的呼唤。

      ......

      而另一边,公生并没有前往杯户小学。

      而是拿到米原晃子提供的学生地址后,前往望月美奈子家中。

      那是一个很破落的家。

      准确的说,是从孩子死亡后,这个家就已经名存实亡,彻底毁掉。

      美奈子的父亲手里抱着一个酒瓶,很久没洗的头发杂乱,将鼻子都遮住,可以当做刷子的胡须也沾染着一些酒液,几根几根的黏在一起。

      就坐在家门前,靠着墙壁,人昏睡的状态。

      似乎这样维持一天以上。

      而后给公生开门的是美奈子的母亲,瞳孔麻木表情憔悴的女士,开门的时候手里还捏着一把菜刀,精神处于随时失控的状态。

      “你是......找谁......”

      语气颤颤巍巍,还带着一种狠劲。

      随时都会动用手中的刀子,也可能是因为刀子的存在给与这位仅存的安全感。

      “我是来买房子的。”

      算是一种经验。

      如果公生开口,直接念出望月美奈子的名字,恐怕面前的刀子就会直接挥舞而来。

      即使公生可以轻易夺走对方的刀子。

      但又有什么用......

      表明身份,说自己是律师,是侦探?

      小孩的世界才有童话故事情节,表明身份后,别人就欢天喜地的将你引进去,而后告诉你整个案件最为重要的线索。

      成年人的世界,大部分都是难以言语与崩溃组成。

      为什么三年前美奈子去世的时候没有律师过来主持正义,没有侦探出现探查邪恶。

      现在出现又有什么用!

      是给与两个绝望的人希望,还是说过来嘲笑对方,自己是正义的使者,自己是来为美奈子翻案的,自己是什么很厉害的‘平成的律师’这种。

      “我们家没有卖......算了,你进来看看吧。”

      崩溃的世界,往往很简单。

      美奈子的母亲收起菜刀,直接敞开门来,示意公生可以进门。

      而后也没有管门口躺着的美奈子父亲,又将门关上。

      没有拖鞋,也没有一杯水。

      公生仔细看着面前的房屋结构,似乎从三年前后就没有再变过。

      居住着人的家里,墙角却慢慢的蜘蛛网,无论是柜子还是台面,都堆积着慢慢的灰尘。

      脚下也是时不时猜到瓜子壳或者是果核之类的。

      脏乱,所有的东西都是随便堆积着。

      没有任何照片的存在一眼看尽的客厅内。

      “你这个房屋多大?几平?”

      客厅的一个角落位置,有搭建一个小祠堂,供奉着已经逝去的女孩照片。

      灰白的,望月美奈子的照片。

      公生只瞟一眼,就直接带过。

      “不知道,你随便看看,这些房间都能进。”

      似乎不愿意提及,所以美奈子的母亲就挥挥手,表示公生可以随便看。

      也或者,这个房子卖的价格多少,根本没关系。

      就算是贱卖,恐怕面前的女士都会答应......

      因为孩子都含冤自杀,父母的世界已经崩塌掉,这个房子的价值和废土等值。

      或许,卖掉之后,去女儿的坟前建一个小茅草屋,天天守着女儿,对于面前的女士才是最大心理安慰。

      没错,公生也是故意如此询问。

      等美奈子的母亲离开,似乎是去厨房的方向,公生也不再停留,给与自己的时间有三四分钟。

      一扇敞开的门,一扇关闭的门。

      敞开的门,杂乱,弥漫着各种气味,酒味,烟味,还有那种人体营养液腐烂的味道,肮脏斑点在床上是那么的显眼。

      如同末日风格的主卧。

      打开另一个房间,进去所闻到的是新鲜空气,敞开的窗户照射进阳光,没有丝毫回程的书桌,以及搭在椅子背的儿童书包。

      一个小女孩的房间。

      干净整洁的床铺上还放着海豚抱枕,而在床沿下还有一双小熊拖鞋。

      这就是美奈子的房间。

      每一天都在打扫,如同女孩没有走,时间也永远定格在这个童话风。

      三年如一日。

      桌子上,女孩喜欢的童话书《白雪公主》与《灰姑娘》,其他的作业本与书籍都很少。

      霓虹小学放学早,也没有什么重要的课程。

      公生将椅子背上的书包拿起来,将三个拉链一同拉动。

      小学生书包的三层,第一层最大的,全部装着课本,从中公生还放出三年前的课表。

      上面记录着,当天最后一节课是什么。

      最后一节,音乐课。

      而米原晃子所提供的信息里,犯罪嫌疑人之一的杉山也就是音乐老师。

      所谓的线索,永远在这种不注意的地方出现。

      这个不算定罪证物,但是却具备指向性的证据。

      公生将这个小小的手抄课程表收起来,再次看向书包。

      大包里没有其他有价值的东西,而小包里则是一些铅笔橡皮之类。

      中间的包......

      似乎放过什么东西,按照大小有一个本子的大小。

      因为使用书包的习惯。

      具备多功能型书包的孩子,会做出两种情况,一个就是浑沦吞枣型,将所有的笔与本子都放在大包里,需要的时候也只打开大包。

      而另一种,就是有分类的安排三个背包,大包装书,小包装笔,而中间的......

      公生推断,在案发的当天,这个背包里肯定装着什么东西。

      但是,在案发之前就不在了。

      “这个女孩会和米原晃子询问,那就表明她属于没有独立思考的女孩,还会犹豫去询问犯罪的老师为何会这样做的行为。”

      “她也会告诉她的其他伙伴,自己发现的事情,但是又不知道对不对的情况。”

      “交换日记!”

      小学最为流行,将心里话写在本子上,与要好的朋友交换。

      背包里少去的东西是一个本子,而女孩会询问米原晃子肯定也会想办法告诉她的好朋友,而通过的方式则是小学生最为流行的交换日记。

      将一切理清,公生确定下一个要前往的地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